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八路军成立暗杀队为左权报仇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戴玉刚

           

           

           

           报仇!报仇!!报仇!!!

           1942年10月10日,八路军在山西辽县(今左权县)为左权举行公葬,八路军总部、一二九师师部全体战士和5000余军民怀着悲愤的心情送别左权将军。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在墓前说:“给烈士行礼并没有完事,今后还要做三件事情,第一件是报仇!第二件是报仇!!第三件还是报仇!!!”一时间,“为左权将军报仇!誓将抗日战争进行到底!”的呼声响彻天地,现场有500多名青年报名参军成立独立营。左权的牺牲地辽县因此更名为左权县,新谱的《左权将军之歌》传唱太行,为左权报仇的呼声空前高涨。

           八路军前总副司令员彭德怀亲自找特务团团长欧致富谈话,命令他务必除掉日军益子挺进队,为左权报仇。八路军前总情报处也电令太行各军区情报处,设法刺探益子挺进队的活动情况。

           接受任务后,欧致富在八路军特务团精心挑选了一批队员,安排特务团参谋处参谋刘满河负责训练,伺机行动。

           1942年腊月,潜伏在山西平顺县东寺头的八路军太南办事处地下特工弟敏学、李庚鑫通过在潞安(今长治)特务机关做饭的内线得知:春节前后,益子挺进队有一个小队要去祁县参加宴会。主任李新农迅速将此情报通报祁县辖区的太行第三军分区情报处,副处长王毓淮得此情报非常高兴,迅速向八路军前总情报处林一作了汇报,请求前总情报处提供祁县的内线,以便摸清益子挺进队聚会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此时,林一是八路军前总情报处一科科长。说起林一,她可是个传奇女侠。林一原籍河北省武邑县,1917年生于黑龙江省依兰县,原名刘书兰,曾用名王晶殊、李黎光,到延安后改名林一。她19岁就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秋就被党组织派到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八分校学习谍报。抗日战争爆发后,21岁的林一和部分同学经新疆返回国内。到延安后,先是在位于枣园的中央特别工作委员会(对外称中央敌区工作委员会)培训后,分配到机要科工作,后任机要科科长。经组织介绍,1938年与时任中央军委参谋长的滕代远结为革命伴侣。

           1940年1月,23岁的林一出任中央社会部秘书长,对内负责机要、收发、管理及秘书各科工作;对外协调中央办公厅和军委二局、部队锄奸部、地方保安处以及敌占区往来的文件、信件、电报、情报等工作。除此之外,她还专门负责保管社会部特别经费的领取、发放、结算。1940年12月,中央社会部派出以林一为组长的情报工作保卫组,前往晋东南八路军前方总部,执行保卫我党我军的反敌特斗争任务。工作组直接受北方局领导,授权可直接向延安中央社会部汇报情况。

           1941年秋,林一被任命为前方总司令部情报科科长,直接受左权副参谋长领导。当年冬,为适应形势变化,前方总司令部成立情报处,林一改任情报处一科(派遣科)科长。

           为左权报仇也一直是林一的心愿。益子挺进队在十字岭实施“斩首行动”时,林一和彭德怀的夫人浦安修藏在一个山洞里三天三夜没吃喝,差点饿死。

           林一需要益子活动情报的祁县,环境特别恶劣。日军的“三光政策”使抗日根据地进一步缩小,党政军机关不得不离开祁县潜伏到榆社。抗日阵营内的一些胆小动摇分子也逃跑或叛变投敌,县长、独立营营长、公安局局长、交通局局长等先后投敌,叛变分子就在县城日伪机关做事,祁县地下工作相当险恶,仅存的地下特工都是林一派遣进去的,只与其单线联系,不便让更多人知道。

           为确保万一,林一马不停蹄赶往祁县,亲自召见祁县地下特工负责人刘秀峰。

           林一潜赴祁县布机关

           祁县位于山西省中部,太岳山北麓,太原盆地南部,汾河东岸。因古时有“昭馀祁泽薮”(长杂草的积水地带)而得名。祁县地当通衢,有两条驿路通过。一条是秦陇等地北上必经之路,另一条是由晋中通往晋东南的孔道。子洪口东有板山,西有白寺岭,海拔均在1100米以上,沟宽500米,长20公里,双峰对峙,形成天然关隘,是进出上党门户,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1942年,日军在白晋线东观与子洪口两据点间的鲁村及祁县城东南下古县村增设两据点,企图扼制八路军在祁县附近平川的活动。

           时任祁县抗日政府县长兼独立营营长刘秀峰,山西榆社县人。太行三专署武乡籍专员武光汤奉前总命令送刘秀峰潜伏祁县时,刘秀峰才29岁。

           林一把太行第三军、第四军分区情报处侦知的情报与刘秀峰交了底,嘱咐他发动潜伏在祁县的内线完成三项任务:一是摸清益子挺进队小队在祁县宴会的时间和地点;二是设法将执行任务的前总特务团成员安全带进县城;三是前总特务团成员进城不带武器,武器由祁县地下党准备,以匕首、短枪为主。之后,林一把特务团团长欧致富精心挑选的31名暗杀队员的资料交给刘秀峰,嘱咐他“见机行事”。

           接受任务后,刘秀峰迅速通过潜伏在祁县维持会的线人侦知益子挺进队在祁县聚会的时间是大年三十,又通过潜伏在祁县商会的线人打听到益子挺进队聚餐的地点大德兴饭庄。紧接着,潜伏祁县的内线利用各自的关系为潜入祁县执行暗杀任务的前总特务团成员办好“良民证”。腊月二十八、二十九,具体执行这次任务的“杀手”——前总特务团参谋处参谋刘满河和他的队员分批混入祁县城。

           手刃日军显神威

           大年三十晚上,刘满河他们三三俩俩进入大德兴饭庄,有的化装成跑堂忙前忙后,有的化装成朋友异地重逢,有的化装成商人洽谈生意,分别布置在益子挺进队的周围。晚10时,刘满河以甩杯为号,除特队的杀手们一个个亮出匕首,同时动手。而此时,特务们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毫无戒备。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发生得这么快,更没有想到,他们的对手竟敢来到日军的心脏,找上门来算账。清醒过来的日军开始反抗,桌子、椅子、盘子……凡能拿到手的东西都成为他们反抗的武器,整个饭店打成一团,狼藉满地。

           见八路军人多势众,狡猾的日特小队长松井借混乱之机想跳墙溜走。除特队战士王晚红快速冲上去,双手抓住松井的双腿。松井拼命往上爬,王晚红使劲往下拽,僵持不下。这时松井大喊起来。对面不远处就有一个日军炮楼,如果惊动炮楼里的日伪军麻烦就大了。刘满河发现此情况,快步冲上前去,从后面捅了松井一刀。因没有捅到要害,松井喊叫得更加厉害。刘满河只好拔出手枪,结果了松井的性命。这时炮楼上的伪军叫喊起来,询问是怎么回事,除特队中一位会日语的干事用日语冲着炮楼的伪军骂了几句,伪军便不吭声了。伪军们向来知道,日军横行霸道,祁县城没人敢惹,也知道他们在此喝酒,还以为他们是酒后滋事,所以也就没再追问。

           枪一响,刘满河知道不能久留,这时益子挺进队一个小队的队员已被全部杀死,头颅已被砍下,任务已经完成,于是马上下达撤退命令。

           时隔一日,长治城、祁县城、太原城分别出现益子挺进队特务的人头……

           八路军在祁县暗杀益子挺进队小队的行动,引起益子挺进队其他特务的恐慌。为避免八路军继续追杀,日军第一军司令岩松义雄经请示华北司令冈村宁次同意后,最终下令解散了臭名昭著的益子挺进队。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