【范本大全】

    “轴心时代”的特殊培训班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2

           

           章夫

           公元前600年至公元前300年间,集中在印度、中国、古希腊、伊朗和以色列地区,世界几大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他们提出的思想、原则塑造了不同的文化传统,也一直影响着人类的生活。是他们,奠定了人类文明之后两千多年的走势。

           那是我们仰望不已的两千年前的天空,星汉灿烂的天际上,划过一道又一道醒目的亮光——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的犹太教先知们,古印度的释迦牟尼,中国的孔子、老子……他们有如恒星一样,辉映着人类文明的苍穹。

           后世的专家学者们把他们所在的时代称之为“轴心时代”。按照学术界的标准说法,“轴心时代” 是指人类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时期。按照东西方人类学家们的划分,公元前800 年至公元前200 年之间,尤其是公元前600 年至公元前300 年间, 大体算得上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标志在于,这一时期在北纬25 度至35 度区间里——集中在印度、中国、古希腊、伊朗和以色列地区,世界几大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他们提出的思想、原则塑造了不同的文化传统, 也一直影响着人类的生活。可以说,轴心时代的思想家,是犹太、印度、希腊和华夏民族的精神领袖,也是世界各民族的精神导师。

           是他们,奠定了人类文明之后两千多年的走势。

           东方的“轴心时代”

           我们主要看看东方的历史天空,那些“轴心时代”所铺陈的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伟人们。老子、孔子、墨子、韩非子……几大门派的掌门人自不必说,他们的学生,还有他们学生的学生,可以开出一个长长的名单——形成一个庞大的方阵。

           这个时代,那些平民出身的学者往往周游列国,说辩于诸侯之间。各种哲学风起云涌,既富有内容,又多品目。在那个时代,他们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淋漓尽致地展现着各自的聪明与才干,可谓“轴心时代”之“轴”。

           不仅如此,他们还四处设坛,以扩大自己的学术影响力和势力范围,以求桃李满天下。这之上, 儒家、道家、墨家等各大学派,往往是唇枪舌剑, 针尖麦芒,你方唱罢我登台,上演一出出令学者士子们拍手叫好的思想盛筵。

           在春秋战国那个人才辈出,见贤思齐,求贤若渴的时代,帝王、将相、诸侯们都在四处网络天下英才,为我所用。此间,一个又一个特殊培训班如雨后春笋般此起彼伏,这些特殊的“讲座” 有着极强的煽动力和诱惑力。所以,整个社会都充满一种浓郁的学习氛围,不仅仅文人士子们如此,诸侯大臣们如此,连一些君王们,也都纷纷放下身段,加入到培训班中去虚心求教。轴心是各大门派的“思想掌门人”,他们都围绕着那些“轴”转。

           其他的不必详说,姑且以梁惠王为例。梁惠王可谓一个不耻下问的“太学生”。孟子、荀子、韩非子,都当过他的老师。梁惠王是战国七雄中除楚以外第一个称王的,可见当时魏国实力之雄厚。然而他却先后败于齐国的孙膑,秦国的商鞅。马陵之战五年后,孟子到了魏国,开启了培训之旅。

           之后梁惠王又拜荀子、韩非子为师,荀子讲王道,韩非子讲霸道。正是他的不耻下问,作为魏国第三代国君,使其在位长达50 年之久。

           孟子算得上这些导师中名头最大的导师了。不仅梁惠王对他言听计从,就是不可一世的齐宣王,在他面前也是毕恭毕敬。有一次齐宣王想见孟子,但又实在不愿意放下“王”的架子,于是假称自己病了,不能吹风,就“托疾以召”,让孟子前去见他。

           孟子当然知道齐宣王的“病因”,他也装病不见,并说出一大通道理来教育齐宣王:天底下最尊贵者有三,爵位、年龄和道德。他说,在朝廷, 看爵位;在乡里,看年龄;要平治天下,首先看道德。哪怕贵为国君,也不能随便把有德之士呼来唤去。

           在孟子看来,不是每一个君王都可以成为他学生的,比如说梁惠王之子梁襄王,孟子就以“望之不似人君”而拒绝教之。理由也冠冕堂皇:论地位,你是君,我是臣,哪敢跟你交朋友?论道德, 你是徒,我是师,怎么能够做朋友?

           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有傲气,则骄人;无傲骨,则媚人。不骄不傲,是为大丈夫。大丈夫者,须有浩然之气。这便是孟子特有的傲气与傲骨。

           孟子在当时的朝野里为何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孟子》一书与孔门子弟的《论语》同为君主时代的神圣经典,直到1905 年文官考试制度停止之日,同为皇帝开科取士的不二法门,可谓构成了中国历史中持久不变的“茎干”。

           世界的“轴心时代”

           仔细梳理一下诸子的百家争鸣,不由得发现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虽然轴心时代的那些巨子们纵横捭阖,指点江山,似乎无所不能,但所有的质疑和争辩,都没有超出世俗生活的范围,这跟同为轴心时代的西方“民族思想家”颇有不同。

           面对苦难,犹太先知和释迦牟尼超越了尘世; 面对自然,古希腊哲学家走向了思辨……他们都在追问人的终极存在,追问世界的起源和本原。

           可以说,老祖宗最初的争论与较量,就已经决定了东西方延绵数千年的发展与走向。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历史学者易中天先生把三百年的轴心时代分为三个阶段。他认为,第一阶段:孔子与犹太先知,释迦牟尼与毕达哥拉斯,四大文明礼炮齐鸣; 第二阶段:墨子与苏格拉底,《老子》一书的作者与柏拉图,孟子、庄子与亚里士多德,中国与希腊并肩前行;第三阶段:希腊人退出历史舞台, 只剩下荀子与韩非子。

           这样的划分,无疑是站在人类文明的高度考量的。是他们通过“特殊培训班”,支撑着世界“轴心时代”的到来并走向辉煌。事实上,这些轴心时代的思想家不仅仅影响着帝王将相,同样影响着芸芸众生的生存方式和行为方式。

           人类的行为准则,道德操守,文明秩序…… 往往都是他们垫下的第一块砖。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