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三位日籍铁道游击队员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整理/柯嘉囝

           铁道游击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支抗日武装部队,隶属于八路军一一五师苏鲁支队,相当于团级建制。该队以临城(今薛城)为中心,挥戈于百里铁道线上,出没于万顷微山湖中,采取游击战术,与日军展开浴血奋战,奏响了民族救亡的强音。

           铁道游击队家喻户晓,老少咸知,但鲜为人知的是,铁道游击队中竟然有三位日本人——田村申树、小山口、小岛金之助。

           他们是怎样加入游击队的?在游击队中有何贡献?最后结局如何呢?

           一、来到我军,参加了日本反战同盟会

           1940年9月,驻扎山东临城的日本骑兵田村申树等人,每天都到距火车站不远的水楼子旁边给马洗澡。中共临城车站地下党员徐广友发现敌人这一规律后,及时报告给铁道大队。一天中午,刘金山、孟庆海、徐广田奉命事先埋伏在水楼子附近,待敌返回时,将田村申树、小山口及其战马俘获,并及时送往山里抗日根据地。

           起初,田村申树和小山口由于受“武士道”的毒害,非常顽固,企图自杀。在铁道游击队的真诚感召下,他们逐渐对八路军有了认识,其思想感情立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主动要求参加日本反战同盟会。

           1940年10月中旬的一天深夜,我军一部从抱犊崮山区出发,执行任务。正当部队以最快速度通过封锁线时,意外和一队人数不详的日军相遇。隐蔽已经来不及了。可是漆黑的夜里,无法看清对方的意图,混战一段时间后,日军怕吃亏,寻机逃走了。我军也未再追,迅速离开了公路。在行进中,发现一个日本兵懵懂中竟然跟错了队伍。因当晚我军用白毛巾扎在左上臂,作为夜间敌我识别的记号,这个无记号的日本兵很快被身边的战士俘虏,带回了营地。

           在营地的一间小屋里,那个日本兵呆呆地站着,似乎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一个20岁左右的矮小日本青年,苍白的脸上挂着恐慌,一看便知道是个新兵。由于没有翻译,花了很多周折,他才用笔写出“小岛金之助”几个字,并指指自己。游击队明白这是他的名字,也没再问他什么,给他安排了住处,让他休息,准备翌日把他送到鲁南军区。

           谁知翌日清晨,小岛金之助趁门岗小解的空隙翻墙逃跑。游击队马上进行搜捕,闻讯而来的乡亲们也自动加入了搜捕的行列。其中一位50多岁的老大娘住在村西西北角,她听到喊声,顺手从院子里抄起一根磨棍,在自己院子里搜查起来。当她来到存放牛草的小南屋时,厉声喝道:“快给我滚出来,不然一棍子砸死你。”老大娘并不知道那里藏了人,只不过是壮胆吆喝一声罢了。不料,屋角一只反扣着的席笼子竟然微微颤动。老大娘警觉地向前走去,一棍子挑翻席笼子,光头赤脚的小岛金之助露出来了。老大娘举起棍子欲打,小岛金之助双膝跪地,嘴里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像是在苦苦求饶。这样,小岛金之助成了老大娘的俘虏,很快被送到鲁南军区。

           在田村申树的帮助下,5个月后,小岛金之助成了一名工作积极的反战同盟队员。

           为了开展对日军的争取、瓦解工作,1943年5月12日,日军反战同盟山东支部鲁南分部成立,成员由被俘日军官兵经教育觉悟了的分子组成,小岛金之助为分部负责人,田村申树为组织部长,成员有中村、小山口等。

           大多数日本反战同盟成员的表现是认真负责和勇敢的。他们工作的主要内容是告诉日军要回到自己的家乡,不要来到异国侵占别人的家园,指出他们也是日本劳动人民,不要为军阀卖命;宣传八路军优待俘虏政策,缴枪不杀,不打骂放下武器的日军官兵。日军反战同盟制作印发了许多标语口号和短小精悍的传单,下发到各部队,供对日宣传用。他们还编了不少歌曲,有的则把在日本或日军中流行的曲调,填上反战的歌词对日军进行演唱,如《赤旗歌》、《民主的旗帜》、《停止战争,回国去!》等等。每逢日本的节日,如樱花节,则印发有樱花图案的宣传品、慰问袋,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送到日军手里。他们还积极参加战场喊话,向据点打电话进行宣传,做被俘日军的工作。

           二、受我鲁南军区的委派,田村申树和小山口来到了铁道游击队

           1942年4月,日伪军一万多人包围微山岛。此时,微山湖区包括铁道游击队、运河支队、微湖大队等队伍有2000多人,敌众我寡,对我形成合围之势。战斗在夜里11点打响,一直坚持到第二天中午,我方已牺牲百余人。突围势在必行,于是,岛上队员穿起早已准备好的日军服装,化装成日军,然后由田村申树和小山口与日军用旗语联系妥当后,安全突围。

           1944年秋,受我鲁南军区的委派,田村申树和小山口来到了铁道游击队。

           田村申树当时约二十四五岁,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而且带有鲁南口音,他还十分喜欢穿中国服装,经常化装成中国农民,同铁道游击队员一起,在夜间外出开展工作。他常常把对讲机接在日军专用电话线上,同驻扎在临城、沙沟火车站的日军对话,一次次做瓦解日军的工作。由于他们不懈的努力,经常有日本兵向铁道游击队投诚。为了便于向日本军喊话,田村申树和小山口更是不厌其烦地教铁道游击队员们学习日本常用语。

           这期间,田村申树与铁道游击队副大队长王志胜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1944年5月28日至6月19日,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山东地区协会(即在日华人反战同盟华北联合会山东分会,简称“解联”)召开会议,小岛金之助、田村申树被选为执行委员。

           三、田村申树和小岛金之助来到前线,每人挖了一个单人掩体,点燃标语灯的蜡烛,排成一行,展开对敌攻心宣传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日军并未立即放下武器,驻守峄县城(今枣庄市峄城区)的近2000名日伪军妄图负隅顽抗,阻止我军反攻。9月7日,田村申树带着小岛金之助,跟随八路军第八师来到峄县城东北10里的西大楼村,参加解放峄县的战斗。

           战斗前夕,田村申树让铁匠打了两把土造广播喇叭,又让小岛金之助和宣传队的同志制作了很多方形的灯笼,每个灯笼下边订有两根尖头木杆。同志们不解其意,经田村解释,方知是夜间用来对日军宣传的标语灯,上边用日语写上字,夜间点燃蜡烛特别醒目。

           在八路军强攻峄城时,田村申树和小岛金之助来到前线,每人挖了一个单人掩体,点燃标语灯的蜡烛,排成一行,扬起土喇叭进行广播,展开对敌攻心宣传。首先,广播7月11日日本人民反战联盟和朝鲜人民独立同盟的通电,号召日籍、朝鲜籍官兵向八路军、新四军投降;朝鲜籍官兵参加独立同盟打回老家去;广播8月14日日本投降后,山东军区通牒,八路军优待俘虏有关条款等等。他们还用日本家乡小调填新词,唱《思乡曲》。

           被我军包围的日军在田村和小岛的思想攻势下,部分士兵思乡厌战之情油然而生,选择了向我军投降,部分顽固士兵趁夜幕妄图逃跑,但大多数被我围歼,我军很快解放了峄县城。

           四、被俘日兵的裤袋鼓鼓囊囊,装的原来是地瓜

           峄县城有个侥幸脱逃的日本机枪射手,越过一个村庄后,天已黎明,他不敢再往前走,便钻入一块大豆田里隐藏起来,企图熬到天黑再绕道逃走。

           由于几天激战,加上连夜逃命,这个日兵又累又饿,爬进附近的地瓜地里偷扒红薯充饥,恰好被主人看见,报告了正准备向前线送饭的八路军炊事员。炊事员们放下担子,抽出扁担形成包围圈。日兵看他们没枪,便端起了歪把子机枪。炊事员们也拿出了手榴弹,一场特殊的战斗打响了。

           附近的我军指挥机关听到了枪声、爆炸声,命令一部分战士火速赶去。当战士们赶到时,炊事员已押着俘虏结束了战斗。看到增援的战友来了,炊事员们就把缴获的机枪和俘虏交给他们,又挑着担子送饭去了。

           当敌工股的同志审问日兵时,发现他的裤袋鼓鼓囊囊的,以为是武器,令其交出。俘虏掏出来,大家一看哄堂大笑,原来是地瓜。这个俘虏兵蹲在地上抱头哭起来。问他哭什么,他说回不去日本了。根据优待俘虏的政策,队员们为他端来饭菜,他却叹气不吃。

           正在这时,恰好田村申树、小岛金之助从前线回来,领导就把开导俘虏的任务交给了他们。三人见面后,小岛幽默地说:“论当兵,我没你资格老,可论起当俘虏,我可比你早。你这次是幸运的,遇上了八路军,将来我们可一起回国。”

           小岛滔滔不绝地说着,又听俘虏一会儿“哈依”,一会儿“吆西”,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已从惊恐慢慢走向平静,最后露出了笑脸,端起饭碗大口吃了起来。小岛金之助和田村申树对视一会儿,会心地笑了。

           五、一块特殊的碑

           1945年11月30日,驻临枣日军在沙沟受降前夕,田村申树随铁道游击队政委郑惕等3人与日军谈判,谈判中他用日语宣读了鲁南军区要求敌人限期缴械投降的《最后通牒》。

           1946年,田村伸树、小山口离开了铁道游击队,继而随大部队转战南北,不久,小岛金之助回国。在沈阳,田村伸树、小山口迎来了新中国诞生的大喜日子,他们一起欢呼雀跃,流下了幸福的泪水。那一刻,他们完全把中国当成了自己的家。

           新中国成立后,二人相继转业,留在沈阳工作。1958年,小山口办好回国手续,依依不舍地回到日本。1962年,田村申树也依依难舍地回到日本,并于上世纪80年代末离职退休。

           在日本,田村申树念念不忘改变了他人生道路的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1989年3月,田村申树在给原铁道游击队大队长刘金山的信中说:“真诚地感谢您及铁道游击队的每一位成员,把我这个思想幼稚的外国人,投放在每日每时所发生的军国主义军队和人民的军队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里锻炼,对我人生在世如何生活的人生观改造,有了极大的帮助。”

           两年后的1991年8月10日,田村申树又写给了刘金山一封信,信中说:“尊敬的刘金山先生:记得46年前在临城车站分手的那天,现在已半个世纪了,回忆那时的紧张生活和津浦铁道两旁微山湖畔活动的日日夜夜,想起每个队员,我一个幼稚的外国人在斗争的洪流中改造了我的人生观。……现我已古稀之年,由于身体……未能参加‘中国之游,将来身体好些一定争取看望大家,并到美丽的苏州看望老首长。”

           在枣庄铁道游击队纪念园,原铁道游击队副大队长王志胜墓地旁,立着一块特殊的碑,碑文是:铁道队不仅是中国人民的骄傲,同样也是被包括日本人民在内的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所崇敬。王大队副志胜先生是铁道队的创始人之一,他的名字将同铁道队这面旗帜一样,永远被人民所尊敬。落款为:日本友人、反战同盟士兵田村申树。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