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彭州之子:故乡是树立远大理想的地方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2

           

           王越

           风景秀丽的彭州,史称为诗书礼仪之地, 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不少名垂星汉的名字,都曾在这方故土成长。其中,有辛亥元勋、曾经的四川都督尹昌衡,这个在乱世中潇洒自如的传奇将军;也有川剧大师、被誉为“川剧梅兰芳”阳友鹤;这里更是孕育著名科学家的地方:朱清时、曹文宣、李吉均等中国科学院院士, 都是出自彭州……

           昌衡村的传奇将军

           提起彭州先贤,尹昌衡是不能错过的名字。他是诛杀镇压保路运动罪魁祸首赵尔丰的辛亥革命功臣,也是最后一任四川都督。彭州昌衡村, 由原来的双丰村和双槐村在2005 年两村合并, 并更名而来。更名的原因,就是为了纪念尹昌衡, 这里正是他的故乡。

           尹昌衡最出名的事,就是砍掉了曾屠杀川人的赵尔丰的人头。武昌起义后,四川也成立了革命政府,尹昌衡任军政部长。不过,因为川军士兵不满军饷欠发而发动成都兵变,只有尹昌衡率领部队镇压了暴乱,于是他便被拥戴为四川都督。

           但是,彼时的清朝尚未灭亡,四川总督便是赵尔丰。赵尔丰企图策划兵变,尹昌衡识破了他的阴谋,假意骗取赵尔丰信任后,将他逮捕,随后在成都皇城坝举行公审大会,砍了赵尔丰的脑袋。随后他便平定了所有在四川的清军。那时, 还是少年的郭沫若在成都读书,他听过尹昌衡演讲,见识了这个尹大都督的风采,并在自己的文中加以记载。

           不久后,尹昌衡被袁世凯召至北京,袁想笼络利用他,他却誓死不从,和蔡锷一起被软禁了起来。尹昌衡倒也不忧虑,在此期间,蔡锷结识了小凤仙,他便认识了北京城另一名妓良玉楼。在尹昌衡故居的诗文碑廊里,还能看到尹昌衡写给良玉楼的诗。诗中最后一句写道,“美人名士堪千古,何必干戈误一生!”

           不过,这也许只是玩笑话。尹昌衡无时无刻都想回四川继续革命,可惜一直没机会逃出北京。袁世凯死后他又被黎元洪继续软禁,结果六年后才回到成都。之后他追随孙中山革命,但遗憾的是, 因身体原因最终归隐彭州,与良玉楼相伴余生。

           川剧之乡的金字招牌

           很少有人知道,彭州有着“川剧之乡”的美誉。自明代以来,彭县城乡在兴建各种庙观、寺院、祠堂、市坝和会馆时,一般都要建造万年台子或地台子,供川剧班子演戏用。阳友鹤1913 年出生在彭州濛阳镇,小时候家里穷,9 岁便进入“金兰科社”戏班子学艺,取名“小金翠”,由汪翠玉、秦华武教他学艺。后来,他又到成都拜杨凤仙为师, 在万春茶园登台演出《三击掌》《北邙山》等剧目, 得到了川剧名小生张被云的赏识,带他到重庆悦来茶园演出。阳友鹤渐渐有了人气后,但没想到的是,随后他进入青春期变声,就不能发出圆润的声音。“倒嗓”本来就给了少年阳友鹤极大的打击,街上的小孩子还给他取了个“哑钢板”的外号,整日追着叫。阳友鹤没有气馁,而是每天带着一个坛子到离城三四里的山下去练嗓子。每天天不亮,打着灯笼来到城边等开城门。到了那个叫“百子园”的地方,对着坛子喊,对着井水喊。经过三年的苦练,他终于练出了一副玉润滑圆的金嗓子和能文能武的旦角硬功夫。

           1931 年,18 岁的阳友鹤重返重庆,在章华大舞台出演《水漫金山》中的白娘子,每场爆满。之后,他在川剧剧种中开创了旦角表演艺术的“阳派”,塑造出许多不同类型的感人艺术形象。

           不过,身为川剧大师,他的演出并不限于川剧。上世纪30 年代,阳友鹤在成都“新又新”大舞台编导主演了时装戏《灵魂的安慰》《哑女与妖妻》《农嫁女》等大受欢迎的剧目。建国后,他更是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戏曲改革工作。1952 年在全国第一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时,他与周企何合演《秋江》荣获演出奖和演员奖,并受到陈毅元帅的夸奖。他所演的《刁窗》《金山寺》《蹈蝉》《铁笼山》等,成功地塑造了许多妇女艺术形象, 被誉为“川剧的梅兰芳”。

           最难忘就是故乡的山和水

           除了革命先驱和艺术大师,还有为数不少的著名科学家。鱼类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就是其中之一。

           1934 年5 月,曹文宣出生于彭州天彭镇。1942 年,他们一家人搬到了海窝子。海窝子,就是如今的新兴镇,位于湔江上游,传说是古蜀王鱼凫建都“瞿上”的所在地。曹文宣回忆说,那时正值抗战期间,海窝子非常繁荣。街上铜匠、银匠、染坊等各种店铺很多。当时他们家就住在海窝子老街的福音堂,父亲是福音堂牧师,母亲是小学教师。福音堂后面有一个很大的果园,他们家也种了很多的果树和花草。小时候的曹文宣喜欢捕鱼、捉鸟、打蛇,还养了松鼠、兔子、金鱼、鸽子、黑八哥等,家里就像一个小型动物园,非常有趣。后来他考大学时就报考了“华西大学生物系”,因为他想更深入地探索生物奥秘。不过, 他最终成为鱼类生物学家,则要归功于彭州的青山绿水。曹文宣还记得,童年时,湔江的水非常大,那时候晚上睡觉经常听见湔江水哗哗地流淌, 这说明上游的植被覆盖特别好。一到夏天,他就和小伙伴们打着赤脚,在江边涉水玩耍。那个时候, 湔江的鱼很多,桃花斑、沙网子、白条子、鲤鱼、黄辣丁、十八子等等都有,他从小就认识。在湔江玩耍的这段经历,也促使曹文宣选择了从事鱼类研究。后来,他发现桃花斑(学名成都鱲)和沙网子(学名似鱼骨)竟然是湔江的特有鱼类,而《中国淡水鱼名录》里还没有它们的记载,于是,他就将这两种鱼的资料也带进了中国淡水鱼档案中。

           故乡是树立远大理想的地方

           彭州,也是中科院李吉均院士出生、长大的地方。他当年是彭州中学1952 级学生,那时候的彭州中学在四川省已经是一所很有实力的学校,老师在为人、胸怀、视野等诸多方面对学生产生了深远影响。李吉均后来回忆说,他正是深受老师的影响, 不仅学习刻苦,而且关心国家大事,热心社会工作, 为此被选为学校第一届学生会主席和团支部书记。1951 年,他还以学生代表的身份赴重庆参加了西南地区学生代表大会。

           1952 年,高中毕业时的他有一个梦想:“骑一匹白马漫游在祁连山的深山幽谷中”为祖国探矿。因为他心中认定,矿产是工业的粮食,炼钢需要煤炭,都说祁连山是中国的乌拉尔,那他就去祁连山给祖国探矿。不过,身体单薄的他大学最终报考的是南京大学地理系。但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仍想着骑着白马去祁连山探矿。为此,大学期间,他坚持早起锻炼,晚上洗冷水澡, 就是想着把身体锻练好了,这样才能“骑马探矿”。

           最后,他还是将梳理中国地理地貌的“前世今生”作为了毕生事业,因为这对中国和世界都是一项基础性工作,意义重大。李吉均最终成为了我国著名的地貌与第四纪地质学家。他的“青藏高原隆起及其对自然环境和人类活动影响的综合研究”曾获中科院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并获1988 年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2013 年,80 高龄的李吉均又回到了彭州中学,正是在这里,他树立了远大的理想。后来,他也当了老师。在兰州大学执教50 余年,已培养出3 名院士。

           我的根在四川白鹿

           沿湔江、溯雁江而上,就是白鹿古镇。据《彭州志》载,清咸丰年间,朱元璋后裔朱益淳从广汉迁到白鹿,在此生息繁衍,白鹿老街始有雏型。但地震之后,老街靠河的一段瞬间被抬起, 原来一条平整的街道上下错开3 米多, 房屋损毁,这里便成了地震遗址,现在还在原址重建了川西民居。遗址中,便有中科院院士、国际知名科学家朱清时先生的故居。朱先生曾任中国科技大学校长、因高举高校教育改革旗帜而被人熟知,是彭州的骄傲。他的祖籍,就在白鹿老街。

           1946 年2 月,朱清时出生在成都彭县(现彭州),父亲朱穆雍为他取名“清时”,典出唐代诗人杜牧的七言绝句《将赴吴兴登乐游原》:“清时有味是无能,闲爱孤云静爱僧。”

           朱家祖屋坐落在白鹿镇。朱清时说,他的祖父曾在白鹿镇教书,朱家见证了白鹿镇的发展—— 它是四川近代史上第一个创办新式学校、第一个开办邮局、第一个引进茶叶种植、第一个引进天主教的乡镇。“可以说,白鹿镇是四川走向世界、接受西方先进文化的第一镇。”1963 年赴京求学, 直到1983 年,朱清时才再次踏上白鹿的乡间小路, “那以后,不管在外如何忙碌,一有空,我就会回到白鹿。记忆中的白鹿很美、很好玩,那时, 我坐在母亲的箩筐中嬉戏玩耍。如今,轮到年迈的父母坐到箩筐中,由自己来挑他们了!”

           2012 年,朱先生又回到白鹿镇,看到曾经被地震重创的故乡,重新恢复到当年中法传统风情小镇的模样,他感慨万千。朱清时说,文化反映历史,白鹿镇是彭州保持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核心乡镇,所以他最看重的是对白鹿镇历史文化的保护。从朱家家谱的丢失到亲自查找家谱,从收集故居的文物到组织人员采集乡志……这其中透露着朱先生骨子里的乡情。他不禁挥笔写下:“祝故乡白鹿既保存历史,又引进世界先进文化—— 朱清时。”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