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太行山上的红色特工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戴玉刚

           

           毛泽东曾指出,“我们要消灭敌人,就要有两种战争,一种是公开的战争,一种是隐蔽的战争。”我党情报工作的创始人周恩来说过:“有了党,就有党的情报保卫工作。”应该说,隐蔽战线的斗争是伴随着党的诞生而诞生、党的成长而成长、党的胜利而胜利的。

           抗战时期的太行山上,共产党、八路军领导的红色特工从无到有,由小到大,走过了八年艰难的战斗历程,这是一段前仆后继的斗争史,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杀。

           林一在山西开创情报工作

           1940年10月20日,一支由5男2女组成的特别小分队秘密离开延安枣园,经陕北,跨黄河,翻过吕梁山,进入山西,67天后到达八路军前方总指挥部(以下简称前总)所在地辽县(今左权县)。

           这支特别小分队平均年龄虽然只有25岁,沿途却受到中共地方党政军各方高度重视,全副武装护送。途经晋西北兴县时,八路军一二○师师长贺龙亲自出面接待,除杀了一只羊外,还送给小分队一件皮大衣、一头骡子,以示关怀。到达目的地后,日理万机的八路军前总副司令员兼北方局代理书记彭德怀、八路军前总副参谋长左权、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北方局组织部长刘锡五集体为他们接风,平时吃的小米饭改成大米、小米“二米饭”,平时每人每顿半碗炖土豆,这天每人都是一大碗。

           他们是谁?来此做什么?看看他们的简历就会明白,这支神秘小分队肩负的特殊使命:

           队长林一,女,黑龙江依兰县人,时任中共中央社会部秘书长。1938年毕业于莫斯科东方大学谍报系,在延安中共中央敌区工作委员会枣园训练班强化训练后,任中共中央特别工作委员会机要科长。12月,经组织安排,与滕代远结为革命伴侣。

           队员张箴,原名要青峰,河南尉氏县人,时任中共中央敌区工作委员会二部秘书。1934年毕业于莫斯科国际列宁学院,回国后赴延安中央党校深造。

           队员林放,又名牛天锡、郭有义,河南林县人,1934年考入北平大学法商学院。1938年赴延安,后从列宁学院调入中共中央社会部。社会部指定他到达太行后,潜回老家安阳、开封一带设立地下秘密情报站。

           队员孟寒月,又名孟庆煊,河北邢台人,毕业于中共中央社会部干部训练班。社会部指定他到达太行区后,潜回老家邢台,打入日伪机关,伺机开展活动。

           队员宗韬,女,译电员,精通上百种密码翻译。

           队员金克,原名靳选清,四川通江人,电台报务员,1933年参加红军,参加过长征和西路军作战,后在新疆新兵营学习无线电收发报。回到延安后,在枣园任报务员。

           队员任道先,又名任干,四川阆中人,电台报务员。他与靳选清一起参加红军,一起调回延安,一起学习无线电收发报,并一起被派遣到太行山从事地下工作。

           中共中央社会部赋予这支小分队的任务:一是派遣中共特工潜伏到敌占区,深入敌伪内部,搜集日伪军队、政府、警察署、宪兵队、特务机关的各种情报;二是调查日军,以及国民党军统、中统打入中共党政军根据地的特务情况。外侦内防,惩处内奸,深入开展反特锄奸斗争;三是广泛建立情报工作网点,开辟秘密交通联络站,保卫中共党政军的安全。根据中共中央社会部的指示,这支小分队可通过携带的电台直接向延安汇报工作。

           林一带领的这支特别小分队潜入山西麻田后,经过半年多的工作,初步掌握了华北、华中、东北部分地区敌我态势和情况,考察挑选了一批适合从事情报工作的特工,举办了两期特工专业训练班。同时,在搜集日伪军、政、警、宪、特情况,了解打入中共抗日根据地的敌伪特务的踪迹,保卫中共党政军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并逐步打开了局面。

           1941年7月,鉴于主客观条件基本成熟,八路军前总经请示延安,决定以这支特别小分队为基础组建八路军前总司令部参谋处情报科,对外称二科,由左权副参谋长直接领导,科长由林一担任,专职特工有张箴、刘岱、路展、柴军武,对外均称参谋。

           时隔月余,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在各战略单位成立情报组织,要求除晋察冀军区之外,八路军前总、第一一五师、第一二○师、第一二九师、冀中军区、大青山、新四军军部及其第二师、第五师等各司令部均成立情报处。

           关于情报处的任务,中央军委指出,主要是搜集日伪、国民党的军政情报,调查研究其动向,了解各方面的具体情况,进行部队侦察,查明日伪军、国民党军番号、兵种、武器、行动企图、作战地域、地形等,提供给中共党政军领导人作为制定决策的重要依据。

           八路军五级情报网

           1941年,是八路军情报工作的一个转折点。年底,八路军前总在驻地辽县武军寺村成立情报处,处长左权,副处长项本立。

           前总情报处下设四个科。一科派遣科,科长林一。秘书:徐双海、路展、白玉清。二科侦察科,对外称交通科,科长魏国运。三科无线电侦听科,对外称“天文台”,科长钱江。四科爆破科,也称破坏科,科长由项本立兼任。四科设有2名工兵参谋,分别是张宏义、杨克恭,主要负责对日伪军控制的白晋铁路实施破坏。

           八路军情报网共分为五级:一是前总情报处;二是师部情报处;三是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4个二级军区情报处;四是二级军区下属的各军分区情报处;五是县一级情报站。各军分区情报处党的关系由当地党委领导,业务上由前总情报处领导(后改由一二九师情报处及各军区领导)。唯第五军分区情报处,即八路军豫北八办始终由前总情报处直接领导。

           这里重点介绍一下潜伏在山西的情报部门:

           一二九师情报处,处长申伯纯。一二○师情报处,处长邹大鹏。一一五师情报处,处长陈士榘。

           太行、太岳军区各自有自己的情报组织。太行军区情报处处长是孔祥桢,副处长是梁军。太岳军区情报处处长由司令员陈赓兼任,副处长康福申。 太行军区下辖8个军分区都设有情报处。太行第一军分区情报处处长刘健民,主要针对阳泉、石家庄等地展开工作。太行第二军分区情报处处长刘文华,主要针对太原、榆次、太谷等地展开工作。太行第三军分区情报处处长王毓淮,主要针对武乡、武安、邯郸等地展开工作。太行第四军分区情报处处长李新农,主要针对长治、黎城、壶关、潞城等地展开工作。太行第五军分区情报处处长王百评,主要针对偏城、安阳、涉县等地展开工作。太行第六军分区情报处处长胡震,主要针对沙河、邢台等地展开工作。1943年林南战役胜利后,太行军区又成立第七、第八军分区。其中,太行第七军分区情报处处长张增安,主要针对林县、辉县、获嘉等地展开工作。太行第八军分区情报处处长崔星,主要针对陵川、晋城、焦作等地展开工作。

           两支劲旅出太行

           在山西的情报系统中,太岳军区情报处和太行军区第四军分区情报处(对外称太南八办)成绩最为显赫。

           在全国热播的电视剧《亮剑》中有一真实情节:在一场战斗中,李云龙率领的独立团消灭了一百多人的日军军官观战团。电视剧中这是一场没有情报,也没有收到上级任何指示的遭遇战,李云龙这一战打得漂亮,战争场景拍摄得也惊心动魄、痛快淋漓。但实际上,这场战斗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历史背景。这场战斗并不是遭遇战,而是一场有情报托底、有计划进攻的伏击战。原来,1942年春,驻扎在山西临汾的日军一一四师团调往山东,其情报班随之解散。此后,日军六十九师团进驻临汾,需要成立新的情报班。得到这一重要情况后,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迅速安排太岳军区情报处的特工陈涛打入日军情报班,并运作为班长。1943年秋的一天,陈涛去日军六十九师团送情报,遇到平时与之关系不错的日本翻译丸山。丸山告诉他,从北平来了一个士官学校的参观团,有180多人,过几天要去前线观战。得到消息后,陈涛赶紧派人把情报送到太岳抗日根据地。陈赓立即命令驻扎在临汾附近的三八六旅旅长王近山带部队设伏。在临汾韩略村,180多人的日军观战团除两人逃脱,全部被歼。此役,八路军消灭日军少将1名,大佐6名,下级军官120多人。这次伏击战威震敌胆,在抗日战场上是史无前例的。

           在上党战役中,太岳情报处再次发挥了“一人能顶十万军”的作用。上党战役打响前,陈赓安插在太原的“909”情报总站给驻扎在长治的太南八办发来两份情报:一份是“阎锡山为稳定史泽波,9月8日将从太原飞往长治空投电台、文件、药品及部分弹药。”获此情报,太行军区司令员李达命令韦杰带领“韦支队”前去打劫,因此装备了一个“韦支队”、一个“石支队(石志本支队)”。上党战役打响后,又是太原“909”情报站,送来决定胜负的情报。9月28日,就在刘伯承、邓小平集结冀南、太岳、太行三路纵队包围长治,连续5天攻城不下的关键时刻,刘邓指挥部在长治县北天河村收到“909”情报站发来的第一份电报,说阎军第七集团军副总司令彭毓斌率7000名官兵从祁县出发前来支援史泽波。获此情报后,刘邓指挥部决定留下冀南纵队、太岳纵队一部和地方武装佯攻长治城,令太行纵队全部、太岳纵队主力一万名官兵,利用雨夜悄悄撤离长治,兼程北上,设伏于白晋线襄垣县亭以南的常隆、上段村两侧袭击来援之敌。10月3日,已经将作战室前移到郊区黄辗镇的刘邓指挥部又接到“909”情报站发来的第二份加急电报,说彭毓斌所率部队数量有误,不是7000人,而是2万余人。刘邓大惊失色!1万人对2万人,后果不堪设想。对于刘邓来讲,战局此时已到极其严峻的时刻:如果1万人的打援部队被阎军吃掉,彭、史两部合兵一处,不仅长治城拿不下来,而且围攻长治的部队腹背受敌,极有可能全盘皆输。更为严重的是,此时战事稍有不慎,将直接危及到正在重庆与蒋介石谈判的毛泽东的生命。于是,刘邓急忙调整战斗部署,急调在长治佯攻的冀南纵队主力火速北上投入打援,并要他们冒着兵家大忌,白天行军,赶往屯留,得以最后全歼敌援军。

           太原“909”情报总站的前身是太行军区第二军分区情报处,首任处长是彭德怀的秘书刘文华,该军分区敌情最为险恶。1942年6月,刘文华牺牲后,张箴接任处长。不到半年,张箴被俘。军分区司令员曾绍山只好兼任情报处处长,副处长由赵增益和沈少星担任,继续开展对敌斗争。1945年后,太行第二军分区情报处划归太岳情报处管理,改称“909”情报总站,总站设在太原东缉虎营。站长齐平、政委周竞是一对夫妻搭档。上党战役中,决定胜负的加急情报以及“装备两个支队”的军事情报就是齐平、周竞夫妇提供的。

           在山西,除了太岳军区情报处外,太行军区的太南八办事处也声名显赫。太南八办潜伏在平顺县东寺头村,主要任务除窃取日军军事情报外,还针对驻扎在陵川、晋城一带的国民党二十七军进行统战。

           太南八办首任主任李新农是北京人,毕业于日本东京医科大学,曾任国民党鹿钟麟部的“客卿”秘书。太南八办下设三个科:一科调查科,科长崔星,副科长李自强;二科联络科,科长田时风,副科长黄醒民;三科材料科,科长由李新农兼任,主管秘书吕嘉琦。1943年4月,八路军新一旅机关合并到太行第四军分区之后,太南八办下设一股(派遣股),股长崔星;二股(部队侦察股),股长江涛;三股(材料整理股),股长仍由李新农兼任。

           太南八办当时在潞城、长治、壶关下设三个情报分站。潞城情报站潜伏在台东村,向潞城、长治方向开展工作。长治情报站先是潜伏在东坡村,后来前移到老顶山的双桥庄,主要针对长治城里的日军开展工作。壶关情报站潜伏在固村北岭、川底南山,主要面向白晋路、荫城、韩店方向开展工作。

           1942年,日军华北方面军在太行山实施“C号计划”。第一阶段,围攻太岳;第二阶段,围攻太行;第三阶段,围攻林县。目的是彻底消灭中共的一二九师和国民党的二十二军和二十四军,将抗日根据地变为日军的“治安区”。

           “C号计划”中有一个特一号,那就是日本特务机关针对八路军首长的“斩首行动”。执行“斩首行动”的是驻扎在潞安(长治)的益子挺进队和大川挺进队,任务是,以益子重雄为队长的益子挺进队袭击八路军总部,刺杀彭德怀、左权;以大川桃吉为队长的大川挺进队袭击一二九师师部,刺杀刘伯承、邓小平。两支挺进队的队员大部分是在日本、中国、朝鲜接受过特别训练的职业军人,每支小分队含军官4人,士兵100人左右,另附雨宫宪兵曹长指挥的中国汉奸20人,共计120人左右,身穿八路军军装,携带无线电收发报机、重机枪等各种装备。5月25日,化装成八路军的益子挺进队发现八路军前总,并将这一情报报告给正在潞安指挥作战的日军第一军参谋长花谷正,使日军及时调整战斗部署,对八路军前总全线围击,导致左权牺牲。

           为给左权报仇,彭德怀安排八路军特务团成立特别行动小组,追杀益子挺进队,并由林一责成太南八办提供情报。为确保万一,林一亲自潜入祁县,召见祁县地下党负责人刘秀峰。最终在祁县地下党的协助下,消灭了益子挺进队的一个小队。

           抗战期间,因为太南八办提供的情报及时准确,八路军曾火烧日军在长治的飞机场,打掉日军石圪节煤矿的碉堡,并活捉驻扎在五里后村的日军古渡一郎等。太岳情报部门和太南八办因此被称为太行山上的两支劲旅。

           太行特工派往全国各地

           鉴于八路军前总被日军偷袭的惨痛教训,1942年8月,前总由上南会村移至麻田村。中央军委调抗大副校长滕代远担任前总参谋长兼情报处长。根据工作需要,八路军前总情报处改设四个科,一科派遣科,科长还是林一;二科交通科,科长康福申;三科材料科,科长张衍;四科总务科,科长马溪山。

           滕代远上任后,主持召开八路军前总第一次情报工作会议。前总情报处、一二九师情报处、各军区情报处处长出席会议。会议明确前总情报处主要任务是搜集战略情报,各军区、军分区情报处、站的任务是搜集战役、战术情报。从此,情报工作的重心是:

           一是以军事调查为主,在地域上以敌占区为主,而尤以敌占大城市、重要交通线、敌伪高级指挥机关为宜。在情报的要求上以战略侦察为主,但对原有参谋处二科(股)的侦察任务,不仅不能放弃,而且要配合战略侦察发展与扩大。

           二是搜集日、伪、友各方面的军政情报,调查和研究其军政动向,了解其各方面的具体情况,特别是对日军,尤需进行长期有系统的调查工作,达到清楚了解日军的一切。

           三是加紧对伪军、伪组织上层进行情报联络工作,要利用伪军、伪组织在太平洋战争中所发生的动摇情绪,积极地在伪组织上层分子及伪军高级军官的动摇分子中进行联络,争取他们供给我们各种军政情报,提供物质帮助和居住掩护等。

           四是抽调得力干部,潜伏到敌占区进行情报搜集工作,各军分区尤其要设法物色潜伏对象,大胆放手地使用他们。

           在抗战中期,八路军前总召开如此高规格、大规模的情报专门会议,尚属首次。前总第一次情报工作会议后,林一向中共中央社会部提出加强前总情报处工作的诸多建议。之后,中共中央社会部派遣李成、席一两人到前总情报处一科,协助林一从事派遣工作。从这个时期开始,八路军情报部门分期分批有计划地向全国各地派遣太行特工。

           从太行山上派遣出去的红色特工称呼林一的代号是“娘家人”。林一与每一个经她手派遣出去的特工都有一个独立的联系代号。比如,她和北平王岳石情报系统联系,她是“25号”;她和河北张鸿烈情报系统联系,她是“31号”;她和东北郑平情报系统联系,她是“007号”。尽管这样,派遣到全国各地的太行特工都习惯称呼她是“娘家人”。

           称呼林一是太行特工的娘家人,有两个原因:首先,八路军前总情报处从创建到撤销,林一始终是一科的科长。一科是干什么的?派遣。派遣工作是情报工作的重中之重。派遣科非同其他科。这个科选派的特工全部实行单线联系,且一要胜任,二要可靠,三要有人脉。林一对特工的选择非常苛刻,且享有“特权”。彭德怀、左权等前总首长说过:只要是林一相中的人,无论现在做什么工作,都要放下来;无论是什么干部,职位多高,都要让出来。像抗大六分校教育长姚继鸣、冀南军区情报处副处长贾建国以及张鸿烈、王文治、王伯彦、徐楚光、刘建华、曾洁光、马黎光、史怀善等,都是从领导岗位上调过来,然后被派遣到敌占区做情报工作的。

           另外一个原因,她是前总情报处第二任处长滕代远的夫人。1942年,滕代远接替左权一直到情报处撤销,滕代远始终兼任情报处处长。夫妻二人始终并肩战斗在隐蔽战线的最前沿。

           从1942年到1945年,经林一派遣到北平、太原、邢台、邯郸、石家庄、张家口、安阳、洛阳、郑州、天津、东北瓦房店及华东等地的特工以及由这些特工发展的关系及交通员,有170多人。这些特工在华北、东北、华中敌占区大城市均建立情报站、交通点,基本上形成了以山西为中心的地下情报网。

           抗战期间,八路军对敌斗争的每一场胜利,几乎都是太行特工的情报在支撑。新中国成立后,一大批太行特工被授予将军衔,如钱江、魏国运、张衍、柴军武、梁军、王毓淮等。可以说,党的隐蔽战线是党和国家革命事业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是党的钢铁脊梁,是共和国的忠诚卫士。

           八路军前总情报处的撤销

           抗战转入大反攻时,为了消灭最后侵华日军和紧跟其后的中国汉奸,实现由游击战向运动战的转变,中共中央于1945年8月11日发出指示,要求各战略区编组“超地方性的正规兵团”。20日,中央军委决定各战略区就现有兵力迅速抽出1/2或3/5,编为野战兵团,以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

           遵照这个指示精神,刘邓命令所属太行、太岳、冀南和冀鲁豫的八路军部队,分别编组成1-3万人的野战兵团。同时,中共中央决定成立晋冀鲁豫军区,任命刘伯承为司令员,邓小平为政委。晋冀鲁豫军区辖冀鲁豫、冀南、太行和太岳4个二级军区,以及刚起义的国民党第三十八军之第十七师,共29万余人。各二级军区的主要负责人是:冀鲁豫军区,司令员王秉璋,政委张釜;冀南军区,司令员杜义德,政委李菁玉;太行军区,司令员秦基伟,政委李雪峰;太岳军区,司令员王新亭、政委聂真。至此,八路军前总完成历史使命,奉命撤销,改编为晋冀鲁豫军区。

           根据中共中央指示,晋冀鲁豫军区成立后,八路军前总情报处撤销。至此,情报系统有一大批太行特工光荣牺牲。前总情报处处长左权牺牲;太行第二军分区情报处处长刘文华牺牲;太行特工康福申、李德全被敌人活埋。仅长治情报系统就牺牲23人。其中:长治站牺牲13人;潞城站牺牲5人;壶关站牺牲5人。

           前总情报处撤销后,大部分太行特工调入新成立的晋冀鲁豫中央局国军工作部,其余的特工分别调入城工部、社会部和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情报处。自此,晋冀鲁豫军区下属各军区情报工作的重点是:

           太行军区:以太原、安阳、新乡、郑州、石家庄为重点,主要掌握山西阎锡山部及豫北王仲廉三十一集团军的情况及动向。

           太岳军区:以西安、洛阳、郑州为重点,在加强对胡宗南军队工作的同时,还要注意运城、临汾及阎锡山军队的动向。

           冀鲁豫军区:以开封、商丘、徐州为重点,加强谍报侦察,掌握刘汝明、孙震以及周磊、区寿年集团的动向。

           冀南军区:境内基本无国军驻大城市,向平津、石家庄等地进行军事谍报工作。

           晋冀鲁豫军区:着重向徐州、开封、郑州、洛阳、信阳以及河南省国民党高级领导机关进行派遣、建立情报组织,搜集国军战略、战役情报,着重掌握刘峙集团的情况和动向。

           东起连云港,西至西安,北起安阳,南至武汉,这样的布置,既为看守解放区的南大门,又为以后向南发展创造了条件。

           太行山上的红色特工为新中国的成立默默奉献,甚至献出生命。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敌占区潜伏期间,与日军、伪军、国民党要员有着特殊关系,因此新中国成立后基本上属于“根不正,苗不红”之类,他们中有一大部分人曾被怀疑、被批斗、被打倒,甚至被屈杀。特殊的使命和极其严格的保密纪律,使他们不仅对自己的同事保密,而且对自己的父母、爱人、子女保密。长期以来沉寂在历史的角落,隐姓埋名,忍辱负重。但是,他们忠于党,忠于自己的信仰,是党的钢铁脊梁,是共和国的忠诚卫士。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