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冯玉祥身边的日本间谍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吕传彬

           在冯玉祥的国民军中,曾经有一大批苏联军事人员担任顾问。此外,担任顾问的也有几位来自日本、德国、意大利的军官。在冯玉祥众多外国军事顾问中,日本少校军官松室孝良最为神秘。他的活动对北京政变前后的冯玉祥产生了重大影响。

           松室孝良早年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后任职日本要塞司令部,后来担任过日本总参谋部军官、谍报员。他是个中国通,会讲一口流利的汉语,对中国的历史、地理、人文非常了解,并深入地研究过中国的政治军事形势。松室孝良结交了许多中国朋友,这其中就有冯玉祥的教友马伯援(冯发动北京政变时,曾派他做代表赴广东邀请孙中山北上)。

           第二次直奉大战爆发前,松室孝良经马伯援介绍,认识了冯玉祥。第一次见面就给冯玉祥留下了深刻印象。此后,冯玉祥又多次约见松室孝良。不久,松室孝良随冯玉祥回到北京,成为冯玉祥的朋友和亲密顾问。

           冯玉祥为何结交日本军官并委以重任?据说是马伯援曾向冯玉祥建议:“外人说你赤化,是因为你请了许多苏联顾问的关系。何妨也请个日本顾问,用以缓冲敌方的歪曲宣传。”这一推测不无道理。但是,松室孝良担任顾问后的一系列活动足以证明他绝不是一个“缓冲”顾问。

           事实上,在第二次直奉大战爆发前,冯玉祥与奉、日的关系发生的微妙变化,才是冯玉祥聘用松室孝良的根本原因。

           在北洋军阀中,直系的背景是英美,日本支持的是奉系和皖系。1924年年年初,日本开始实行对华和解的币原政策。日本认为直系的实权人物是吴佩孚,而吴的对日态度比较灵活。1924年2月,日本驻华使馆武官林弥三吉向其上级提交的一份报告说,吴迄今虽然仍反对日本在华利益,但也许可以使其改变立场,转向日本。他还推荐一个与吴相识多年的日本军官去完成此事,但没有成功。1924年春,华北已盛传直奉战争将再度发生,倘若吴武力统一中国的主张得以实现,奉张必被打败,这对日本极为不利。他们发现冯玉祥与吴有隙,而冯军实为直系中吴部以外最强的武力,于是日本自然想利用冯倒吴,作为达其目的之手段。

           为拉笼冯玉祥,日本通过黄郛出面策动。黄毕业于东京振武学堂,与日本、安福系、冯玉祥关系皆不错。最后,黄郛、冯玉祥和段祺瑞——日本人在幕后,达成了倒吴协议。

           1924年7月到1925年春,冯玉祥频繁接见大批日本军官、政府要员、记者及其他有关人士,其中,包括铃木贞一、板垣征四郎、野村吉三郎等。

           就在这种情况下,松室孝良受日本谍报机关派遣来华,并经马伯援介绍认识了冯玉祥,帮助冯处理对日事务。

           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开战时,松室孝良与其他几位外国人作为军事观察员亲临山海关前线观战。10月中旬,松室孝良突然收到日驻华使馆武官林弥三吉的密函,告以冯将倒戈反吴,令其赶往古北口会冯,随冯一起回北京。

           10月20日,冯玉祥班师回京,发动北京政变,软禁曹锟,驱逐溥仪。政变期间,松室孝良一直紧随冯玉祥,参预军事。政变后,他即成为冯的私人顾问。此后,他曾数次在中国及东京日本政界帮助冯发挥作用。

           11月25日,冯玉祥通电下野,次年3月退驻张家口。这年夏天,松室孝良被国民军聘为军事顾问,随冯在张家口西北边防督办公署。

           担任国民军顾问后,松室孝良并没有多少事做。当时冯玉祥把培训军官、训练士兵、建立兵工厂、拟定作战计划等工作交给了人员众多的苏联军事顾问团,只是当国民军与日本发生冲突时,才派松室孝良去交涉。当时,《顺天时报》总是造谣攻击国民军,冯玉祥十分恼火,立即派松室孝良去疏通。平时,松室孝良也经常往军营走走。

           冯玉祥退驻张家口担任西北边防督办后,就在其辖区内实施庞大的开发和移民计划。为实现这些开发西北的计划,他积极谋求外商投资,打算将西北对外国资本开放,但毫无进展。北京政变后,冯玉祥频繁地通过松室孝良约见日本要人,宣布将接受日本的顾问和投资。1925年6月19日,在松室孝良的精心安排下,冯玉祥在张家口会见了年逾90的日本财阀大仓喜八郎及其随员。冯探询大仓投资开发西北的可能性,大仓表示将在适当时机给予帮助。后来,日本曾允贷款8000万元给冯,以作开垦河套的资本,贷款条件是要冯拒绝苏联的援助。结果,冯因接受了苏联的支援而未得到这笔贷款。

           在为冯玉祥和日本人之间做了一系列穿针引线的工作后,松室孝良又向冯玉祥提出了“万名学生留日计划”,依靠日本贷款选送1万名学生到日本留学,并聘请约100名日本教员到冯玉祥辖区从事公共教育。这一计划得到冯的大力支持,后因日方条件太苛刻而未能实现,冯玉祥最后只选派了36名学生留日,大多数在日本军事院校学习。

           1925年秋,冯继续与日本保持友好往来,松室孝良仍然留在冯的司令部里。这年12月,直奉矛盾急剧激化,战争一触即发。这使日本人感到焦虑不安,立即命令正在日本度假的松室孝良返回中国。12月10日,他见到了冯玉祥,力劝冯放弃对张作霖的积极斗争,与日本达成协议,并保证将来维护日本在中国这一部分土地上的利益。冯玉祥没有理睬松室孝良的劝说,于12月12日发动了对奉系的战争。当日本看到冯玉祥已彻底参加民族革命运动的时候,断然干预了这场战争。最初国民军占上风,但形势很快急转直下。为挽败局,结束战争,冯于1926年元旦宣布下野,旋偕同家属访苏,在苏联逗留约半年。

           冯玉祥离开国民军后,松室孝良仍留在张家口做顾问,国民军撤离张家口时,他未随同西去,不久回到日本。

           1928年春,松室孝良派遣一个日本人持马伯援的介绍信到郑州求见冯玉祥。此人姓大滨,是一个退役的步兵大尉。他转告冯,日本将以一批军火接济冯军,松室孝良希望冯立即派人前往接洽。冯玉祥马上找参谋处长吴锡祺和曹浩森进行研究,决定派吴以视察留日学生为名去日本办理此事。

           到东京后,吴锡祺受到了松室孝良的热情接待。当时松室孝良已升大佐,在日本参谋本部任参谋,主管亚洲方面的业务。他告诉吴,接济军火的事是他在参谋本部内从中帮忙促成的。过了几天,松室孝良邀吴到参谋本部与日本方面的负责人就接济军火的具体事宜进行会谈。不久,松室孝良派大滨带吴前往领取武器,却得知每支三八式步枪要收27元材料费。吴不敢做主,马上发电报给冯玉祥,告知详情。

           听说日本援助的军火要收取材料费,冯玉祥怒不可遏,“如果要钱,咱们不买日本的”,立即复电“望即日回国”。松室孝良为冯争取军火一事至此告一段落。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