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苏东坡的交际艺术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沈淦

           苏东坡性格开朗,语言幽默,即使失意之时,也是谐语迭出。

           元祐年间,辽国使臣来宋,宋哲宗派苏东坡负责接待、陪伴。辽使久闻苏学士的鼎鼎大名,便绞尽脑汁,想出个题目难一难他。

           这天,辽使搬出半副对联:“三光日月星”,请苏东坡对出下联。这半副联出自辽国,流传已久,号称“绝对”。辽使以为苏东坡会被难住。哪知苏东坡稍一思索,便把辽使的副手唤过来,轻轻对他说:“如果我能对出来,贵国大使却对不出,这不是损伤了贵国的体面吗?‘四诗风雅颂是天然之对,你何不先去告诉贵大使?”原来《诗经》分风、雅、颂三部分,其中“雅”又分大雅与小雅,故称“四诗”。辽使见东坡毫不费力地对出了绝对,惊叹不已。哪知东坡又道:“我还有一对。”并缓缓吟道:“四德元亨利。”当时的读书人几乎都知道,《易经》中将乾卦的“元亨利贞”四字称为“四德”。辽使见苏东坡说漏了一个字,连忙要起身纠正,东坡却摇摇手道:“且住!你以为我忘了一个字么?这个字是我国仁祖的名讳,两国既为兄弟之邦,你也就是我国的外臣,难道不应该也讳一讳么?”

           原来,哲宗的曾伯祖宋仁宗名叫赵祯,“祯”与“贞”同音,在封建社会,臣民百姓要避皇帝及其祖先的名讳,这是一个极为平常的规矩,而缺字则是避讳的一种。一番话说得辽使张口结舌,对苏东坡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通禅师操行高洁,人们不斋戒沐浴,不敢去见他。哪知有一天,苏东坡竟带着几名歌妓前去拜谒。大通禅师一脸恼怒之色,若非眼前是素来令他敬服的苏学士,他早就下逐客令了。苏东坡却不慌不忙,当场填了一首《南柯子》词,令歌妓们唱道:

           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借君拍板与门槌,我也逢场作戏,莫相疑。

           溪女方偷眼,山僧莫睫眉,却愁弥勒下生迟,不见老婆三五年少时。

           这首词上阕的大意是:大师你继承的是谁家的衣钵啊?何必板着脸露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呢?我不过是借贵方一块宝地,聊以逢场作戏,排遣一下郁闷的情怀罢了,并非要沉溺于声色之中啊,请你不必多疑。下阕则含有调侃的意味了:你看这几个美女正偷偷地看着你好笑呢,你可不要紧锁着双眉啊。如果你的祖师爷弥勒佛见了这些妙龄女郎,也会咧嘴而笑呢。

           大通禅师毕竟是苏东坡的方外好友,他深知苏东坡政治上极不得意,却又为他的乐观开朗精神所折服,一曲唱毕,已嗔意全消,露出了笑容。苏东坡又诙谐地补了一句:“我苏轼今天可破了老禅师的惯例了。”

           (责任编辑:楚文)

           (邮箱:zhouwenji0303@163.com)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