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叶圣陶吟诗赞川戏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安旦平

           1961年4月,教育部副部长、著名作家叶圣陶先生来成都考察。27、28、30日在成都市副市长、老作家李劫人陪同下,接连看了几场川戏,满足了他多年来“想看看川戏规模”的愿望。因此叶老留下两首歌颂川戏的“杂诗”:

           构思善寓情于景,

           时出诙谐余味深。

           我语定知非武断,

           应推川剧富诗心。

           毕竟是作家的观点,首先抓住川戏的特点:“寓情于景”、“诙谐味深”,更进而断定“川剧富(有)诗心”。作者特别强调,如此评价,绝非“武断”,可见观剧有得,言之由衷。1952年在北京戏剧会演时,周企何与陈书舫同演《秋江》,仅凭艄公一把桨,道姑一柄拂尘配合身段动作,配合锣鼓家什的音乐烘托,让观众面对空虚的舞台,犹如亲临其境,亲见一叶扁舟载着他们冲波破浪,不畏艰险追赶航船的情景。在艄翁明知故问的打趣,姑娘痴情的表露中,观众油然而生同情之心,巴不得艄公施展绝技,帮助一对恋人及早团聚。这就是“诗心”。确如叶老在日记中所言:“唱作俱佳,殊为赏心。”(观《金玩钗》后)“川剧多以背景描写衬托人物之心情,在各剧种中可谓最富于诗趣者。”(观《胡琏闹钗》后)

           川剧多源悉融化,

           自成风格衍流长。

           能承旧艺开新径,

           喜见青年竞吐芳。

           这首诗充分肯定川剧的发展是博采众长,融会贯通,终于继往开来,自成风格:“高(腔)、昆(曲)、胡(琴)、弹(戏)、灯(戏)”唱腔优美动情,表演细腻真切,难怪叶老观看新编《王三巧》后,又在日记中写道:“此剧唱词甚多,演王三巧者为竞华,演蒋兴哥者为谢文新,皆中年名演员。听之观之,甚觉‘过瘾。”而且叶老特别欣赏川剧界的繁衍流传,群芳竞艳。他的日记有公允的评论:“(青年演员)唱工较不成熟,声音不甚清亮,做工亦有生涩处。然假以时日,皆可有大进。”“所见几个小生皆眉目清秀,体态温文。各剧种均感小生难得,而川剧似无此虑。”(观《放奎》、《刁窗》、《摘红梅》、《桃花村》后)叶老是教育家,真能从培养人才的高度思考和研究问题。

           日记中另有记叙他和李劼人讨论新编川剧的内容:“近来各剧种争编越王勾践之戏,旨在鼓励群众自力更生,发愤图强。前日李劫人为余言,川戏编《卧薪尝胆》,不用伍子胥与西施情节,专从越王图自强着笔,迥不犹人。又言提出‘尝胆极有力,开场即为越王自吴获释而归,归即告庙,祭毕分胙肉,越王独取牲畜之胆。余觉李言诚是,因记之。”这则日记记录了川剧《卧薪尝胆》改革的成功经验。叶老充分肯定“专从越王图自强着笔,迥不犹人”,认为是作家勇于创新,另辟蹊径的范例。

           当今影视剧年产集数以千万计,其中不少“美女”加“豪华”,为“空洞”加“荒诞”作包装。对于诸如“伍子胥与西施情节”,编导们是不会放过的,且要加油添醋,横生枝节,借题发挥,以图谋暴利,损人利己。重读叶老评论川剧的金石良言,仔细思考,深刻体味,我们从事戏剧研究、创作的同道们,想必可以得到一些参考借鉴。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