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上海滩美女最爱菲菲伞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李志和

           

           老上海美女月份牌(月份牌源于近代中国门户洞开后外商倾销洋货的广告宣传画,多采用年画的形式,标有商品、商号与商标,并配以中西对照的年历或西式月历。老上海滩的时装美女开创了月份牌画的鼎盛时代,又称“美女月份牌”)所折射的上海滩繁华生活常让今天的人们津津乐道。这些美女月份牌有个专类,叫“执伞美女”。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纸伞成为时尚女性手中的用品之一。对这一时尚品的形成,湖南长沙原产的菲菲伞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决定性作用,而菲菲伞的创制人是湖南双峰人潘岱青。

           潘岱青,名封营,生于1894年5月29日,湖南湘乡二十五都杏子铺人(今双峰县杏子铺镇)。其父潘绮衡是铁匠师傅,他勤劳致富,家道小康,在涟水河边的杏子铺街上建了新居“望杏园”,并且送其子侄10余人接受新式教育。潘岱青于1910年就读于双峰高小丙班,1916年考入清华学校(清华大学前身)化工系。

           1918年潘岱青因患咯血症休学,病好后,想在长沙找工作。这时,潘岱青的堂弟伯坚在清华大学毕业后要去美国留学,送行的潘岱青看到堂弟临行带了把长沙纸伞,就对堂弟说:“唉呀,你带这土里土气的伞出国,丢我们中国人的丑啦!”堂弟却坚持要带到美国去。

           不久,潘岱青接到堂弟从美国寄来的信,大意说:哥哥,你不要我带的那把伞,不仅我自己天晴落雨少不了它,洋人看了,也非常欣赏,认为是个宝贝。说中国人能够用竹子和纸做出这种价廉物美而又携带方便的东西来,是了不起的发明。

           正想创业的潘岱青从这把伞得到启示,萌生了做伞的想法。不过,当时长沙手工制伞业已相当发达,像北正街(湘春街)和老照壁的陶恒茂制伞在长沙已名闻百年。在民国时期,制伞依然按传统方法,在三伏天搽三道桐油,陶恒茂所产的油纸伞,可用于湘江船户及码头工人冒雨作业(当时雨衣很少);用于小摊贩在烈日下摆摊;出长沙城时,甚至可以撑着一把大油纸伞,从城墙上飞跳而下(因晚清民初,长沙城墙到时关门落锁)。

           当时,一个年轻人开“洋布伞”店的可能性不大。民国初年,就有大商人李茂棠从国外进口伞骨、布面、伞柄及附件,请来广东技师,在长沙下太平街和坡子街成立裕湘厚广伞庄和裕湘广伞庄,大获成功,占领了市场。

           潘岱青创业的成本不厚,他将祖遗的30亩田卖掉10亩,获银洋700余元,以此做本,借鉴杭州纸伞模式,以长沙粗笨的纸伞为改造模型,制作轻便美观、适宜时尚女性用的菲菲纸伞,经同乡画师王彪炳等人协助,反复实验,改革创新。

           1924年,菲菲伞面世并投产,质量及花色胜过杭州伞等中国诸多顶级纸伞,工厂就设在今长沙中山亭附近的长康路上。

           当年的长沙《大公报》上随意就可以找到菲菲伞的广告。广告中列举了菲菲伞之特色,兹录原文如下——

           本伞之特色:一、本伞系采用上等棉料纸精制,绘有山水花鸟文字,活泼新奇,雅俗共赏;二、对于油色潜心研究,故伞衣柔软鲜明,见日不裂,受雨不沾;三、伞骨特别精细,油色光亮,比闽浙新出之伞轻便耐用,本伞原料手工,完全国产,较五六元之舶来绸伞,及二三元之国货草帽,价值占数分之一;四、本伞购备一柄,既可遮日,又可避雨,无分晴雨,旅行弗忧;五、创办伊始,只求畅销适用,价格低廉,诚实无欺,无论零卖批发,均极竭诚欢迎。

           菲菲纸伞面向的主要消费群体很明确,就是青年时尚女性。投向市场后,马上供不应求。潘岱青于是在长沙南阳街、司门口、中山路国货陈列馆等地设立门市部,并于1926年将家中剩下的20亩田全部卖掉,对伞厂作了进一步的投资。

           当年的菲菲女式花伞有大号、小号和特订的伞号,花色计两百多种,伞上花型中西结合,并得到美术教师李昌鄂的协助设计,绘有人物、山水、花卉、飞禽、走兽等国画图案,又印制有《潇湘八景》、《黛玉葬花》、《天女散花》、《嫦娥奔月》等新花样,栩栩如生。

           菲菲伞在装饰上也别具一格,伞柄上加上油漆,并系以红绿等颜色的丝绦,古香古色,美观又大方。菲菲伞的包装特别印制牛皮纸袋子,另外,还精制彩印纸盒以供作馈赠礼品之用。菲菲伞的价格不菲,每把银元5元,相当于现在人民幣1000元。

           据潘岱青的遗孀,年已96 岁的欧阳佩华回忆说:精巧玲珑、美观耐用的菲菲伞,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甚至已成为旅居青岛、上海等地的外国友人在海滨浴场、公园、名胜等地游览时的时尚道具,那些西洋美人,常手撑菲菲伞以遮太阳(该伞遮阳时可以反射日光,不传热);照相时,她们更喜欢手执一柄菲菲伞以为衬托。

           1933年长沙菲菲伞参加了在美国芝加哥举办的万国博览会,荣获一等金质奖章。尔后潘岱青的堂弟伯坚也在美国芝加哥城佃了一个小门面专门经销菲菲伞,一度轰动芝加哥全城。

           据1935年《中国实业志(湖南卷)》记载:长沙制造纸伞业之著名店铺,计有八家,以菲菲制伞商社范围最大,资本7000元,职工67名,所出纸伞精致玲珑,年产菲菲伞6万把,除行销湘省及长江流域的上海、南京、武汉、安庆等城市外,更输出国外。当时,依产量排名前两位的分别为菲菲制伞商社(厂址长康路)和湖南西湖制伞总社(仓后街),其次则有湘春街之陶恒茂、樊西巷的罗福兴、大古道巷的黄德和、湘春街的栗宜暘及同街的吴振兴。

           1937年,长沙菲菲伞参加在广州召开的四省国货交流会,有一外国公主曾以80元银洋高价定制一把特制菲菲伞,要求伞顶镶金属,伞柄用黄杨木雕松鼠吃葡萄的花形,伞面请名师绘百鸟朝凤国画。菲菲制伞商社当然可以让外国公主如愿以偿。

           抗战中的长沙文夕大火,使菲菲伞厂房及门面全部被毁,潘岱青只好携全家回到当时的湘乡老家杏子铺继续生产,但规模已不大了。

           抗战胜利后,历尽劫难的菲菲制伞商社在今天长沙五一广场锦绣中环(原湘绣大楼)旁投入现金建成一幢三层楼房,拟扩大菲菲伞生产,但此三层楼竟被国民党军队占用,现金变成固定资产,却依然得不到生产的厂房,加之民国后期政治腐败,金融混乱,菲菲伞不能再现抗战前的繁荣。

           新中国成立后,潘岱青曾任长沙市工商联纸伞业同业工会筹备委员会主任和第一届市人大代表。1953年,菲菲伞停止了生产。1955年,潘岱青抱病写作《纸伞一角》一书,介绍了菲菲伞的技术资料和生产经验,并绘制图样。书稿一份译为俄文,转存于苏联工业部门;一份存于湖南工商部门。底稿自存,但遗失于“文革”中。

           (责任编辑/亚闻)

           (电子邮箱:2003xyw@163.com)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