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植物猎人”威尔逊在中国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2

           

           苏生文 赵爽

           

           

           

           威尔逊是英国著名的“植物猎人”,他第一个收集了中国珙桐种子并引种到欧洲,全缘叶绿绒蒿、红花绿绒蒿、报春花、帝王百合等植物都是由他带到欧洲的,曾被授予英国园艺界的最高荣誉奖章——英国皇家园艺学会Veitch纪念奖章,有“中国或尔逊”之称。

           公元1900年5月,湖北宜昌附近。

           茂密的原始丛林中,一位英国青年正敏捷地顺着一棵高大的水青树往上爬。爬树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这个青年难以抑制地兴奋。终于爬到树顶了,这里离地足有200多英尺(60多米),青年顾不上调整呼吸,就迫不及待地向近旁的另一棵大树望去,眼神里充满了激动与痴迷,疲惫的脸上显露出一丝笑意。这位青年后来在他的著作中是这样描述这棵树的:

           珙桐特别漂亮之处在于它那两片承托花序的雪白苞片,苞片不等大……初时带绿色,发育成熟时变成纯白色,最后变成褐色。花序及其苞片下垂于相当长的柄上,每当微风吹过,就像一群大蝴蝶飞翔于大树间,苞片略呈船形,质地薄,常被树叶遮蔽一部分,但从近处看,它们完全显露出来,树上犹如满布积雪……珙桐是北温带植物中最有趣、最美丽的树种。

           这个“北温带植物中最有趣、最美丽的树种”,就是与银杏、水杉齐名的“植物活化石”,有“中国鸽子树”之称的珙桐,而这个倾注了自己的心血与情感去寻找珙桐的青年,就是20世纪初著名的“植物獵人”——威尔逊。

           相逢“鸽子树”

           西方从中国引进植物的历史,可以上溯到距今2000年前的古罗马时期。不过直到十七世纪,西方直接或者从中国引进的植物种类都十分有限。

           在广州一口通商时期(1757-1842),来广州做生意的西方商人开始设法引进中国常见的花卉植物如丁香、牡丹、荷花、月季、百合、桂花、茶花、兰花和各种竹子等等,以便于园林观赏;此外他们还引进了茶树、桑树等具有很高经济价值的植物,在欧洲本土或其东方殖民地栽种,以图改变花大把银元从中国进口茶叶和生丝的局面。

           1842年《南京条约》签订后,中国被迫开放了包括广州在内的五个通商口岸。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开放的口岸越来越多。西方人还获得了进入非通商口岸游历、传教的权利,因此更有机会全面、深入地了解中国植物的分布状况,收集那些西方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植物新品种。

           1869年,以发现大熊猫和麋鹿闻名世界的法国传教士阿芒。大卫在四川宝兴发现了第三纪孑遗植物——珙桐(拉丁名以发现者大卫的名字命名:Davidia Involucrata),并在他自己的植物学著作中记载了它,同时登载了一张珙桐的手绘图片。珙桐,从此成为欧洲的植物狂人们要从中国引种的重要植物之一。而第一个收集了珙桐种子引种到欧洲的,就是那位爬树的青年——威尔逊。那一年,他才24岁。

           威尔逊是英国人,从小就对植物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少年时曾在英国伯明翰植物园做过4年园丁。1897年,21岁的威尔逊离开伯明翰,来到位于伦敦郊外的世界上最著名的植物园——邱园当园丁。一年后,他辞掉了邱园的工作,进入皇家学院学习植物学。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邱园推荐给当时著名的私人园艺公司——英国维彻苗圃公司,前往中国寻找珙桐。

           1900年春,威尔逊来到当时已经开放为通商口岸的中国内地城市——湖北宜昌。在宜昌,威尔逊雇了一只小船,并召集了一批中国助手。4月中旬,威尔逊一行离开宜昌,逆长江而上。因为之前威尔逊曾经听一位当外交官的英国人说过,曾经在湖北和四川交界的一个客栈旁边发现过一棵珙桐树,所以威尔逊就以这座客栈为第一个寻访地。

           威尔逊一行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个客栈,却发现那棵珙桐树已经被当地人砍去建了房子。那天晚上,威尔逊沮丧得“彻夜未眠”。不过,当地人告诉他,像那样的珙桐树,客栈附近的森林里还有很多。

           踏破铁鞋无觅处。在当地人的指点下,1900年5月的一天,威尔逊终于在客栈附近的老林中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开满白花的珙桐树。为了能够看清楚珙桐上部盛开的花朵,才有了我们在文章开头讲到的威尔逊奋不顾身爬上水青树、在200多英尺的高空观察珙桐的桥段。

           套用一句战地摄影师常说的话:“如果你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还不够近。”正是因为威尔逊离得够近,他终于亲眼看到了珙桐这种“北温带植物中最有趣、最美丽的树种”在野生状态下、而且是在盛花期的美丽风姿。这对于一个从事野外采集的植物学家来说,其激动之情是不难想见的。

           之后,威尔逊又在宜昌周边发现了10株珙桐树,并记牢了具体的地点。这一年的深秋时节,威尔逊又回到这些地方,在树上采集了一万多粒种子,连同一些活体插苗,寄回了英国。

           除了珙桐外,威尔逊此次中国之行还采集了2600多份植物标本和数百种植物种子(或活体),如山玉兰、猕猴桃、红果树、血皮槭、青榨槭、皱叶荚莲、巴山冷杉、绣球藤、偏翅唐松草、喇叭杜鹃和粉红杜鹃等等。

           这次旅行,威尔逊对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家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由于她数以百万计的勤奋的人民,她的古老和悠久的文明,她的巨大自然财富和绮丽的风光,中国总是有不尽的魅力和吸引力。”

           “报春花”女儿与“绿绒蒿”勋章

           1906年5月21日,对威尔逊来说可谓喜上加喜。这一天,他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而在同一天,他第二次去中国引回的报春花,在邱园首次绽放。为此,威尔逊兴奋地给女儿起了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名字Muriel Primrose。Muriel是西方女子比较常用的名字,Primrose即报春花。后来,这种由威尔逊引种成功的淡紫色报春花变种,被命名为Primula wilsonii Dunn(香海仙报春),又称“威尔逊报春”。

           “威尔逊报春”仅仅是威尔逊第二次中国之行的诸多收获之一。因为他的第一次中国之行为维彻苗圃公司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所以公司希望他能够再跑一次中国,带回更多的稀有植物。为了奠定自己在植物界的地位,威尔逊不顾新婚妻子的反对,和公司签订了第二次采集合约,于1903年3月再次来到中国。

           1903年6月,威尔逊到达乐山。7月1日,他登上了“像一只巨大的诺亚方舟,船舷高耸在云海中”的华西名山——大瓦山。他观察到,大瓦山山顶是一处宽约0.5英里的台地,被大片的杜鹃花所覆盖。他形容这种花的华丽“难以形容”,“它们数以千万计,长成不同大小的灌丛,有些足有30英尺高,直径还要大些,上面开满了花,几乎把叶子完全遮盖,花有洋红、鲜红、肉红、淡红、黄、纯白等色。巨大、苍老的茎干扭曲、增粗成各种形状,上面垂挂着苔藓和地衣。”

           7月14日,威尔逊一行抵达了打箭炉(康定)。两天后他们登上了现在已成为著名风景名胜区的雅家埂。雅家埂是高原植物非常茂盛的地方,映入威尔逊他们眼帘的是无数盛开的高原花朵——银莲花、报春花、马先蒿、飞燕草、鸢尾花和龙胆花……威尔逊感到自己如同来到了天堂。越往上爬,植物越发神奇。在海拔11500英尺的高处,威尔逊终于发现了维彻苗圃公司指定采集的此行最重要的目标——绿绒蒿。

           绿绒蒿,罂粟科绿绒蒿属植物,在全球范围内约有49种,绝大多数种类都产于中国西南部的高山地区。它花朵硕大,色彩鲜艳,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被誉为“华丽美人”“高山牡丹”。威尔逊首先看到的是其中的一种——全缘叶绿绒蒿。它花色纯黄,花型饱满,盛放时花朵微垂,显得雍容华贵。不久,他又采集到了另一种心仪的绿绒蒿——红花绿绒蒿。这种绿绒蒿有4辦颜色鲜红的花辦,呈下垂状,在高原的阳光下随风摇曳,分外醒目。

           除了全缘叶绿绒蒿和红花绿绒蒿外,此行威尔逊还引进了中国另一类天然名花——报春花,包括花色紫红楚楚动人的带叶报春、花黄色浅形如高脚碟的鹅黄报春、小巧玲珑的川西燧辦报春等。

           英国人历来喜爱蔷薇,这次威尔逊又为自己的家乡引进了产自中国的几个蔷薇新品种——西北蔷薇、铁杆蔷薇、扁刺蔷薇、红花蔷薇和小叶蔷薇。

           1905年3月,威尔逊带着此行他采集的约510種植物种子和2400多种植物标本回到了英国。为了表彰威尔逊的功绩,维彻苗圃公司奖励了他一枚用5块纯金和41颗钻石制成的全缘叶绿绒蒿形状的别针。随后,威尔逊被授予英国园艺界的最高荣誉奖章——英国皇家园艺学会Veitch纪念奖章。

           “中国威尔逊”

           威尔逊的成就,引起了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植物学家的注意。哈佛大学阿诺尔德树木园园长萨金特教授是一位很有成就的植物学家,他一心想扩大园中收藏,并将其建设成世界上最重要的植物学研究中心。为此,萨金特特意前往英国,请威尔逊出山为阿诺尔德树木园引种中国植物。威尔逊离不开心爱的妻子和女儿,本不想离家。但萨金特开出了比维彻苗圃公司优越得多的条件,并答应将来给威尔逊在阿诺尔德树木园安排一个终身职位。抵挡不住优厚条件的诱惑,威尔逊终于答应了萨金特的请求,再次前往中国采集植物。

           1906年12月,威尔逊来到波士顿,与哈佛大学正式签署了两年的采集合约。在经过短暂的准备之后,威尔逊于1907年初第三次来到中国。

           到中国后,威尔逊买了一只工作小船,起名“哈佛”,重新召集以前的助手,踏上了采集植物的航程。第二年(1908年)5月,威尔逊再次来到四川,以成都为根据地,前往岷江河谷、大渡河河谷、巴郎山、丹巴、打箭炉等地采集植物。

           此行威尔逊又斩获多多,收集到的珍稀或中国特有植物有沙梨、三峡槭、毛花槭、香果树、板栗、西蜀丁香、华中悬钩子、秦岭冷杉、云南松、大叶柳、汶川杜鹃花、紫彩绣球、西南荚莲、卵果蔷薇、绣线菊等。而最令威尔逊得意的莫过于采到了后来名震西方园艺界的植物——岷江百合。

           岷江百合花茎可达一米多高,喇叭形的硕大花朵着生在茎顶,花被外侧有极淡的紫晕,内侧基部染有浅黄色,不仅外形大气,而且香气四溢。当威尔逊看到数以万计的岷江百合在岷江河谷中密集绽放、“将这一半荒漠的地区变成了真正的仙境”时,异常兴奋,给这种百合起了一个霸气的英文名字:帝王百合。

           遗憾的是,当他把采集到的岷江百合球茎寄往美国时,为了节省邮费,没有用泥土包裹,导致这些百合球茎到达美国时多数坏死,没有引种成功。尽管如此,威尔逊回到美国后,萨金特不仅没有怪他,还履行诺言,为他在阿诺尔德树木园安排了一个管理员的职位。从此威尔逊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便把妻子和女儿从英国接到美国。此时,威尔逊在美国植物界也已经鼎鼎大名了,人们给他取了个绰号——“中国威尔逊”。

           祸兮福兮“百合瘸”

           1910-1911年,威尔逊第四次来华,继续为阿诺尔德树木园引种木本植物和花卉,包括前一次没有引种成功的岷江百合。

           1910年8月,威尔逊从成都出发,来到了松潘高原。他考察了松潘古城,游黃龙寺,下岷江河谷,登岷山雪宝顶。威尔逊对这一带的生物多样性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没有树木的山梁和山谷为大面积的石楠状灌丛覆盖,其中主要有数种绣线菊(包括毛叶绣线菊、高山绣线菊、细枝绣线菊)、鲜卑花、刚毛忍冬、平卧忍冬、岩生忍冬等。数种小檗、茶麓子、灌木状委陵菜、黄芪属、沙棘、杜鹃、刺柏。当海拔升高,这些种类一个接一个消失,最后只剩下刺柏一种。这种演变约终止于海拔15000英尺,高山草本植物还可上升1000英尺,植被分布的上限约为16000英尺。”其中,在高山草本植物中,除了前面提到的全缘叶绿绒蒿和红花绿绒蒿外,威尔逊这次又发现了紫罗兰色花的川西绿绒蒿、蓝色花的总状绿绒蒿。

           不虚此行,威尔逊在岷江河谷的一条狭长的骡马道旁,终于又发现了此行的主要目标物——成片的岷江百合。他仔细地标明了适合采集的百合球茎的准确位置,准备一个多月后再派助手来批量采集这些球茎。

           完成了此次野外工作,威尔逊和助手们准备下山返回成都。不幸的是,在返回成都的途中,一块飞来的巨石砸中了威尔逊乘坐的轿子。威尔逊右腿两处骨折,血肉模糊。助手们让威尔逊横躺在狭窄的小路上,用照相机的三脚架给他做了临时夹板。就在这时,一队骡子沿着小路走了过来。由于小路过于狭窄,实在无处避让,助手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这四十到五十头骡子从威尔逊的身上跨过。这些骡子似乎很通人性,竟然没有一头踩到他!躺在下面的威尔逊,屏住呼吸,最近距离地观察着骡子的蹄底,数着它们的数量,直到数完最后一个骡蹄,才松了一大口气……

           赶回成都后,威尔逊的伤腿已经感染。所幸的是,在成都一位外国医生的精心治疗下,威尔逊好歹保住了大腿,没有遭受截肢的命运(威尔逊回到英国后又重新做了一次腿部手术,右腿被重新打断拼接,手术后虽然愈合得很好,但右腿比左腿短了几厘米,成了瘸子)。

           养伤期间,威尔逊的助手回到原地采集了岷江百合球茎。腿伤稍好后,威尔逊便组织人手,把此行采集到的5万余件植物标本和1283袋种子,经过悉心包装,成功寄回了阿诺尔德树木园。这批植物包含着382个植物新种和323个中国本土植物的新变种,其中就有岷江百合。这次包装堪称完美,百合球茎运到美国后安然无恙。经过悉心栽培,岷江百合终于在大洋彼岸喷香吐艳,引种成功。在威尔逊从中国引种到美国的几百种植物中,他最钟爱的就是这种岷江百合,以至于他还给自己的伤腿起了个名字,叫“百合瘸”。

           威尔逊的第三、第四次中国之行,为阿诺尔德树木园采集的稀有植物还有杜仲、连香树、坷楠树、暖木、吴茱萸、岷江冷杉、鳞皮云杉、绿柄白鹃梅、云南蕊帽忍冬、四照花、毛肋杜鹃、圆叶杜鹃、刺黑珠、驳骨丹、散生栒子、小叶安息香等。

           伤好之后,威尔逊悉心地将自己来华采集植物的资料进行整理,撰写出他的代表作——《一个博物学家在华西》,于1913年出版。1929年该书再版时改名为《中国——园林之母》。威尔逊在“前言”里开宗明义地指出:“中国是园林的母亲,千真万确,在我们的园林深受其惠的那些国家中,中国位居榜首。”“可以确定地说,在美国或欧洲找不到一处园林没有来自中国的植物,其中有美丽的乔木、灌木、草本和藤本。”如今,“中国是园林之母”这一著名论断,已经得到世界植物学界的普遍认可。

           接下来的经历,应验了中国先哲的一句话:“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因为那条瘸腿,威尔逊避免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征去当兵的命运,得以专心他的植物学研究。

           1918年,威尔逊第五次来华,对中国台湾进行了调查,并采集裸子植物的种子和幼苗。这一次他引进了中国台湾的特有树种——台湾杉、红桧和台湾马醉木等。

           1930年10月15日,年仅54岁的威尔逊和妻子去探望新婚燕尔的女儿,在返回阿诺尔德树木园的途中,不幸遇车祸去世。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