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明宣宗朱瞻基谋立两位皇后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程彩霞

           朱瞻基,明仁宗朱高炽嫡长子,生母张皇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二月生于北平燕王府。其时,祖父成祖(朱棣)为燕王。永乐九年(1411年)朱瞻基被册为皇太孙。仁宗即位后立朱瞻基为皇太子。朱瞻基于洪熙元年(1425年)六月即位,宣德十年(1435年)正月去世,终年38岁,在位10年,谥号为“宪天崇道英明神圣钦文昭武宽仁纯孝章皇帝”,庙号宣宗,葬于景陵。

           宣宗聪明、英武,深受祖父成祖的喜爱。据说,他出生前夕,成祖梦见太祖授之以大圭,上镌“传之子孙,永世其昌”8字;宣宗满月时,成祖见到他,喜出望外,兴奋地说:“儿英气溢面,符吾梦矣。”因此宣宗一出生就被成祖视为能实现皇帝梦的祥兆,因而对他另眼相待。成祖篡位后,因讨厌仁宗,不愿立他为太子,曾密问阁臣大学士解缙。解缙先是回答说:“皇长子仁孝,天下归心。”成祖不语。解缙又说:“好圣孙!”意指朱瞻基,成祖颌首。所以仁宗能在永乐二年(1404年)被立为太子,朱瞻基起了很大作用。

           朱瞻基幼年时期便被视为皇位接班人,是明朝第一个接受嗣君系统训练的皇帝。成祖在为他慎选经师授“帝王之学”的同时,还注意培养他处理政务的能力,凡是巡幸征讨都带他在身旁,让他增长见识,加深阅历,熟悉军国大事,为宣宗后来成为合格的君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洪熙元年(1425年)六月,仁宗即位不到一年就驾崩,宣宗即位,改元宣德。他在母亲张太后和内阁大臣的辅佐下,在位期间文治武功颇有建树,吏治民生也很有起色。先是在宣德元年(1426年)八月亲征,平定叔父朱高煦的叛乱,彻底制服这位猖狂一世、自不量力的亲王。同年,他果断决定从交趾撤兵,放弃交趾,使国家摆脱与交趾作战而不能自拔的困境,南部边境局势因此稳定下来。接着依靠内阁,开始整顿统治机构:一是整肃问题严重的都察院,严惩贪污成性的官员;二是精简机构,裁减冗员;三是授权内阁,选拔人才;四是改革地方官制,在一些省份设置巡抚,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控制;五是实行惠民之政,减轻民困,缓和社会矛盾。因此,宣宗在位10年,国家政治清明,官吏守法,百姓安居乐业,社会稳定,府库充盈,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但是,宣宗统治时期也是明朝由盛转衰的起点。人口流亡现象虽有所遏制,但仍是影响社会安定的严重问题。宦官权势开始膨胀。明太祖末年已起用宦官,到成祖时宦官大受重用,被成祖当作监视内廷和外朝、打击异己的工具,常令出使、监军,但控制较严。宣宗时,宦官继续永乐时期的职责,而且宦官镇守十三布政司(这一行为明朝仅见仁、宣两朝),监视民事;设内书堂,对宦官进行正规教育,并授予宦官批答章奏之权。宦官既有文化,又有批答章奏权,“内阁之拟票,不得不决于内阁之批红”,为后来屡屡出现的宦官专权打开了大门。

           宣宗有着十足的太平天子本色。他既较好地履行皇帝职责,也充分享受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力所带来的快乐。他喜欢打猎,耽于逸乐,谁要是不识时务,就此上疏进谏,他决不容忍,总是加以惩处。他还常常玩出花样,拿朝臣作为玩耍的工具,将他们戏弄一番,从中取乐。他尤其喜欢斗蟋蟀,屡屡下诏要各地进献上好的蟋蟀,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促织》中描写的华阴县不少百姓因官府催征促织而家破人亡的惨状,罪魁祸首便是宣宗,因此人们又称他为“蟋蟀皇帝”。宣宗对自己的才气颇为自负,常将自己的诗文赐予臣下,炫耀一番;并爱到仁智殿看画,然后评论一通。在绘画方面,他倒是内行,有一幅《戏猿图》,据说是他画的,画中将黑猿攀树悬臂取果的憨态描绘得十分传神,另一幅《花下狸奴图》笔墨工细,栩栩如生。

           宣宗在私生活方面也玩出花样,即位不久,亲自编、导、演了一幕更换皇后的闹剧,为他的子孙们更换皇后做出了“榜样”,因此,他有两个皇后,一个是胡皇后,另一个是孙皇后。他还有一个吴贤妃,丹徒人,是在他当太子时进宫的,宣德三年(1428年)八月生下皇子朱祁钰,被封为贤妃。正统十四年(1449年)八月,明军在土木堡被蒙古瓦剌部落打败,随军亲征的英宗朱祁镇被俘。九月朱祁钰被拥立当了皇帝,是为景帝,吴妃被儿子尊为皇太后。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英宗复辟,削去她的太后尊号,仍称为宣庙贤妃,成化年间(1465—1488年)死去。对待妃嫔,宣宗虽没有折磨、虐待,但因为他的生育能力低(他只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致使10个妃子因为无子女在他死后被迫殉葬。有一个凤阳人郭嫔,进宫才20来天,就被迫殉葬,死前写下一首《楚声》以自哀,辞曰:“修短有数兮,不足较也。生而如梦兮,死则觉也。先吾亲而归兮,惭予之失孝也。心凄凄而不能已兮,是则可悼也。”真是可怜!

           软弱无能的胡皇后

           胡皇后,闺名胡善祥,济宁人,在家中女孩排行第三。胡善祥的大姐早在洪武年间被选进宫中当了女官,颇受重用,父亲胡荣因此授官锦衣卫百户。永乐十五年(1418年),胡善祥被选为皇太孙妃。由于太孙深得成祖的喜爱,爱屋及乌,成祖对胡善祥的父兄也很厚待,在胡善祥被册封为太孙妃前,已授胡荣为正三品的光禄寺卿,并封她兄弟胡安为府军前卫指挥佥事,专门侍候太孙。

           由于大姐早已入宫,父亲胡荣又当了多年与皇宫关系密切的锦衣卫官员,胡善祥进宫前,对宫中的生活有所了解,也听说过皇太孙,知道皇太孙聪明才俊、能文能武。不过,她丝毫没想到自己竟被选中当他的正妻!因此,当她身着织金绣凤礼服,坐在迎亲凤轿中,想到有幸与这样如意的丈夫共度一生时,两片红霞早已飞上面颊,心中如同有只白兔“突突”直跳。

           胡善祥性格温顺、端庄稳重,不太爱说话,为人厚道、有礼。与皇太孙结婚后,生活颇幸福。不仅婆婆(仁宗后张氏)对她疼爱有加,皇太孙对她也是关心爱护,兄弟胡安又在身边,不像别的妃嫔无依无靠。因此胡后沉浸在幸福中。

           随着时光的流逝,胡后开始忧虑起来:结婚几年了,仍没生下一儿半女,丈夫是皇位继承人,自己身为他的嫡妻,倘若不能为他生下嫡子,岂不是大大失职了吗?偏偏自己体弱多病,又不能很好地侍候丈夫的衣食起居,真是心中有愧呀。丈夫对自己虽然仍是关心爱护,但对与自己同时嫁给他的孙嫔却是更加爱恋。孙嫔长得貌美如花,人又聪明伶俐、能言善道,常常和丈夫在一起玩耍,丈夫一看到她,总是喜笑颜开。不过,孙嫔对自己倒一直恭恭敬敬,礼数周全,加上也没能生个儿子,应该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威胁。

           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六月,成祖去世,八月仁宗继位,皇太孙被册立为太子,胡善祥被册立为太子妃。第二年六月,宣宗即位,立即册立胡氏为皇后、孙氏为贵妃,胡安也升了官,胡后的心暂时踏实下来。胡后常到婆婆张太后的宫中侍候,张太后爱给她讲些为妻之道,胡后记在心上。宣宗是个太平天子本性十足的人,大量的时间都花在游戏、玩耍上,胡后见了,就劝他要注意身体,多操心国事。宣宗开始还能耐着性子听胡后的规劝,几次下来便厌烦了,甚至跑到母亲张太后那诉苦,对皇后流露出深深的不满,胡后在他心中的位置不断降低。

           而孙贵妃从不规劝宣宗,她总是顺着宣宗的性子,不仅常陪他玩,而且常说些令宣宗顺耳的话,宣宗和她在一起很轻松,也很舒服,因此对她越来越宠爱,于宣德元年(1426年)五月,册立她为“皇贵妃”,并赐金宝。按照封建礼制,皇后有金宝、金册,贵妃只有金册,从来没有金宝,更不加“皇”字。宣宗为了孙贵妃不惜违背祖制,可见他对孙贵妃的宠爱到了何等的地步。对此,胡后虽然很生气,但她个性软弱、心地善良,根本想不出或者就不会想到采取有效措施来对付孙贵妃。

           宣德二年(1427年)十一月,胡后听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孙贵妃生了一个儿子!胡后很奇怪,从来没听说过孙贵妃怀孕呀;但也不可能是假的,皇上经常和她在一起嘛!可恨自己身体太差了,一点不争气,连一儿半女也不能生,现在孙贵妃生了皇长子,母以子贵,皇上对她更加宠爱了,怎么办呢?胡后在坤宁宫中很着急,但又想不出什么对付的好办法。

           一直关注着皇嗣的大臣们,一听说孙贵妃生了皇长子,她又极受皇上的宠爱,便纷纷上表请立孙贵妃的儿子为皇太子,宣宗看了这些奏表喜笑颜开,连连点头。胡后得知这一消息,泪流满面,又气又愧,气皇上太宠孙贵妃,愧自己枉为皇后连个儿子都生不出,看来也不会生了。皇上年已30岁,才得第一个儿子,立嗣是件大事,必须早定。按照规定:立嗣,有嫡立嫡,无嫡立长,自己身为皇后,不能生下嫡长子,已经失职,不能再因此耽搁立嗣大事了。于是,胡后不得不数次上表,请皇上早定国本,立孙贵妃的儿子为太子。

           宣德三年(1428年)二月,仅4个月大的朱祁镇被立为太子。胡后知道自己的皇后之位岌岌可危了。这个月的一天,内阁大学士杨士奇请求皇后召见,胡后答应了。当杨士奇跪拜起身,看见胡后端庄典雅的脸上露出一丝哀愁时,眼睛顿时湿润了,过了许久才费力地说明了来意。他是来劝说皇后主动让位给孙贵妃的,他说,只要皇后让位,皇上答应衣食、侍从等待遇不变。他又说,皇上本来不忍心这样做,只是皇后的身体一直不好,不能很好地履行皇后的职责。胡皇后潸然泪下,她已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这么快……

           宣德三年(1428年)三月,距立皇太子仅一个月,宣宗就下诏宣布册封孙贵妃为皇后,诏中说:“皇后胡氏因为多病,不能承担皇后的职责,又因为没有生子,所以怀着谦退的心情,上表请求退位。朕因为念及夫妻之义,坚决不肯同意,但她再三请求,朕只有答应她退居别宫,她的尊号、服食、侍从一切照旧。”就这样,胡后被迫主动上表辞让,退居长安宫,赐号“静慈仙师”。

           胡后退位后,才知道太子不是孙贵妃的亲生儿子,而是“阴取宫人子为己子”,孙贵妃早就在觊觎自己的位置,她对自己的恭恭敬敬都是有目的的。皇上逼自己退位,张辅、夏原吉、杨士奇等大臣都不同意,张太后起先也不同意。自己要是事先知道这些,想办法与他们取得联系,采取相应对策,或许能阻止孙贵妃的阴谋得逞。唉,一切都晚了……

           胡后无过被废,天下人听说了都很同情她。张太后也很怜悯她,经常召她到清宁宫,陪自己说话,宫中只要有宴请,太后都命令胡后坐在孙后的上方,孙后虽然不高兴,也不敢反对。宣宗后来对废后的事也有点后悔,曾自嘲说:“这是朕少年时做的事。”为自己做的事开脱。

           正统七年(1442年)十月,张太后去世,胡后痛哭不已,惟一关心自己的人死了,自己活着已毫无意思。第二年,这位明代第一位被废的皇后凄然离开了人世。虽然杨士奇请求将她按皇后葬仪安葬,但其他朝臣不同意,最后按照妃嫔的葬仪将她葬在金山。

           天顺六年(1462年),孙后死去,英宗皇后钱氏对英宗说:“胡皇后贤惠、无罪,却被废为仙师。她死后,大家都怕孙太后,因此殓葬都没按照她应享有的规格去做。”并劝英宗恢复胡后的后位。英宗在征求了大臣李贤的意见后,于第二年恢复胡后的后位,修建陵寝,但不立陵名,也不祀庙。胡后孤零零一人躺在冷冷的墓中,死后的尊荣对她来说,已毫无意义。

           抢占中宫的孙皇后

           孙氏,邹平人,祖先均是农民,父亲孙忠花钱买了个鸿胪序班的小官,后出任永城县主簿。据说孙氏的母亲去田里干活时,将她生在田埂上,当时有几万只乌鸦围住她,噪叫不停。孙氏小时候便以貌美如花、聪明伶俐闻名县城内外。宣宗的外婆彭城伯夫人正巧是永城县人,听说过孙氏的美色,进宫看望女儿张妃时,屡屡对女儿提起孙氏的貌美、聪明。言者有意,听者有心,当时张妃正为日渐成人的长子物色妃嫔,既然母亲十分中意孙氏,又是家乡人,是个合适的人选,因此,张妃决定选孙氏入宫。当时孙氏只有10来岁,还未成年,明成祖命张妃将她留在自己宫中抚养。永乐十五年(1417年)太孙完婚,选济宁胡后为妃,孙氏为嫔。

           孙嫔婚后见到胡妃,心里非常不服气。认为自己不仅比胡妃长得漂亮,为人处事也比胡妃灵活、乖巧,又是太孙外婆和母亲亲自选中的,且已在宫中生活了多年,熟知宫中的情况和宫礼宫规,主客观条件都比胡妃优越,何况胡妃的出身也不比自己高多少,为什么当上皇太孙妃的是她,而不是自己。史书上没记载诏选胡氏为妃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孙嫔太过乖巧,心计太多,不够厚道,不够安分守己的缘故吧。

           孙嫔岂甘心居于胡妃之下?聪明的她深知,一切关键在于得到太孙的宠爱,一旦太孙当上皇帝,自己只要没什么差错,就有代替胡妃的可能。于是,孙嫔一方面对胡妃恭恭敬敬,殷勤侍候,以免引起她的警觉;另一方面充分施展自己的魅力,百般讨太孙的欢心。

           婚后初期,太孙对胡妃和孙嫔一样喜爱,随着时间的推移,太孙对孙嫔的宠爱远远超过了胡妃。太孙是个喜欢享乐、玩耍的人,他才华横溢、精力旺盛,胡妃的端庄、淳厚、稳重,在他看来,不免有些呆板、拘谨。她常常生病,又总爱和自己讲些大道理,规劝这个规劝那个,和她在一起,时间一长便觉得沉闷、乏味,产生不了任何激情;孙嫔却是魅力无穷,她漂亮、灵活、能说会道,总说些令自己十分入耳的话,她又会玩,也爱玩,身体还好,和她在一起,妙趣横生,轻松快活,令自己充满活力。

           洪熙元年(1425年)六月,宣宗即位。他想册立孙嫔为皇后,但胡妃是成祖所立,又为母亲喜欢,出于理智,他还是册立胡妃为皇后,孙嫔为贵妃。孙贵妃这时已为宣宗生下一个女儿,她很清楚自己在宣宗心中的份量,现在成祖、仁宗都去世了,虽然军国大政仍要禀报张太后,但宣宗是大权在握的皇帝,自己不用再把心思深藏,该是采取切实措施的时候了。

           在一个花好月圆的夜晚,孙贵妃撒娇地对宣宗提出一个要求,即要宣宗赐她一枚金宝,改封号为“皇贵妃”。孙贵妃的这个要求违背了礼制,宣宗不免为难,但一看到孙贵妃那千娇百媚的姿容,宣宗决定为她破例一次。于是,宣宗到清宁宫中去请示母亲,张太后起先不肯,但架不住儿子的多番请求,只好答应。宣德元年(1426年)五月,宣宗下诏封孙贵妃为皇贵妃,赐她金宝。这一来,孙贵妃就和胡后一样,拥有金宝金册,称呼都有一个“皇”,与胡后的距离大大缩短了,孙贵妃的第一步成功了。

           宣宗接受过嗣君的系统训练,即位以后,在母亲张太后和几位重要大臣的辅佐下,将朝政治理得有声有色,对此,宣宗颇为自得,自我感觉良好,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年过30尚未生子,作为皇后的胡氏还“不识时务”屡屡在面前说些“不要安于享乐”、“要把精力多放在朝政上”之类令他十分反感的话,因此他下决心废掉胡后。孙贵妃摸清了宣宗的心思,不失时机地向宣宗挑明自己想当皇后的愿望,两人一拍即合,开始共同谋划废掉胡后。

           宣德二年(1427年)十一月,宫中传出“孙贵妃生皇长子”的特大喜事,对此,史书上明确指出:这个皇长子决非孙贵妃所生,而是“阴取宫人子为己子”。没有宣宗的支持,孙贵妃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做,因此,“孙贵妃生皇长子”是宣宗和孙贵妃合谋的第一个结果,皇后胡氏蒙在鼓里,而生下皇长子的宫女从此下落不明。皇长子出生第八天,一些朝臣即揣宣宗之意,纷纷上表请立为皇太子,胡皇后为大势所迫,也只好数次上表请早定国本。早已成竹在胸的孙贵妃却惺惺作态,虚伪地表示:“皇后病好了,自然会有子,我的儿子怎么敢在皇后儿子之前立为太子呢?”宣宗则迫不及待了,于宣德三年(1428年)二月册封仅仅4个月大的皇长子朱祁镇为皇太子。母以子贵,孙贵妃夺取后位指日可待了。

           尽管孙贵妇已“具备”了做皇后的必要条件,但更换皇后是件复杂的大事,明朝自成立以来还未有过先例,况且“宠艳妃废元后”一向为道德舆论所抨击。不过,宣宗是个做事很周密的人,想做的事一定要做到。他一边在宫中大肆制造胡皇后失职、孙贵妃有德的舆论,一边频繁到母亲宫中争取支持。张太后并不喜欢孙贵妃,她曾抚养孙贵妃多年,对孙贵妃的本性十分清楚,但孙贵妃倒没犯过什么大错误,对胡后也是恭恭敬敬,胡后生病她总是殷勤照顾;而胡后虽然不错,毕竟未生出一儿半女,确实没有尽到应尽的职责,皇帝坚决要废她,硬要阻拦不是个办法,于是张太后建议宣宗倾听几位重要辅臣的意见后再作决断。

           一天,宣宗召见张辅、蹇义、夏原吉、杨士奇、杨荣,对他们说:“朕年过30还没有一个儿子,现在幸亏孙贵妃生了儿子,自古以来都是母以子贵,只是中宫不知该怎么处置?”说完,举出胡后的几件过失。杨荣早已知道宣宗的心思,于是带头表态:“凭这几件过失就可以废胡后了。”宣宗又问:“废后有先例吗?”蹇义回答说:“宋仁宗曾降郭后为仙妃。”其实宣宗是明知故问,旨在提醒这几位大臣,废后古来有之。夏原吉和杨士奇始终没有说话,宣宗不满,就问他们为什么不说话,杨士奇这才开口说:“臣对于皇后,就像儿子侍奉父母一样,胡后就是我们的母亲,我们是她的儿子,哪有儿子议论废母的道理。”委婉地表示对废后的反对。张辅、夏原吉也不同意废后,一直默不做声,在宣宗的再次询问下,才表态说:“这是件大事,容臣等详细议论后再答复皇上。”宣宗有些不高兴,就说:“这种事需要提交给外廷议论吗?”一向顺从皇帝意旨的蹇义连忙表态说:“此事古来就有,无需外廷言论。”杨士奇反问说:“宋仁宗废郭后时,孔道辅、范仲淹率十几位大臣进谏,被贬职,史书上至今还在称赞孔、范等大臣的义举,怎么能说外廷无需议论废后之事呢?”宣宗见大多数人都不同意废后,只好暂停这个话题。从宣宗那一退出来,杨荣就对夏原吉和杨士奇说:“皇上早就想废后了,不是我们臣子所能阻止的。”言外之意是说夏、杨他们不识时务。杨士奇反驳他说:“皇上今天列举的胡后过失,根本不能成为废她的理由。”这句话提醒了杨荣,回到家中,他绞尽脑汁,想了一夜,才列举出胡后的一大堆所谓过失。

           第二天早上,宣宗又在西角门召见这几位大臣,问他们议论得怎么样了?杨荣连忙把他列举出的二十几条胡后的过失奉上,哪知宣宗才看了一两条,便勃然大怒:“胡后何曾做过这些事?宫中难道没有神灵监视吗?”杨荣拍马屁过了头,懊恼不已,他不知宣宗尽管想换皇后,但对胡后并不是没有一点感情,再说要是胡后真的做了那么多坏事,岂不是皇上和皇太后的失职?宣宗狠狠地瞪了杨荣一眼,便回过头来问杨士奇有何话说,杨士奇回答说:“汉光武帝废后以后,曾在以后的诏书上说:废后只是异常之事,并不一定给国家带来好运,颇有悔意;宋仁宗后来也很后悔废后之举,希望陛下慎重考虑。”宣宗又没能得到大多数的支持,非常不高兴,只好再次停止这个话题。当然,宣宗决没有知难而退,他很清楚这几位大臣的禀性,过了几天又召见他们议论这件事。杨士奇没有办法,只好甩出挡箭牌,说:“太后对这件事肯定有主张。”当他得知正是太后让皇上找他们商量时,知道再阻止也没有用了,只好回到家中仔细思考处理的办法。当宣宗单独召见他时,他先是问宣宗,胡后与孙贵妃相处得怎么样?宣宗说:“相处得非常和睦,朕只是看重皇子,而皇后命中无子,所以想将皇子的母亲正位中宫。现在皇后又病了几个月了,贵妃天天去看她,慰藉很勤。”杨士奇说:“既然这样,可以趁皇后有病,劝她让位,这样做,进退有礼,恩宠不衰。”宣宗听了连连点头,对杨士奇的信任又增加了几分,并把劝导胡皇后主动让位的任务交给了杨士奇。杨士奇接受了这个任务,但提出一个要求,即希望皇上善待胡后,像待孙贵妃一样。宣宗连忙答应,并表示决不食言。

           孙贵妃得知胡后答应主动让位,欣喜若狂,她极力控制自己的兴奋,装出吃惊的样子,不肯接受皇后的位置,其实恨不得立即换上皇后的服饰,搬进坤宁宫。宣宗同样虚伪,明明更换皇后是他和孙贵妃共同谋划的,却在废后的诏书中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说废后是因为胡后不能履行皇后职责,因此要辞后位,朝中大臣也力劝废后,所以才听从胡后和大臣们的意见。并在诏书中把孙贵妃大大地夸赞了一番,说她德冠后宫,又生了皇太子,当皇后是理所当然。

           由于杨士奇等大臣没有将自己的意见坚持到底,宣宗废后的闹剧上演成功。宣德三年(1428年)三月,距立皇太子仅一个月,孙贵妃如愿以偿地登上了皇后之位。胡后则退居别宫,赐号“静慈仙师”。

           随着孙贵妃抢占中宫的成功,她的父兄地位大大提高,父亲孙忠被封为会昌伯,食禄千石;哥哥孙继宗先是授官锦衣卫,后来成了明朝第一个典兵的外戚,并封为侯爵。孙贵妃一当上皇后,她的父亲便连忙回家乡大肆炫耀,宣宗不仅赐给他们一首诗以示恩典,而且还让宦官陪行。他们回来之后,宣宗和孙后亲自登门慰劳。孙后的继母董氏更是频频出入内宫,恩赐不绝。与此同时,胡后的家人却备受冷落,一蹶不振。

           孙后这人不甘居于人下,有时还很虚伪,但倒也不是个坏女人,并没有因为自己富贵至极就为所欲为。她从胡后手中夺取后位,内心也有过愧疚,因此有时会做出几件被人称赞的事来。宣德十年(1435年)正月,朱祁镇继位,是为英宗,孙贵妃被尊为皇太后。英宗想给她的侄子们封官,请示她时,遭到拒绝,但英宗多次请求,她只好答应,不过因此几天不高兴,她说:“我们家人对国家又没有功劳,为何要滥授官职,凡事都是盛极必衰,一旦他们犯了罪,我也不能庇护他们了。”孙太后还一直为自己同意英宗让她的哥哥孙继宗典兵而后悔,因为按照明朝制度,外戚是不允许典兵的。正统初年,国子监祭酒李时勉因为得罪宦官王振,被枷锁于国学门前示众,有人求助孙太后的父亲孙忠,孙忠立即出面保奏。孙太后知道此事后,把英宗叫到太后宫中询问此事,英宗推说不知道,孙太后说:“既然不知道,那怎么说是皇帝的旨意?”因此要英宗马上放人,英宗只得将李时勉释放。天顺元年(1457年)十月,英宗准备将建文帝(朱允?)长期遭幽禁的两个儿子文奎和文圭释放,身边很多人反对,孙太后却支持他这样做。这才使文奎和文圭得以重见天日,并被妥善安置。

           孙太后没有多少政治才能,也不过多干预朝政,但由于身处太后的位置,在国家政治事务中还是发挥过一些作用。正统十四年(1449年)英宗在土木惨败后被敌方抓获,兵部尚书于谦为首的一批廷臣准备拥戴英宗的弟弟朱祁钰当皇帝,尽管朱祁钰不是孙太后所生,但国家不可一日无君,孙太后很明智地给予支持。景帝朱祁钰即位后重用于谦等大臣,成功地进行了首都保卫战,将明朝从危难中解救出来。景帝很感激孙太后的支持,尊她为上圣皇太后,自己的生母吴贤妃为皇太后,孙太后在宫中的地位依然稳固。由于景帝即位,英宗失去了被用来要挟明朝的价值,因此,景泰元年(1450年)八月,英宗被送回北京,景帝将他囚在南宫门。景泰八年(1458年)正月,景帝病重,孙太后想等景帝死后仍由英宗复位,就派宦官曹吉祥去征求于谦的意见,于谦坚决不同意,孙太后非常生气。不久,徐有贞、石享、曹吉祥等人乘景帝病重,发动宫廷政变,迎英宗复位,事先得到孙太后同意,太后还要她的哥哥孙继宗在政变中多加出力。

           英宗虽不是孙太后所生,却是由孙太后抚养成人的,孙太后对英宗十分关心爱护。英宗被捕期间,孙太后不但筹措赎金,而且经常给他寄去衣服和食物,叮嘱他要爱惜身体;英宗回京后被囚在南宫7年,孙太后常常去看望他,给他带去关心和安慰;孙太后最后支持英宗复位,体现了她对英宗的爱护之心。英宗复位后,打破宫规,为孙太后上徽号为“圣烈慈寿皇太后”,这是明朝开国以来皇帝第一次给后妃上徽号。从英宗的这一举动中也可以看出他对孙太后的感激和敬爱。

           天顺六年(1462年),孙太后离开人世,被谥为“孝恭懿宪慈仁庄烈齐天配圣章皇后”,与宣宗合葬于景陵,并拊太庙。尽管后来英宗听从他的皇后钱氏和辅臣李贤的建议,恢复胡氏的后位,但并不影响她在墓中永远陪伴宣宗。

           按照封建社会的正统观念来看孙太后,她无疑是明朝第一个有劣迹的皇后,史书上提到她时,总贬多于褒。但作为一个女人,能让丈夫和儿子为她两次违背祖制,并正位宫中三十余年,最后还得到善终,可谓是幸运之至!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