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我在朝鲜战场悼念斯大林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1952年下半年,朝鲜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对中朝一方来说,相对于1950年年底被联合国军压至鸭绿江边的岁月,战争的态势已经大为改观。

           入朝作战前夕,我还在上学,高小尚未毕业,年仅17岁。稚气未脱的我,在那样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响应祖国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毅然写了报名申请,交给班主任老师。

           1952年10月底的一天,我随新兵团从郑州出发,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来到我国东北的安东,也即今天的丹东。第二天晚上乘火车就过了鸭绿江。过鸭绿江的时候,心情还是比较轻松的。看着漆黑的江面,我默默地想:“鸦片战争以来,总是被人撵到家里来打的中国人,第一次没等人家打进门就迎上去。”想到此,我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跨过鸭绿江,我的抗美援朝生涯正式开始了。

           我随大部队一路急行军到了朝鲜战场的东线,一个名字叫山河弯里的地方。新兵到达前线后,根据每个人的情况被分配补充到各缺编连队。我被编入60军181师541团,代号是0970部 0201通讯连。通讯连下设徒步通讯排、无线电排、有线电排和发报机排。所谓徒步通讯排,是指该排的战士不像无线电排和有线电排那样可以利用步话机或者电话机传达上级的指示,而是要徒步传达命令。

           我所在的无线电通讯排,每个战士背上经常背一个步话机,就像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王成那样。战时我们不离团长左右,因为步话机就是团长的耳朵。我之所以被分在通讯排,是因为在这些新兵中间,我算得上是一位知识分子。当时部队上不论是新兵还是老兵,文化水平都很低,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文盲,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而我则是高小毕业,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

           541团团长叫陈召,50来岁,是一名老红军,不仅参加过长征,还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

           刚入朝鲜,我发现,不管是敌方进攻我方,还是我方还击敌人,大部分时间都是选择在晚上。特别是1953年以后,差不多每次戰斗都选在天快要擦黑的时候。

           “这个时候正是打仗的好时刻。为什么呢?”老兵讲:“对我方来说,这是因为白天目标看得清楚,如果白天发起进攻,我方的所有目标都会暴露在敌人密集炮火下,这样会导致志愿军较大伤亡。”尤其是1953年新年前后,白天的任务首先是反击来犯的敌机,其次就是用榴弹炮封锁道路、桥梁和敌方的重要军事目标。时间久了,敌方吸取教训,也模仿我军,渐渐选择晚上发起进攻。这一点与电影或者媒体上的描述不大一样。

           正当敌我双方在“三八线”附近较量的时候,一个奇怪现象发生了:3月5日这一天,我方所有的军事行动突然停止了。

           正在我们诧异的时候,一个消息渐渐被证实:原来中国的盟友苏联出了重大变故——1953年3月5日晚间,苏联的统帅约瑟夫·斯大林在位于莫斯科郊外的别墅中去世。斯大林是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同时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他的逝世,对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朝鲜战争及志愿军将士而言,无疑是一个重大消息。

           “霹雳一声震天响!”这是我当时听到这一消息时的第一感觉。

           两天后,3月7日中午时分,我们接到上级的正式通知:斯大林病故了!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导师斯大林同志与世长辞了!这个悲痛的消息,使每一个战友都深切地感到:这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一个不幸事件!“可惜死无法代替,不然——”

           紧接着,指导员宣布:“上级通知,接到毛泽东主席的命令,要求全军上下隆重举行悼念斯大林同志的系列活动;在悼念仪式上,要求全军将士静默三分钟,以悼念这位苏联及共产主义世界的伟大领袖。”

           当指导员宣读毛主席的命令时,我的心情极其沉重,眼睛饱含哀痛的泪花。战友们齐刷刷举起拳头,发出震天吼声:“化悲痛为力量!”“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坚决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所在的连指导员要求全连,以每班为一个小集体单位,在我们所坚守的高山峡谷的坑道内举行悼念活动。这些坑道是战士们在山腰上开凿的山洞,有的在绝壁上,有的在峡谷的底部。

           在悼念斯大林的隆重仪式上,班长首先讲话:“同志们!朝鲜战场从1950年到现在,打了快3年了。战争爆发后,由防御战转为现在的反击进攻战,我军取得了重大胜利。而所有的胜利,与苏联老大哥的无私援助是分不开的。近3年来,苏联同志把85高射炮、莫洛托夫反坦克手雷以及喀秋莎大炮等重要的关键性物资,源源不断地运送到朝鲜前线,这对扭转朝鲜战局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班长最后说:“为了缅怀斯大林同志的丰功伟绩,我们要开好这次战地追悼会,从而使大家得到一次国际主义教育!我们要为争取和平谈判,为早日结束朝鲜战争而奋斗到底!”

           班长的话音刚落,我大步流星地走上台,当着全班战友的面,庄严地宣誓:

           “我决心努力学习,认真练好杀敌本领,为粉碎美帝妄想冒险在西海岸登陆而英勇战斗!坚决过好1953年胜利关,接受上级领导对我的考验,让祖国人民放心!”

           静默开始了,战友们排成三排,庄重地向斯大林画像三鞠躬。

           山洞内一片肃穆。悼念仪式结束了,战友们悲痛地肃立在斯大林遗像前,一个个泣不成声。

           这时,一个战友走出了队列,他是我们班的“秀才”王志伟。

           王志伟走到队列的前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朗声念道:

           “我向你高呼万岁!/斯大林元帅,/你是全人类的解放者。/今天是你的70寿辰,/我向你高呼万岁……原子弹的威力在你面前,/只是儿戏。/细菌战的威胁,/在你面前,/只是梦呓。/你的光辉,/将使南北两冰洋化为暖流。/你的润泽,/将使撒哈拉沙漠化为沃土。”

           念毕,“秀才”缓缓转身,把他写的另外一首诗悬挂在坑道的石壁上:

           三月五日天地苏,松柏含碧眸含珠。

           战争欲停未彻停,旗手既无却永无。

           坑道回旋安魂曲,臂膀佩戴黑纱布。

           战友难默三分钟,石壁滴水全场哭。

           60多年过去了,往事历历在目,挥之不去。回忆1953年3月5日前后发生的这一切,就仿佛发生在昨天。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