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海南读史杂记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张森奉

           去年金秋,我到海南各处游览,深深为海岛的椰风绿韵、碧海蓝天以及特区的高楼大厦所吸引,期间走访了一些名胜古迹,颇有感触,遂写杂记数则,作为纪念。

           苏公祠里想苏轼

           在海口游五公祠时,发现与此紧紧相连的还有苏公祠,不禁兴致勃勃。相传苏轼(字子瞻,号东坡)被贬来海南后,曾在此寄宿,诵读诗书,指导居民开凿双泉,命名为“浮粟泉”,题泉上亭名“洞酌亭”。此处南宋时就留下了“东坡读书处”的遗迹,元代改为“东坡书院”。院内修祠,供东坡画像,陈列苏东坡在海南的事迹,名“苏公祠”。

           《琼台记事录》中说:“宋苏文忠公之谪儋耳,讲学明道,教化日兴。琼州人文之盛,实自公启之。”苏轼在海南作出的最大贡献是传播文化。可见一个人做了好事,人民是不会忘记他的。

           我曾通读苏轼在海南时所作的诗文,感到他在这里所作的诗,都较以前少了锐气,少了朝气,也少了才气。原因无他,这是处于高压威慑及一贬再贬的打击下才会如此的。

           他在海南所作的诗中,常流露生活的愁苦凄惨、处境的孤独寂寞,即使有的诗显露出豁达乐观的情趣,也使人感到是笑中含泪。人们常说宋诗不如唐诗。苏轼是大文豪,才华与抱负决非不如李白、杜甫与元稹、自居易,只是宋朝文禁严厉、文字狱多,苏轼就曾因写诗险蒙“叛逆”之名而定死罪,以后又屡遭贬谪。

           他曾写诗形容自己的外貌与心情,说:“心衰面改瘦峥嵘……畏人默坐成痴钝。”(《侄安节远来,夜坐》)流放到遥远的海南后出不了好诗,并不奇怪。只是,这太可惜,令人慨叹。

           苏轼当年贬谪在海南昌化(今儋州市中和镇),传说苏轼与儿子在桄榔树中盖了一间茅屋居住,称之为“桄榔庵”。元代在此建东坡祠,明清两代重建并修缮过,并名之谓“东坡书院”。

           儋州市位于海南岛西北面,如今属洋浦自由经济开发区。我在四川时,就听说四川的眉山县与儋州市结成友好县市,相互促进经济发展,四川人前往儋州投资办实业的不少。当年苏轼被谪贬流放的偏僻之地,如今已面目一新,成为举世瞩目的自由经济开发区了。如此情形,估计苏公当年是难以想像的吧。

           我因不满足于海口苏公祠的陈陋空乏,很想去儋州看看,可惜行程安排匆促,未能如愿,深以为憾。

           海瑞墓前谈海瑞

           海瑞戏从“文革”后,似已被冷落在一边了。这些年,海瑞几乎被遗忘了,但到了海南,却又不能不想起海瑞,因为海瑞是海南人,他的墓就在海南。

           海瑞墓坐落在海口市秀美区滨涯村南侧。“北有包青天,南有海青天”,去瞻仰的人都是怀着对这位清官、好官的崇敬心情去凭吊的。

           海瑞(1514—1587),字汝贤,号刚峰,生于明正德九年,卒于明万历十五年。海南琼山府城朱桔里人,回族。其祖父海俅明代从军,自广东番禺迁徙来海南,落籍于此。

           海瑞一生廉洁奉公,史载他死时行囊中仅存俸金八两及旧衣数件。皇帝封典海瑞为二品官,其棺柩从南京运回琼州时,白衣冠送者夹道,祭奠者百里不绝,家家绘像祭之,可见人们对这位敢于为民请命的清官多么爱戴。

           但海瑞一生并不顺遂。他36岁时中乡试成举人,进京会试,两次均不第。45岁才擢升为浙江淳安县知府,推行清丈、均儒,吏治有好名声。嘉靖四十五年,他52岁时任户部主事,上《治安疏》,批评世宗皇帝迷信道教,不理朝政等事,次年二月被诏逮下锦衣卫狱,后转往刑部狱。幸好十二月世宗嘉靖皇帝病故,颁遗诏,获恩释免职。

           隆庆三年,他任应天巡抚,疏浚吴淞江,简化税制,压制豪强,平反冤狱,革新吏治,做了不少实事好事。可是在57岁时又受排挤,被革职回家乡琼山,闲居整整15年。直到72岁那年,才又被朝廷起用,为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他严惩贪污,得罪的人太多,因此累遭弹劾,两年后病逝于任上。在封建时代,清官好官难做,海瑞的一生是相当坎坷的。

           海瑞戏自清末后在京剧中就有,京剧名须生马连良的《大红袍》是保留节目,曾在解放前后亮相。“文革”中,研究明史的专家吴晗因一出《海瑞罢官》遭到批判,后竟丧生;马连良1961年初演出了《海瑞罢官》,在“文革”中也丧生,这使得海瑞成为人人皆知的历史人物。正因如此,海口的海瑞墓在“十年内乱”中遭到了浩劫。

           海瑞墓入口处,有“海瑞陈列室”,这五个字是廖沫沙亲笔题写的。我问一位陈列室的工作人员:“海瑞如今这个墓是真的吗?”

           回答:“当然是真的,墓碑就是最好的物证。”

           我早就注意到这块劫后犹存的墓碑了。墓碑上有“万历十七年己丑岁二月二十二日午时吉旦敬建”。碑上古迹斑斑,确是400年前留下的古碑。

           但我还是忍不住问:“‘文革时期,墓破坏了没有?”

           “当然喽!这墓被砸毁,坟被刨开过!”

           “发现遗骸吗?”

           “有头发、骨骸等物,但都被毁了!”

           我没有再说什么。这里确是海瑞的真冢,但曾被刨坟暴尸骨,隔了多年才又重新修建起来。说是真墓,已无海公真骸,夫复何言!

           “海瑞陈列馆”里有海瑞画像。他身着大红袍,戴乌纱帽,左手持朝笏,正襟端坐着。他是一个白眉白须、高颧长脸的瘦削老者,一脸清正廉洁之气,看了令人肃然起敬。

           我站在海瑞像侧,请同行者为我拍一张照片留念。

           冯子材不应是讽刺对象

           我很喜欢海南的通什市。这里气候宜人,鲜花盛开,槟榔映翠,市容整洁。到通什后,我们往北到牙蓄岭参观“海南省民族博物馆”。在它的历史展厅里,收藏着各朝代的海南历史文物。在这里面,我发现了冯子材的有关资料。

           冯子材(1818—1903),清末将领,广东钦州(今属广西)人。他行伍出身,早年曾随张国梁镇压太平军,升至提督。1884年,法国侵略军进犯滇桂边境,两广总督张之洞起用冯子材。

           当时,冯子材年已古稀,以广东高、雷、钦、廉四府团练督办参加抗战。次年二月,任广西关外军务帮办。在当地人民支持下,他率部在镇南关(今友谊关)、谅山大败法军,不可一世的法军司令尼格里在此役中受重伤,闻风丧胆。老将冯子材因此成为清末爱国将领中的佼佼者。只可叹清朝腐败透顶,打了胜仗仍由李鸿章出面与法国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

           我以前并不知道冯子材曾在海南驻防并有政绩。通过这次参观,看到了一些有关冯子材在海南活动的情况和资料,虽然不多,但可以看出,他在海南的开发中是起过作用的。这使我想到了冯子材当年率领包括海南黎族士兵在内的粤军大战法军的情况。冯子材因治军有方,令粤军面貌一新,士气大振,作战骁勇,为人称道。

           只是在这次参观中,女讲解员讲到冯子材时,使用了讽刺的贬义词,将他说成是一个可笑的、“吹大牛”的、想治好海南却实现不了诺言的清廷武官,对他的抗法功绩却一字未提。

           参观出来后,出于一种责任感,我对那位讲解员善意地建议:“你全部过程讲得都非常好,就是关于冯子材的评价,是否提请馆里研究一下,无论如何要肯定他是一位清末抗法的爱国将领!”讲解员点了点头。

           我想,以后这个博物馆在讲解到冯子材这个历史人物时,或许会从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角度,来改变一下解说词的。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