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是真名士自风流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阎沁生

           “是真名士自风流”。一个“真”,一个“自”,道尽了名士浑然天成的风流气度。

           每个时代都无可避免有狂热与逢迎,然而在真名士,好似蓑衣外的一场雨,密不透风地袭来,轻轻一振,依旧是干爽利落地超然物外——真名士以自己思考的力度行走在喧嚣的尘世中,幸免于历史无情的荡涤中。

           在中国历史上,傅山就是这样一位真正的名士。

           太原人傅山(1607年-1684年),生为人杰,奇才横溢;死后视若神明,受到世代人民的敬重。当他四百周岁冥诞的时候,太原各界为他举行了一系列大型的纪念活动,山西省政协举办了纪念傅山诞辰四百周年暨傅山铜像揭幕仪式。

           政协是当今名士汇聚之地,山西省政协机关办公所在又恰是傅公祠遗址,修葺傅公祠,责无旁贷,义不容辞;纪念前贤,弘扬其精神,当为应乎时得其宜者。

           傅公祠始建于民国6年(1917年)。据方闻《傅青主先生大传》,“阎百川(阎锡山字)为表彰先贤,于七、八月间在太原城北区创建傅公祠,以祀先生。”傅公祠原面积和现在的山西省政协机关前后院大体相当,是一座由楼阁、祠堂、园林三部分组成的中西合璧式建筑。只是时光荏苒,社会迁变,如今仅留西北一隅的西园和重修的组碧楼保存了当年傅公祠的遗韵。当年的傅公祠,正殿西厢廊壁上,是魏碑九种和宝贤堂法帖石刻;南有仿傅山故居读书之所,曰“虹巢楼”;东有供接待高级要员用的欧式小楼,名曰“组碧楼”。据考,周恩来、冯玉祥、九世班禅、张学良、邹鲁、谢持、何应钦、汪精卫、陈公博曾到此来过或住过。现在的山西省政协主席办公楼,就是当初的组碧楼,1991年因旧楼房危,经省文物局同意按原样设计建造。本届省政协对组碧楼又进行了扩建。这次为纪念傅山诞辰四百周年,我们重点对傅公祠正殿所在西园进行了修葺,并铸立铜像,勒石刻碑。

           揭去覆盖的红幕,傅山先生像青铜质地,古朴雄浑,端坐在硬木圈椅上,精神矍铄,一袭长袍,头微昂起,双目远眺,头攒枯瘦的发髻,清瘦的面庞挂满心忧天下的大慈悲,手作诊脉状,搭在扶手上的左手指节粗大,枯瘦有力,彰显了先生的清风峻节,精、气、神浑然一体。前来为傅山铜像揭幕的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申维辰称赞傅山铜像,无论从工艺还是形神,均堪称上乘,全国一流。听到这些,我想到了雕塑作者张熙玉的匠心独运,想到了艺术家李亮等的真知灼见,想到了这半年来我和同事、专家对铜像模型几近苛刻的要求和精益求精的修改……

           瞻仰铜像,我不禁再一次陷入对傅山灵魂的深思当中。

           傅山生时即声闻朝野,是全社会景仰的大师。康熙年间,阳曲县知县戴梦雄组织重修《阳曲县志》作傅山传记载了这样一段话:“达官士夫,骚人墨客,钦其名者,率迂道求见,冀得一面以为荣焉。”他身后更名满天下,成为士人追慕的风范。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清廷重臣魏象枢、陈廷敬等《祭傅青主先生文》赞誉先生:“嗟金石之可泐,惟兹清风峻节,阅千载其常新。”一介布衣,何以如是?清末进士、曾任山西督军兼省长阎锡山秘书长的山西沁水人贾景德《韬园诗集》所存评价傅山一联中,也许我们能找到答案——

           文章气节争千古,忠孝神仙本一途。

           瞻仰铜像,我在想,雕塑的不仅仅是傅山的容貌与形状,还熔铸了他的灵魂。

           凝视石碑,我思索,记述的不仅仅是傅山的事功与成就,还承载了其精神。

           碑记撰写得到古典文学大师姚奠中先生指导,省政协常委张恒先生襄助,省政协调研室副主任马伟博士反复推敲,数易其稿,最后碑文整500字。

           在揭幕仪式举行的前一天,《修傅公祠并立铜像记》碑碣在外地刻好运回,准备进祠堂正殿西园安放时,竟意外断裂,于是不得不在太原东山的双塔寺连夜赶制镌刻。对此,自责者,愧疚没有尽到职责;宽慰者,认为安放碑碣应该鸣炮裹红绸才好;也有说傅公显灵,是不是嫌这块碑小了些(旧碑碑身1.55M,新碑碑身与铜像高度偶合均为1.8M)。而在我脑海不断浮现的是双塔寺、残碑、傅山,总有一种深刻记忆往一起联想……

           双塔寺,又名永祚寺,居东南隅为“宣文塔”,位西北者为“舍利塔”,前人誉为晋阳奇观,为古太原的外八景之一。据万历《山西通志傅应期先生传》载:“郡地形左痹不胜右,缙绅学士建永明寺、宣文塔于东山,以辅不足,推公(傅霖)首事。”傅霖乃傅山祖父。历史竟奇迹般地应验了傅霖“兴文运”的愿望,傅山成为中国文化奇人。甲申后,傅山“弃数千金腴产,令族分取,独携其子眉隐于城东松庄”。松庄和双塔寺相距仅两里,才学过人铁骨铮铮的傅公,在这里成了迎风猎猎飘扬的思想旗帜,当时一大批杰出的国内著名文化学者不远千里慕名而来:顾炎武、王士桢、戴本孝、黄道周、朱彝尊、屈大均、毕振姬、魏象枢、李孔德、阎若璩、阎尔梅等等。数个世纪以来,中国的学术中心都在南方。但在17世纪60年代,却因为先生,在山西形成了一个由南北学者共同组成、对当时文化界产生重大影响的学术圈。在这里镌刻先生的事功与成就,爰得其所!

           虽说古代碑碣的形制、铭文、所在地点、立碑原因各有不同,但所有碑碣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用来铭记和见证的,具有纪念功能和象征意义。史载,在一个冷寂孤独的夜晚,傅山曾做过一个奇异的梦,一块古碑进入他的梦境,“古碑到孤梦,断文不可识……”。对于深抱怀旧情思的遗民们来说,碑碣象征着永远逝去的旧日辉煌。一块残碑,漫漶的碑文,见证的是残破的家国与孤臣孽子破碎的心。我想,那块残碑是不是隐喻了什么?这块新镌的碑碣是不是应该承载些什么?

           在中华文化中,名士者,或懿行贞绝,道德通明;或慈心仁厚,长者风范;或志存高远,识见非凡;或侠肝义胆,风骨凛然;或才情兼备,倜傥风流。然而大凡称的上真名士的,必有一种特质和气度——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真正的名士亦必有一种襟抱和担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居庙堂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处江湖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分明是傅公精神的写照,不也正是我们政协委员和政协工作者的努力所在?

           政协两大主题团结、民主,三项职能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这里人才济济,群英荟萃。能有际遇到政协工作,与当今名士朝夕相处,为政协委员服务,人生幸甚。政协工作的主要形式是会议,主体力量是委员,主要活动是调研,主要任务是建议,主要方法是协商,主要目标是团结,主要风格是包容,日常事务在机关。工作中我每每真切地感受到来自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政协委员为民为国赤诚可鉴的热肠和激情。他们的责任感,彰显了政协委员作为社会精英群体的时代使命意识。中国的政治体制不同于西方的三权分立,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体现了世界上独一无二、中国不可替代的协商民主。这一最具中国特色的基本政治制度,在新的历史时期必将谱写更加辉煌的篇章。年轻的共和国需要有独立思辩意识的社会精英,成长的中国需要有开拓进取实践的社会精英,这是任何一个昂扬向上的国度都需要的精神力量,这是任何一个奋发有为的民族都离不开的中流砥柱。政协乃当今名士汇聚之地,山西省政协机关又恰与纪念真名士傅公的祠堂毗邻,岂非冥冥中的缘分?

           2007年11月10日,省政协如期在西园举行傅山铜像揭幕仪式,没有想到的是这天恰逢农历“寒衣节”,在中国民俗中,这是个纪念祖先亡灵的时节,也是适合铭石立碑的日子。这天清晨霜气肃杀,然而上午10时暖日熏风,与会者鱼贯而入时,惊讶地发现傅公祠正殿所在西园门侧的树木丛中,竟然绽放了四朵娇艳的月季!铜像有知,这应当是傅公您四百诞辰欣逢盛世喜见来者的笑颜吧。(原文发表于《人民政协报》2007年12月24日)

           责编李茹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