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陈毅与徐志摩的“笔墨交锋”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颜东岳

           1926年1月,为纪念列宁逝世两周年,陈毅写了一篇《纪念列宁》的文章寄给《晨报·副刊》编辑徐志摩。不料,却招来了徐志摩的反感,甚至回应了一篇题为《谈革命》的文章,说列宁是“一个造警句编口号的圣手”,陈毅是“弄弄火,捣些小乱子”,是“盲从一种根据不完全靠得住的学理,在幻想中假设一个革命的背景”。

           为此,陈毅针锋相对地撰文《答徐志摩先生》发表在1926年2月4日《京报·副刊》上,认为徐志摩已经不是单纯的“诗人”或“诗哲”了,而是“完全研究系化了”。指出:“徐先生不要责备共产党人铁的心,铁的手,你且看帝国主义与军阀的宝刀,与学士文人们的刻薄的刀笔罢。”“像徐先生这样的一个不可教训的个人主义者,真值得我来教训一番了!”并批评“得了研究系的睁眼不顾事实一派家传,否认由经验而得来的革命教训”,这“经验”就是由俄国十月革命所开启的中国国民革命运动的事实。“我们再问,翻开一部人类的历史,所有的革命运动,谁不是仗着贫苦的工农为主力军?列宁知道这个,运用他独特的天才,根据马克思主义,创为工人与农人联合的革命,以决然断然的态度去求实现——果然奴隶们翻了身。”

           陈毅还现身说法:“我从农村跳入当铺里当学徒,由当铺出来进学校,小学、中学、工业学校,而后到欧洲成为一个产业工人,勉强又在洋学校里见识了一下。回国仍然受债主、土豪、劣绅、军阀、洋奴等人物压迫。一个人当然可以沉默了事,或者抱着女人老于山林。但是为了一般民众,就完全不能沉默,尤其要完成革命工作,自己就不能不起来奋斗。幸而我觉悟了,知道一个人不能完成社会的改造,决不能完成自己。要完成自己只有从抛弃个人主义做起。所以这时我才将一切抛弃。”

           陈毅与徐志摩的这次激烈论辩,距今已有近90年的时间。当初的陈毅,不过25岁;当时誉满诗坛的徐志摩,也不过30岁。但是,对于中国将往何处去的问题,他们却都是系念于心的。从社会的发展看,陈毅对于理想的追求,显然更为高远,而且他的许多见解已为历史的演进所证明。

           徐志摩罹难之后,其遗孀陆小曼生活在上海。鉴于生活所逼,陆小曼只能不时卖画聊作补贴。上海解放后,在著名画家钱瘦铁等举办的一次画展上,陆小曼也展出了她的画作。

           画展当天,已是上海市市长的陈毅来到陆小曼的画作展示区。有人告诉陈毅,陆小曼就是徐志摩的夫人,陈毅马上说:“我曾有幸听过徐志摩先生的讲课,我是他的学生,陆小曼应是我的师母了。”在陈毅的关心下,陆小曼成为上海中国画院的一名画师,从而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也就此摆脱了生活困境。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