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揭秘一座八路军的兵工厂:太行军区军工六厂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高乃援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这是贺绿汀1937年创作的《游击队歌》中的一句歌词,说的是在游击战争中我游击战士武器弹药的一种来源。但这种来源的前提是打赢敌人,才可能缴获一些武器弹药;那么靠什么能打赢?靠的是自己的武器弹药!

           据我所知,八路军在很早以前就建造了许多地下兵工厂。这里说的“地下”,有两层涵义,其一是严格保密;其二是一旦遇到敌人来扫荡,能立刻转移。1941年,黄崖洞兵工厂就曾因日本人来扫荡而转移过。抗战胜利后,那些兵工厂就相对稳定了,基本上不再有转移之事发生。本文介绍的就是这样一座兵工厂。

           太行军区军工六厂,坐落于山西黎城县西井镇彭庄村。这座建在太行山深处的兵工厂始建于抗战时期,是一座专门制造七九步枪子弹的子弹厂,当时的番号是“复茂兴”,职工对外通讯时用的地址是“昌盛货栈”。

           厂房和机器设备都因陋就简,全厂的动力靠一台蒸汽锅炉带动一台发电机发电,机器设备都靠传动轴和皮带轮拖动。制造子弹的原材料主要是两大类:铜和火药。铜用来制造弹壳和弹头,弹壳所用的黄铜(铜合金)和弹头所用的紫铜(纯铜)都是从各地收购来的。用化铜炉熔化后,铸成铜锭,再碾成铜片,最后冲成弹壳和弹头;火药由兄弟厂供给。弹壳里装的片状无烟药(推进剂)直接由兄弟厂调入,底火(俗称“火帽”)里用的“灵药”(引爆剂)是由氯酸钾、硫化锑、玻璃粉和雷汞四种成份按一定比例配置而成,这四种成分都由其他化工厂提供,当时距离军工六厂四十华里外的左权县隘峪口村就有一座军用化工厂。

           厂房和机器设备虽然简陋,但对产品质量的要求却一丝不苟,否则,若生产的子弹质量不佳,是以多牺牲我军将士的生命为代价的。厂里严格按照英国伯明翰的技术标准进行生产。全厂虽然见不到指导生产的工程师,但那些个“土八路”却十分了得,硬是在极其简陋的机器设备上生产出完全合格的子弹。厂里设有专门的检验部门,对出厂子弹进行严格的质量检验。一批子弹造好后要进行试射,如发现1%以上的子弹是“臭子”,则整批子弹都不能出厂。

           子弹的端部,在“底火”的两侧对称地打上两个“F”,“F”是英文的第六个字母,表示该子弹是军工六厂制造。

           全厂职工在抗战时期实行供给制,和部队指战员没什么两样,解放战争时期实行薪金制。我是1948年六七月间经厂里的老人介绍入厂当童工的,那时的青壮年都上前线打仗去了,厂里大约有四分之一的职工是童工。当时解放区也有通货膨胀的压力,因此职工的工资不是以钱币(当时人们花用的是冀南银行券)为计量单位的,而是以实物“饻饻”为单位,一个饻饻包涵一定数量的米、面、油、盐、布等生活必需品,发工资的当天才公布一个饻饻折合成冀南银行券的数量。我入厂时的工资是27饻饻。

           1948年下半年,厂里开展“刘伯承工厂运动”,口号是“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在运动中我得了三等奖,除了获得少量奖品外,工资也由27饻饻涨到28.5饻饻。厂里的职工资格越老,挣得饻饻越多。那时的一个饻饻大约合现在的人民币10元左右。

           当时厂里实行10小时工作制,到了冬天,天不亮就上班去,天大黑才回到宿舍。全厂有近千名职工,每月大约生产十万发七九步枪子弹。

           这些子弹在战场上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例如,1945年秋,毛泽东主席赴重庆谈判,国民党反动派趁机挑起上党战役,刘伯承、邓小平指挥的晋冀鲁豫军区部队给予敌人强有力的反击,经过大约半个月的激战,我军歼敌三万五,前方总指挥陈赓生擒国民党第八集团军副司令兼十九军军长史泽波。军工六厂距离战场不足百公里,为这次大战源源不断地提供子弹。在后来的平津战役以及攻克太原的战斗中,军工六厂生产的子弹都发挥了很大作用。

           1949年5月,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早已结束,華北孤城太原也已解放,华北已无战事。军工六厂的历史使命宣告结束。

           军工六厂的职工在最后一任厂长孙永福的带领下,分期分批离开了山沟,走向太原河西,去筹建第二工具厂(其实是军工厂),后来政策有变化,不建第二工具厂了,改建太原重型机器厂。如今太原重型机器厂的离休干部中,有不少都是当年太行军区军工六厂的老人。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