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江桥抗战:“九·一八”后抗日第一枪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郑学富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中国人民经过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1931年11月,黑龙江抗日义勇军总司令马占山将军率领守军奋起反击日本侵略者,以江桥抗战率先打响了“九·一八”事变后武装抗日的第一枪。

           “九·一八”事变揭开了东方战场的序幕

           1931年9月18日夜10时许,皎洁的月光洒在东北的黑土地上,显得异常静谧,秋风萧瑟。沈阳城北4公里处的北大营,中国东北边防军的精锐第七旅的6000多名官兵进入了梦乡。在距离北大营约800米处的茂密的高粱丛中的柳条沟,爆炸声骤然响起,日本人修筑的南满铁路铁轨被炸开了2米。几分钟后,日本关东军在夜色中扑向北大营,酣睡中的东北军第七旅官兵被震耳的枪炮声惊醒,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关东军策划的,由铁道“守备队”自炸路轨,栽赃嫁祸于中国军队,并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北大营,发动侵华战争的巨大阴谋。而此时的东北军第七旅官兵一片混乱,张学良的爱将、第七旅旅长王以哲不在北大营,沈阳城里的东北军参谋长荣臻手足无措,而东北军的统帅张学良也一时联系不上。此时荣臻想起了张学良曾经说过“避免与日军发生冲突”的命令,于是,正在等待命令的第七旅接到了指令:“不抵抗,即使勒令缴械,占领营房,均可听其自便。”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第七旅官兵开始撤退。可是日本关东军仍然气势汹汹地猛冲过来,东北军的大量武器尚被鎖在仓库里无法取出,只好赤手空拳突围,本应保家卫国的国家军队在敌人的进攻面前竟然落荒而逃。而进攻北大营的日军数量还不及第七旅的十分之一。荣臻在《九·一八事变之经过情形》中说:“士兵个个持枪实弹,怒呲欲裂,狂呼若雷,群请一战,甚有抱枪痛苦者,挥拳击壁者。”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的军队在蒋介石密电“不许抵抗”的命令下节节撤退。“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长期以来推行对华侵略扩张政策的必然结果。也是企图把中国变为其独占的殖民地而采取的重要步骤。它同时标志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开始,揭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战场的序幕。

           马占山江桥抗战举义旗

           “九·一八”事变的次日,日军侵占沈阳,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日军就占领了辽、吉两省,并逼近黑龙江省,当时省城是齐齐哈尔。日军要占领齐齐哈尔,必须经过洮(洮南)昂(昂溪)铁路上的嫩江大桥。为了实现全盘控制东北,日本侵略者赤裸裸地伸出魔爪。

           1931年10月16日,张学良报经蒋介石批准,任命马占山代理黑龙江省主席、军事总指挥。马占山接到任命后,立抗日名将马占山即从黑河昼夜兼程赶往齐齐哈尔,就任黑龙江省代主席。就任后,马占山发表宣言:“于此国家多难之秋,三省已亡其二,稍有人心者,莫不卧薪尝胆,誓救求危亡,虽我黑龙江一隅,尚称一片干净土……尔后凡侵入我省者,誓必死一战。”亲赴前线激励抗日将士,并宣布成立黑龙江军临时总指挥部,以便统一指挥。马占山任总指挥,副司令谢珂任副总指挥。调兵遣将,积极备战,委朴炳珊为省城警备司令,以加强省城防卫:任王南屏为黑河警备司令,接替马占山的遗缺:将东北屯垦军3个步兵团、1个骑兵团、1个炮兵营编为步兵第一旅,开驻大兴以南布防。其中骑兵团到富拉尔基以西对景星方向警戒。至1931年10月29日,基本完成了从江桥到榆树屯和昂昂溪的以铁路为轴线,纵深约40公里、宽约10公里的三道防御阻击阵地部署。以约3个旅的兵力布防于嫩江北岸,扼守嫩江大桥,时刻准备迎击敌人。

           11月4日上午,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从江桥车站北进,通过嫩江桥后向大兴车站以南的中国军队阵地进攻。马占山部奋起迎击,将敌击退。该日夜,日军连续炮击后,乘船百只偷袭,待船近北岸时,潜伏在芦苇内的中国军队突然开火,日军死伤落水者众,余皆退回。此日中国军队伤亡300多人,日伪军伤亡1000多人。日军集中兵力,在飞机和炮兵的支援下连续进攻,均被守军击退。日军低飞投弹的飞行员大佐新一郎亦被击伤。5日上午,战斗极为激烈。日伪军8000多人在大炮和飞机掩护下,从左右两路渡江。当船到江心时,中国军队猛烈还击。中午,马占山赶到前线指挥,从15时血战到日暮。日军被迫向后撤退,由进攻转为就地防御。其后方勤务分队大部被我迂回的骑兵所歼灭。6日,关东军以主力第2师团投入作战。马占山亲赴前线指挥,日军以优势炮火和飞机、坦克掩护,形成拉锯。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在敌机连续俯冲扫射、狂轰滥炸而我方完全没有高射炮火拦击的被动局面下。智勇双全的将士们“以20人为一组,仰卧地上,用步枪向上射击”,竟然击落了敌机一架。事后检查其残骸“两翼有26个子弹洞”,此为中国对日作战史上所击落的第一架敌机。

           12日,日军又调来援兵,加强进攻。马占山孤军奋战,后援无继。尽管中国军同仇敌忾,奋勇异常,但连续鏖战,很多士兵几日未睡,粮食断绝,得不到任何增援。而日军源源不断地得到大量补充和增援,敌强我弱的局面日趋严重。18日下午,马占山将军不得不痛苦地下令撤出战斗。19日,日军5000多人侵占齐齐哈尔,省会迁至海伦,江桥之战结束。江桥抗战历时半个月,是“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军队对日军的第一次有力抵抗。

           江桥抗战的深远影响

           江桥抗战虽然失败了,但作为中国军队不顾张学良不抵抗政策而对日本侵略者的第一次大规模抵抗。马占山奋起抗战,深受全国人民称赞,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

           1931年11月12日,蒋介石致电马占山:“此次日本借口修理江桥,忽复进寇黑省,我方采取自卫手段,其属正当。幸赖执事(指马占山)指挥若定,各将士奋勇效命,得以催败顽敌,保全疆土,虞电驰闻,何胜愤慨。执事等为党国洒耻,为民族争存,振臂一呼,全华轰动,人心未死,公理难泯,莽莽前途,誓共努力。临风雪涕,不尽欲言。”

           19日,蒋介石再次致电马占山:“巧电诵悉,悲愤填胸,莫可言宣。我军连日奋战,为国争光,威声远播,中外钦仰,至堪嘉慰。兹已急催张副司令派队援助矣。临电驰念,不胜依依。”遗憾的是马占山没有等来张学良的援助。为激励马占山部的抗日士气,国民政府于1931年11月17日,正式任命马占山为黑龙江省政府委员兼黑龙江省政府主席。

           国内各大报均以大字标题报导江桥抗战,社会各界通过不同的方式慰问前线将士,由邹韬奋主办的《生活周刊》评论道:“这种保卫国土,宁死不屈的精神,实为中华民族前途生路之所系,使世界知道我国军人非尽无耻,为民族争回不少光荣。”上海福昌烟公司还专门生产了“马占山将军香烟”,其广告词就是:“愿人人都学马将军”。1931年11月17日《滨江时报》发表评论说:“黑龙江中国的军人在日军的横暴下,孤军奋战。嫩江河畔赤血,是中国血性男儿的瑰宝,黑龙江的中国军队,是真正的卫国勇士。九一八事变后,我们对中国军人不能不怀疑,究竟有多少可杀敌,我们在极度的失望下,我们在失辽、吉两省的50天后,发现黑龙江的马占山是足以当中国军人四个字而无愧。”各地群众自动组织慰问团、后援会,捐钱捐物,支持黑龙江抗战,众多青年学生投笔从戎,加入抗日义勇军。

           江桥抗战,不仅国民党政府给予充分肯定,而且共产党方面也同样肯定了马占山将军和江桥抗战的历史地位。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毛泽东主席在中共“七大”政治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在曲折的道路上发展起来的。这个战争还是在1931年就开始了。”1939年,马占山到延安医治枪伤期间,得到了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的关照,并特地为他召开了隆重的欢迎大会,尊称他为“抗日英雄”。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