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国民党元老张群的对联人生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刘创

           20世纪风云际会的国民党要员们大多长寿:陈立夫103岁,张学良101岁,薛岳102岁,宋美龄以唯一的女性独占鳌头,竟有106岁。这其中,民国著名的外交家张群活了104岁,他曾自诩姜子牙,有“人生七十方开始”的名言存世。通观其跌宕的政治人生,你会发现,张群的长寿与夫人马育英的风趣及二人和谐美满的婚姻是分不开的。

           1912年10月,张群与马育英在上海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婚礼中西合璧,张群用数千根青竹搭建了中国味道极浓的礼堂,而新娘则披着西式的婚纱,整个婚礼完全采用西方婚礼仪式。门厅上喜气洋洋地挂着一副风趣又不失文雅的婚联:新外滩,老上海,江川共一色(暗指江苏四川两省,为夫妻双方的祖籍地);昨娇女,今新娘,群英欲双栖(“群英”嵌着张群与马育英的名字)。

           在交换戒指的时候,主持人唱的不是圣歌,而是开口念出了高挂堂前的马育英亲笔手书的对联:中合西礼双枕渡,古往今来几仙人。

           张群笑着问,“几仙人呢?”性格外向的夫人毫不脸红地回答:“那要看我们有几个孩子了。几个孩子,再加上你、我,就是几仙人。”一问一答惹得台下人哄堂大笑。

           几十年风风雨雨就在这趣味横生的哄笑中悄然开始,两人共育有一子二女,“仙人”指数达到了五。

           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袁世凯下令通缉闹事的国民党人,张群遂与夫人逃亡日本,再辗转到印尼首都雅加达(当时称巴达维亚)隐姓埋名躲避风头。

           在那里,张群组织南亚救亡会,闲时在房前的瓜棚下喝茶看报,夫人则每日做她的贤妻良母,红袖添香,练练书法种种菜,倒也其乐融融。

           一日蒋介石来信问候,内容只是一副对联:“南亚天气如何?我处腥风血雨。”

           张群则以他固有的幽默和乐观对答:爪哇国里有教书先生,先生犹记家事国事天下事;南洋海里有东亚匹夫,匹夫不忘风声雨声读书声。

           张群嗜烟成癖,每日家里烟熏火燎像是着了火,也让张群一直饱受肺病困扰。为此马育英仿陆游的《钗头凤》填词一首规劝:本国烟,外国烟,成癖苦海都无边。前人唱,后人和,饭后一支,神仙生活。错!错!错!烟如旧,人苦透,咳嗽气喘罪受够。喜乐少,愁苦多,一朝上瘾,终身枷锁。莫!莫!莫!

           奈何烟是张群的思路催化器,所以他每日里仍是狂吸不止。日子久了马育英又出一计,把丈夫的所有卷烟都用针扎了洞,然后一支支摆在桌上并拍下“罪案现场”的照片,照片的背面留了一行字:张口闭眼,喷云吐雾,谁家男人像你这烧火先生?

           张群见了不觉好笑,随即列数了众多有吸烟癖好又成就大事的先例,并在下面添了一行字:搬嘴弄舌,说风道雨,哪个女人似我那泼水夫人?

           在联内,张群借朱买臣马前泼水的典故,暗含“再管我抽烟就休了你”的“威胁”。

           段祺瑞任国务总理的时候,力主通过“西原借款”与日本搞亲善活动,大肆出卖主权。张群看透了日本的野心,认为中国军阀派系林立,若是日本人助其独大,势必会引起国内大乱,战事不断,而日本正可坐收渔翁之利。他在《中华新报》上发表《中日亲善的疑云》一文,披露日本对华政策中的阴谋,引起国人警醒。为此段祺瑞政府从文化界和军政界对其多方位打击,甚至动用黑社会力量对其进行恐吓和暗杀,而日本方面也派出了刺客。夫妻二人在报上刊发声明,严厉谴责这种对民主人士的迫害,并在文末不失乐观地留下一副对联:

           柳绿松青却同根,天杀人不杀,杀生有罪;

           井深露浅亦同源,人佑天不佑,佑你无恙。

           1928年1月,蒋介石复出,任国民政府军事总司令,作为同学,张群任总参议,再任军政部政务次长兼兵工署长,成为国民政府中少数几个不必看蒋的脸色就可以“说了算”的元老之一。这期间他还兼任同济大学校长,成为国民政府里军政文化各届都备受尊崇的人物。国事家事的忙,仍是不忘豁达之心和乐观之态,他的日记里以对联的形式记载了他当时的状态,上联是他擅长的隶书:文能做校长,谁说他马革裹尸英雄事?下联则是夫人习惯的小楷:武能为参议,且看我笑谈强虏烟灰散。家里的中堂门上,也换了夫人的手书联:男主外,你做你的天下事;女安内,我非你的后顾忧。

           “新政学系”是一个多方面联合旧式名人、新派领袖和当局政客与商界名流于一体的边缘性政治组织,杨永泰与张群是这个组织的发起者和核心人物,作为蒋介石随身秘书的杨永泰被人刺杀之后,张群成了唯一的领袖。这个组织的核心工作是平衡各党派的政见,用以巩固国民政府的主导地位和蒋介石的领导权力。这段时间里,张群被称为“糨糊、胶水专员”,当时几乎所有大银行家和实业家以及全国各大民主党派,都通过张群和他的新政学系与蒋介石发生横向联系,张学良东北易帜,中原大战时入关援蒋,都是张群斡旋的结果,一些地方势力草莽英雄甚至共产党和少数民族的领袖也都通过张群与国民政府联合起来,成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中坚。而张群在其中的作用,通过夫人马育英的一副对联恰如其分地表明了:蒋中正说,你是胶水和稀泥,偏偏缺你不可;毛泽东云,我是芦苇墙头坐,恰恰稳稳钓鱼。

           张群既是国民政府中的马前卒,又是抗日军中的先锋队,更是国共合作的调和剂,夫人留世众多的对联中称其是:“共党中的国民党,两党全靠你的一张嘴相安无事;旧儒里的新潮人,双肩共担我的两只手天下大定”。这副对联虽然戏谑,但张群认为太过嚣张,本来命人收在后堂,有一次蒋介石来访,偶然看到,问张群:“令夫人的名作,一向是挂在书房和前厅的,为什么唯独这副放在后堂上?”听了张群的解释,蒋介石一时兴起,在联上手题“所言非虚,当告天下”八个字,成为一时巷间传诵的佳话。

           因为烟瘾太大,张群一生被肺病困扰,马育英见丈夫每日里咳嗽不止实在心疼,丈夫70大寿她送的礼物是一副手写叠字联:根根柱柱抽抽扔扔手手新台币;丝丝缕缕吸吸吐吐口口尼古丁。

           人到七十古来稀,早过了知天命的年龄,张群终于决心戒烟。为表决心,他回赠了夫人一副拆字联:信是人言,本欲取信于人,不然言而无信;烟乃火囚,常见抽烟起火,应该因此戒烟。

           打那以后,张群真的与烟诀别。戒烟后,张群久治不愈的肺病竟然无药而愈,身子硬朗,并以104岁的高龄离世。这辈子张群能做的官都做了,但他更喜欢说:“我对政治是迟钝的,但我对我的生命,充满了认真。”

           在送葬的灵幡上,马育英以对联为丈夫一生做总结:与人为伍,与烟为伍,一生起伏吸吸呼呼合拍国家命运事;对己以严,对人以宽,两袖清风挥挥洒洒同去泉台欢乐谷。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