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严复与《天演论》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2

           

           郑春

           

           

           严复等船政留学生在英国格林威治皇家学院门口合影。





           “赫胥黎独处一室之中,在英伦之南,背山而面野,槛外诸境,历历如在几下。乃悬想二千年前,当罗马大将恺彻未到时,此间有何景物。”

           这是严复翻译赫胥黎《天演论》的开头,意境之深邃、角度之新颖,今天读来,仍然被深深震撼。

           1897年12月起,连续三个月,严复的译作在《国闻汇编》刊载,随后结集出版,桐城派大家吴汝纶作序。吴汝纶是当时中国响当当的文坛老大,在序言中给予了严复极高的评价。

           《天演论》宣传“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现代思想,好像一颗深水炸弹爆炸,强烈刺激了饱受列强欺侮的中国人。

           一时间,《天演论》风行海内,争相传阅。康有为惊叹“眼中未见此等人”,梁启超称赞“于中学西学,皆为我国第一流人物”。

           其后几十年,《天演论》一版再版,成为新思想、新时尚的标志。

           一批青年在《天演论》的影响下成为社会发展的领路人。周树人在南京读书时特意买了一本《天演论》,“一口气读下去”,长辈反对也仍然有空闲就读。唐弢在《琐忆》中回忆,鲁迅对于进化论的看法是“它使我相信进步,相信未来,要求变革和战斗。”

           当时在上海读中学的胡洪驿,改名叫胡适,字适之。他有两个同学,一个叫孙竞存,一个叫杨天择。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很多。

           以一部书深刻影响中国,严复翻译的《天演论》堪称近代第一书。

           严复,字几道,1854年1月8日(咸丰三年十二月初十)生于福建省候官县,家里世代行医。严复七岁进私塾读书,童年受到良好的教育。

           12岁时,父亲去世,家境迅速恶化。严复放弃科举道路,到每月发四两银子的福州船政学堂求学。五年毕业,上军舰实习。

           1876年,严复、刘步蟾、方伯谦、林永升等11人,公派英国留学,学习海军相关专业。三年后归国,严复辗转福州船政学堂、北洋水师学堂,任教习、总教习、总办。

           简单说,严复的使命就是建设现代海军。他英国留学时的中国同学都成为了北洋水师的指挥官。

           1894年甲午战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严复痛苦不堪,开始反思。从1895年开始,严复在天津《直报》上发表《论世变之亟》《原强》《辟韩》和《救亡决论》四篇文章,宏论惊天下。严复华丽转身为中国近代启蒙思想家,其所倡导的变法图强成为人心所向。

           从《天演论》开始,严复陆续翻译了斯宾塞尔的《群学肄言》、亚当·斯密的《原富》等西方名著,将西方哲学、经济学、法学、社会学等学术思想引进中国。

           1900年义和团兴起后,严复离开水师学堂,到上海参与革命、从事翻译、协助马相伯创办复旦公学、宣传立宪。

           中华民国成立,严复短暂任京师大学堂校长。身体每况愈下,思想也渐渐保守。

           后参政,被袁世凯利用,成为筹安会成员,鼓吹复辟帝制。一失足成千古恨,严复人设迅速崩塌,千夫所指。袁世凯死后,严复退隐。

           严复在北洋水师学堂期间染上鸦片烟瘾。长期吸食鸦片,严复晚年饱受呼吸疾病折磨。1921年10月27日,严复病逝于福州,享年67岁。

           催生严复翻译出版《天演论》的动力,来自于甲午战争。

           甲午战后,中日签订《马关条约》。条约规定割让台湾诸岛和辽东半岛,赔偿白银两亿两。大致每个中国人赔半两银子!

           甲午战争让中国人明白满清忽悠的“天朝上国”原来是个美丽的肥皂泡,泱泱中华已经到了亡国灭种的危急关头。

           这一战激起民族的抗日情绪经百年而不止,二十五年后亦成为“五四”运动的导火索。

           这一战唤醒了有识之士救亡图存的责任,人民对满清皇朝渐渐失去信心。一年后孙中山成立志在推翻满清王朝的兴中会。

           亲手缔造的舰队败得这么憋屈,严复常常半夜起而大哭。

           从1895年开始,严复率先作出“救亡”的呐喊,天下为之震动。

           严复对战争失败原因直观地认为是“假”!假的军费数额、假的训练、假的战斗力。在《救亡决论》中,严复借友人之口痛斥:“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

           作為北洋海军的总教官,严复在《论世变之亟》中叹息:“夫与华人言西治,常苦于难言其真。”怎么假呢?严复在《救亡决论》中举了一个北洋水师聘请德国军官帮助训练军队的例子。

           “彼见吾军事多不可者,时请更张。各统领恶其害己也,群然噪而逐之。……夫盗西法之虚声,而沿中土之实弊。”

           请来的德国教官要求改变北洋军队陋习,竟然被下层军官集体赶走。

           作假遍及社会各个方面,说一套做一套。作假之风也在军营盛行。北洋海军军事训练儿戏一般走形式,“其巧密精练,皆可为无穷之美观;独至一旦有急,则相率以随前者之覆辙”。

           这样的军队与日本的虎狼之师作战,焉能不败?

           严复针对当时的国情、民情,认为亟需启蒙。“一日鼓民力,二日开民智,三日新民德”。具体就是:禁止鸦片、缠足;废除八股、提倡新学;设立议院、民主改革。

           到翻译出版《天演论》,严复的启蒙思想更为成熟。他希望以自然界的优胜劣汰规律来唤醒朝野:君权天授不可信,祖宗之法不可靠!

           《天演论》原名《进化论与伦理学》,是英国生物学家赫胥黎撰写的一部论文集,1891年出版。现在发现严复最早的译本是乙未年三月(1895年)陕西味经售书处刊印,没有吴汝纶的序言、自序和译例言。1897年12月至1898年2月,以《天演论悬疏》为名在《国闻汇编》陆续刊载,并于4月结集,由湖北沔阳卢氏慎始基斋木刻出版。同年十月,候官嗜奇精舍石印出版。此后,版本渐多。1901年,富文书局石印出版。商务印书馆分别在1905年、1930年出版和再版,此书风行天下。

           严复在“译例言”中首次提出翻译的三条标准:“信、达、雅”。就像严复倡导禁止鸦片,自己却终生是个大烟鬼一样,严复提倡的翻译标准,自己也没做到。至少没做到“信”。

           严复对赫胥黎的论文集选择其中前两篇,简称为天演论。加上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和自己的观点,“不斤斤于字比句次,而意义则不倍本文。题曰达旨,不云笔译,取便发挥,实非正法。”

           翻译本的《天演论》,实际上是严复的改写本。达和雅可以说达到了要求,信,就不能谈了。

           不过,严复特色的翻译反而很对中国知识分子的胃口,在那个特定的时代,严复翻译的《天演论》掀起了思想狂潮,这恐怕是原汁原味的赫胥黎和斯宾塞著作所达不到的效果。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