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毛泽东这样过春节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王树人

           《辞海》“春节”条:“今以夏历元旦 ,即正月初一为‘春节。”中国人过春节的历史,可以上溯到远古时代。据说,传说中的三皇五帝里的颛顼以农历(阴历)正月为元,初一为旦,这就是“春节”的最早由来。但从那时起一直到民国时期,这个传统节日都被称为“元旦”,并不叫“春节”。直到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使用“公元纪年法”时,“元旦”才正式确定在公历1月1日,同时还确定将农历正月初一称“春节”。因为此文是综合一些有关史料简述毛泽东是怎样过春节的,所以就把毛泽东在共和围成立前的过年(元口)统一称为过春节。

           在大柏地打欠条让红军吃上年饭

           1929年2月9日春节这天,红四军来到瑞金北陲十几里人烟稀少的大柏地。部队在一个名叫前村的村庄停下来,军部住进了村中的王家祠。时任红四军党代表、前敌委员会书记的毛泽东坐于祠内的一只禾桶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感到胸间特别沉重,心灵在承受着“败走麦城”的痛苦。这是因为红四军离开井冈山进入赣南后连连失利,二十八团党代表何挺颖、军部独立营营长张威等人牺牲在战场;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赣敌刘士毅部正以3个团之众在背后紧迫不舍。想到这些,毛泽东不禁凄然伤神。但他更没有忘记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必须停下来搞到一些吃食,算是对将士们有个“交代”。

           毛泽东把想法对时任红四军军长的朱德说了,并叫人找来军需处处长范树德,向他交代了一个重要任务:“找到两个团的司务长,要他们一定想办法搞到酒菜,让官兵们吃上一餐年饭。”范树德也知道年饭的重要性,何况多数连队已经断炊,大家两餐没吃东西了。他召集十几个司务长在一起计议一番,决定先向群众打欠条,凡是吃物,全部过秤登记。范树德将这个办法一报告,毛泽东说:“就这么办吧,总不能叫大家饿着肚子打刘士毅!”

           因为对红军不了解,所以前村的群众听说有支几千人的队伍开过来了,纷纷躲避上山,连过年的鸡鸭鱼肉都来不及带走。红四军以连队为伙食单位,严格执行先过秤算价再打欠条的手续,把群众家的吃物收集起来,还杀了几头猪,大家忙碌到午后2时,才吃上了一顿很久未见的丰盛饭菜,还喝了米酒,算是过了年。毛泽东对吃得高兴的战士们说:“大家过了好年,吃饱了打刘士毅!”

           农历大年初一,是作揖拜年的喜庆日子。追敌刘士毅部钻进了红军的伏击圈。两军相逢勇者胜。濒临险境的红军官兵,人人与敌拼死相搏。刘士毅部从未遇过如此顽强拼搏的对手,被打得溃不成军,两个团基本被歼,800多官兵成为俘虏。此役的获胜对于红四军来说太重要了,这支几乎已是弹尽粮绝的部队不但得到了两个团所携带的枪弹和银钱,还打击了追敌的嚣张气焰,其余追敌闻讯,就在于都一线停止了追击的脚步。

           1929年5月,从闽西回师的红四军路过大柏地时,向前村的民众兑现了所欠的款项。

           在广昌活捉国民党县长后过春节

           1930年1月27日,撤离闽西回师赣南的红四军到达广昌县的尖峰后,毛泽东看见一路上走着办年货的农民,才想起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于是想到“怎样让大家过上一个像样的春节”的问题。第二纵队司令员胡少海也有这样的考虑,来找毛泽东计议。毛泽东说:“是呀,我们应该好好过个年,叫化子也有年节呢。”然后他又对胡少海说道:“少海呀,这么说我们得要打广昌了,拿下了县城,春节就好过。”胡少海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我这就派人去广昌城打探敌情,要他们连夜赶回来。”

           第二天凌晨4时,派去偵察的战士赶回尖峰,报告说广昌县城没有敌人的正规部队,只有一支200余人的靖卫团。毛泽东听后对胡少海说:“胡司令,天赐良机啊,赶到广昌城去过年吧。”大年三十这天,红四军第二纵队突然出现在广昌城外,摆开架式以凌厉攻势向守敌发起进攻。出乎意外,该县靖卫团大部分兵丁已回家过年,只留下几十条枪唱“空城计”。红军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城池,胡少海自带一个连扑向县府“衙门”。国民党广昌县县长车福正与太太在美美地品味佳肴,忽被城外的剧烈枪声惊得掉了筷子。这个可怜的县长,一餐年饭还没有吃到一半,就连同太太成了红军的俘虏。

           红军轻取广昌县城,过上了热闹而丰盛的春节。因为缴获了国民党县政府的一批银洋,每个官兵还得到了一份“压岁钱”,大家别提有多高兴。毛泽东高兴地对胡少海等人说:“广昌过年,好运连连啊!”

           与儿子毛毛嬉戏玩耍过春节

           1932年10月3日至8日,中共苏区中央局在江西宁都召开了全体会议。在“宁都会议”上毛泽东被解除军权(红一方面军总政委),调离前线召回后方。1934年1月21日,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沙洲坝开幕,2月1日结束。会议选举毛泽东等175人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毛泽东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原任的人民委员会主席的职务由张闻天担任。这样,毛泽东所担任的最后一个实职被剥夺了,他成了一个完全挂着虚名的“主席”。

           1934年2月13日,一年一度的春节又来临了。尽管战争局势是那样的险恶,沙洲坝的军民仍旧沉浸在节日的氛围中。上午10时,在“元太屋”的围院里,毛泽东的夫人贺子珍正带着儿子毛毛在大樟树下玩。毛毛是贺子珍所生的第二个孩子,已经3岁了,正是会讲话到处乱跑的时候,活泼可爱。毛泽东对这个孩子十分喜欢,给这个排行第五的儿子取名为毛岸红。毛毛想起爸爸,吵着要找爸爸。贺子珍抱起这个3岁孩童,哄着说:“毛毛乖,爸爸在看书呢。”正说着,毛泽东从房间里走出来,一边走一边说:“好啊,爸爸带毛毛玩。”毛泽东从夫人手里接过毛毛,又是绕着大樟树互相追逐,又是让小孩夹着竹杆“骑马”,即兴玩耍了一个多小时,贺子珍站在一旁,望着丈夫和儿子逗玩,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受。她深知,丈夫这些年来不断受到排挤与打击,名义上是苏维埃政府主席,在政治上的处境甚至不如一个普通的军队指挥员。在丈夫受到冷遇的日子里,来看望他的人越来越少,到后来成了像毛泽东在延安说的“连鬼也不上门”。闲暇之余,毛泽东除了在家“相妻教子”,陪同小儿玩耍,又有什么可当排遣呢?

           这天上午,毛泽东与毛毛有滋有味地玩耍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贺子珍来叫父子俩去机关食堂吃年饭,毛泽东才抱着毛毛进屋。春节里与小儿嬉戏玩耍,在毛泽东忙碌奔波的一生里很是难得,这也是他在中央苏区过的最后一个春节。

           被长枪连请去吃年夜饭

           1940年的春节,毛泽东是在延安过的。春节前夕,老连队杀猪宰羊,而组建不久的长枪连家底薄,只买了20斤猪肉。正在这时,管理中央首长生活的同志抬着半肩猪肉送来了,并说:“昨天小灶杀了一口猪,这是毛主席叫送给你们过年的。”实际上,当时的中央首长平素也见不到荤。于是,在连队里开会的讨论中,不知是谁说了句:“请毛主席吃年饭。”大伙不约而同都说行,并把请毛泽东吃年饭的任务交给了连指导员张久厚。

           张久厚来到毛泽东办公处说明来意后,毛泽东对张久厚说:“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吃饭嘛,我就不去了。你回去就说,我祝大家新年愉快!”张久厚一听,就坚决地说:“不去不行!”毛泽东一听这话,忙放下手中的文件,笑着说:“你们这不是请客,是在下命令。看来,我只好服从了。”接着又说道:“光请我一个不好,能不能给我点权力,让我帮你们多请几位怎样?”张久厚以笑作答。

           除夕过年,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来到了长枪连。进窑洞落座后,毛泽东就问道:“我们这张桌上的饭菜是不是和大家一样?”接着又说:“我们不能特殊。搞特殊,人家嘴里不说,可心里有意见,那就不好了。”稍停又说道:“我们常讲同甘共苦,共产党人说得到做得到,言行一致群众才信服。”开饭后,没有酒,大家热情地向毛泽东敬肉。毛泽东见此笑着说:“这么大块的红烧肉,我还是第一次见。你们存心不让客人吃呀。”见一个排长夹起约两三两重的一块肉吃了下去,忙说:“你厉害,比不过你,我认输了。”

           接下来大家就一个劲地给毛泽东敬肉。毛泽东看了看周围,说:“能者多吃,互相帮助。”说着,用筷子把肉分开,放到周恩来碗里一块,自己吃了一小块后说:“怎么样,这回行了吧?”

           看戏请老百姓坐前面和向战士赔不是

           1941年的春节期间,在延安中央机关一连演了几个晚上的戏,附近许多老百姓也应邀前来观看。一天晚上,毛泽东走进礼堂之后,发现干部战士都坐在前面,而老百姓都坐在后面,最前面的两排座位还给中央首长留下了。于是,毛泽东便当场对干部战士说:“同志们,老乡们生产都很忙,看戏机会很少,而且要跑很远的路来到这里,不容易呀!我们应该让他们坐在最前面看戏。”说完自己就带头坐到了最后面,干部和战士马上起身跟着毛泽东坐到了后面。老百姓都很感动,一再谦让,最后还是被毛泽东劝着坐到了最前面。

           1945年,在延安的八路军的通讯广播归三局管,三局的干部战士许多是大后方或敌占区来的知识青年。在整风审干时,他们中不少人被打成了“混进来的特务”。后来虽然进行了甄别平反,但有些人仍然背着思想包袱。这年春节,毛泽东把三局的干部战士请到枣园后,对大家说:“三局同志今天到这里来给我拜年,现在我给你们拜年,你们辛苦了。”说到不少人在运动中受委屈的事,毛泽东摘下帽子,恭恭敬敬地给大家鞠躬,然后风趣地说:“现在我把帽子拿下来了,赔一个不是,敬一个礼,那么受委屈的同志你们怎么办,你应该还一个礼吧?你不还礼,我这个帽子就只好老拿在手里了。”

           请老百姓吃年饭后又去拜年

           1942年的春节,延安城西北面的枣园附近正在欢欢喜喜准備年货过节的老乡们,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就是毛泽东决定在枣园礼堂里请老百姓吃年饭。

           附近村的老百姓也派代表来到枣园,他们都带来了礼物,有人还特意给毛泽东蒸了几个白面“大寿桃”,缝制了一面红旗,旗子上写着“为民谋利”四个大字。来的百姓都被请到了枣园礼堂内,里面摆好了桌椅,桌子上放着许多花生、糖果和香烟。大家坐下来兴奋地聊着天。一会儿,礼堂门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毛泽东来了,他微笑着和乡亲们一一握手,之后就坐在他们中间,和老乡们拉起了家常。毛泽东向大家询问生产、生活和健康方面的情况。当他得知百姓们除交足公粮外,还有足够的余粮供全家一年的生活时,满意地笑了。接着,他又问枣园村一共有多少户人家,过年杀了几头猪。老乡们高兴地告诉他,说有25户人家,过年杀了18头猪。毛泽东微笑着鼓励乡亲们,以后要多养几头猪。

           吃年饭时,毛泽东给大家斟酒,还对大家说:“你们都是我的邻居,不要客气嘛!”大年初二,吃过早饭,毛泽东要给附近的区、乡政府的同志拜年。但他没有事先通知。所以,当毛泽东出现在区政府门门时,干部们既意外又惊喜。毛泽东亲切地跟每个人握手,向他们问候:“过年好!”毛泽东坐下之后,环顾四周,对身边的干部说:“这里还有一个乡政府,我还没有来过呢,我也是枣园乡的居民,今天给你们拜年!”谈话中,毛泽东认真地向区、乡政府的干部了解群众的生产和生活情况。当他看到区长9岁的儿子时,就关心地问他上学了吗?听到小孩还没有上学,毛泽东立刻嘱咐干部们要抓紧教育工作,强调陕北文化落后,教育儿童是很重要的任务。

           在西柏坡与警卫战士共度春节

           1948年3月23日,毛泽东、周恩来等率中共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离开陕甘宁边区,在陕北吴堡县川门东渡黄河,经晋绥解放区等地,于5月27日到达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1949年3月23日离开西柏坡。虽然毛泽东在这里只度过了短短10个月,但1949年的春节却是在西柏坡过的。

           1949年1月29日春节这一天,厨房给毛泽东做了几样他最爱吃的菜,有辣子鸡、米粉肉等,又弄来一大瓶青岛葡萄酒,摆在毛泽东办公室那张小八仙桌上。此时的毛泽东着实有些累,但又很兴奋。三大战役如火如荼进行了4个多月,胜局已定。正当毛泽东专心致志地看着全国作战形势图,若有所思时,警卫员马武义轻声说道:“主席,今天过年呢,我们给你搞了几个菜。”毛泽东转过身说:“好吧。今天是双喜临门呀。你看北平那个黄旗也拔掉了,该庆祝庆祝!”这时,马武义才知道,北平和平解放了。

           毛泽东说着坐到饭桌旁。一看都是他最爱吃的菜,谈兴就更浓了,说:“3年前那位蒋公胃口可大着哩,他吃掉了我们的张家口,之后又吃掉了我们的延安,还吃了我们大片大片的根据地,他吃得又肥又大,连跑都跑不动了。”“如今我们打胜了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又打胜了平津战役。现在该是我们大口大口地吃他们的时候了!”说着毛泽东夹了一大块米粉肉放到嘴里。马武义看主席那么开心兴奋,心里也十分高兴。接下来只见毛泽东左手拉过一个饭盒,右手往饭盒里夹菜,一会儿就夹了大半盒子,然后把饭盒连同只喝了一杯的葡萄酒递给马武义并说:“这酒和菜你拿去和值班警卫员用,咱们共同庆祝北平解放。”

           戴口罩游黄鹤楼被老百姓认出来

           1952年的春节,毛泽东是在武汉度过的。当天毛泽东要去游龟山、蛇山,登黄鹤楼。因为那时处处都可见到毛泽东的肖像,老百姓都认得他,所以毛泽东已不能随便到群众中去了。出于安全考虑,在安全保卫部门的一再坚持下,毛泽东只得妥协,最后是带着门罩出行的。

           然而在登黄鹤楼时,一个小孩竟然认出了戴着门罩的毛泽东并惊喜地喊了起来:“毛主席!毛主席!”听到喊声的老百姓立刻像潮水般涌来,顿时毛泽东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瑞卿、李先念、王任重、杨奇清等在外面保护,卫兵们在里面围绕着毛泽东,随着人潮的流动,拥来拥去,毛泽东最后终于在拥挤中下得山来,来到长江边,被护卫登船。登船后,毛泽东摘下口罩,回头向老百姓招手时,顿时掌声雷动,欢呼声震天动地。罗瑞卿和杨奇清后来向中央政治局检讨,说安全保卫工作没搞好。毛泽东毫无责怪的意思,只是说了句:“真是下不了的黄鹤楼。”

           在颐年堂宴请与会者吃肉末挂面

           共和国成立后,除了外出和慰问,忙于开会也是毛泽东过春节的一大特色。据多年负责中南海总特灶膳食管理工作的张宝昌回忆,1957年的春节,毛泽东就是在颐年堂宴请与会者吃肉末挂面过的春节。

           那年大年初一8时,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召开了有40多位黨外人士参加的座谈会。座谈会一开始,毛泽东就笑着对入会者说:“今天过年,临时决定把各位请来开会,主要谈矛盾问题。可能大家都还没有吃早饭吧,这样,先吃碗肉末挂面,填饱肚子再开会。”颐年堂地方不大,摆40多把椅子已经显得很拥挤了,根本无法再加桌子,入会者只能端着碗站着吃。这些被邀请到会的人怎么也没想到,毛泽东会用如此简便省事、饭菜合一的面条来招待他们。

           惊奇之余,入会者也感悟到:能在颐年堂与毛泽东一起过年,一起吃热乎乎的肉末挂面,真是是难得的幸事。因此就边吃边议论开来,有的说这是“继续着的延安精神”,有的说这表明了“细微之处见伟大”,还有的说这“大年初一吃肉面,好看好吃,更添寿”,等等。这般轻松欢乐的气氛,与其说是来开会不如说是在参加新年团拜。40多人的一顿早餐,用时仅10分钟就解决了,很契合毛泽东提倡的反铺张、反浪费原则。

           设家宴宴请末代皇帝溥仪

           1962年春节毛泽东宴请溥仪的故事曾广为流传,柯云在《开国元首毛泽东宴请末代皇帝溥仪》一文对此曾有详细记录。

           那年春节,毛泽东不但私人宴请了末代皇帝溥仪,还特请章士钊、程潜、仇鳌和王孝范等4位名流乡友作陪。家宴设在颐年堂。上午8时多,毛泽东待章士钊等人入席后,一本正经地说是请他们来陪一位客人的,并说这位客人是“你们的顶头上司”。当一位高个儿、50乡岁的清瘦男人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面带微笑步入客厅后,毛泽东迎上去握手,并向章士钊等人笑着说:“你们不认识吧,他就是宣统皇帝嘛!我们都曾经是他的臣民,难道不是顶头上司?”章士钊等人一听这话才恍然大悟。

           接着毛泽东指着在座的4位老者向溥仪介绍,并对他说:“你不必客气,他们都是我的老朋友,常来常往的,不算客人,只有你才是真正的客人嘛。”当时国家正值困难时期,一切从简。虽说是家宴,桌面上只有几碟湘味儿的辣椒、苦瓜、豆豉等小菜和大米饭加馒头,喝的是葡萄酒。毛泽东边吃边对溥仪说:“我们湖南人最喜欢吃辣椒,叫做‘没有辣椒不吃饭,所以每个湖南人身上都有辣椒味哩。”说着,他夹起一筷子青辣椒炒苦瓜,置于溥仪位前的小碟内,见他吃进嘴里后,就笑着问道:“味道怎么样啊?还不错吧!”溥仪虽然早已辣出一脸热汗,但却忙不迭地说:“不错,不错。”毛泽东打趣说:“看来你这北方人,身上也有辣味哩!”然后指了指仇鳌和程潜,继续对溥仪说道:“他们的辣味最重,不安分守己地当你的良民,起来造你的反,辛亥革命一闹,就把你这个皇帝老子撵下来了是不是?”毛泽东妙语连珠,在座诸位无不捧腹,溥仪更是笑得前合后仰。接着毛泽东还关切地问了溥仪后半生的婚姻情况。

           临别时,毛泽东与众人合影留念后,还与溥仪单独照了一张照片。对于此次宴请,溥仪后来写道:“(与)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一向吃饭、照相,这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最光荣和幸福的日子,给我给(以)极大的鼓舞力量。”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