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传奇将领结婚周恩来“腾房”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梅兴无

           谭友林(1906—2006)是唯一一位荣获5枚一级勋章(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以及朝鲜一级独立自由勋章)的开国少将。这位传奇将军的婚姻亦颇具传奇色彩。

           陈赓“逼谈”

           1941年,担任新四军第4师12旅旅长的谭友林在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期间,与陈赓、邵式平(1900—1965,早期无产阶级革命家)等在一个党支部。当时大批城市女青年奔赴延安,从枪林弹雨中闯出来的血性汉子们都忙着找对象,谭友林却对自己的婚事無动于衷。

           一晃临近1944年春节,谭友林“奔四”的人了还“单着”。陈赓、邵式平等支部委员都很着急,商议依靠支部的力量帮谭友林解决个人问题。陈赓板着脸对谭友林说:“你的个人问题解决不了,人家会笑话我们支部没有战斗力呢!”

           其实,谭友林曾经有一个心仪的女子,叫邱云。原来谭友林在红军大学结业后,被派往湖北组织革命工作,其间认识了进步女学生邱云。共同的信仰使他们相互爱慕,并订下终身。后谭友林身份暴露撤离,不幸与邱云失去联系。不久前,谭友林在延安碰到战友钱瑛,才知道邱云3年前在宜昌去重庆的船上,因叛徒出卖遭敌人抓捕,她跳江牺牲。

           陈赓见谭友林郁郁寡欢,问其原因,他总是支支吾吾。陈赓急了,星期天揪上谭友林到几个女青年多的学校捕捉“目标”:“看准谁你就说,不管是打游击战、运动战还是阵地战,她都得给咱当俘虏。”

           谭友林拗不过陈赓,先后同两个女青年见面。但这两人都不是党员,他心里不踏实。因为他找的不光是生活的伴侣,还要是革命的战友。

           叶剑英、胡耀邦、罗瑞卿“牵线”

           转眼到了春节,邵式平到叶剑英那里拜年,谈到谭友林还没找到对象的事。叶剑英笑了:“这个谭友林有点教条,不是党员就不能当老婆啦?先结婚后入党也可以嘛!”叶剑英想了想,拿起了电话,说:“这事交给胡耀邦办,他是总政组织部长,认识的女青年多。”电话那头,胡耀邦马上表示一定完成任务。

           在军事高干队时,谭友林常到胡耀邦那里玩,跟胡耀邦很熟。胡耀邦对这事十分上心,经了解,他认为延安外国语学校的羡汝芳(后更名鲁方)比较适合。羡汝芳专攻俄语,是党中央重点培养的俄语翻译。只要谭友林愿意,组织将出面找羡汝芳做工作。

           谭友林一听说羡汝芳是1942年6月入党的,觉得政治上可靠,同意先见面谈一谈,后来又听说羡汝芳是中央培养的俄语翻译,是个大知识分子,又打退堂鼓了。

           在中央党校一部学习的罗瑞卿听说谭友林的顾虑,晚饭后直奔谭友林的窑洞:“星期六晚饭后,你哪儿也不准去,我让人把羡汝芳接过来,谈不成你别睡觉! ”

           谭友林对这位老首长一直就有些忌惮,现在首长扔下两句话走了,他哪里还敢马虎。

           具体任务落到了邵式平的身上,他领着羡汝芳去见谭友林。见男女双方互相都感觉不错,邵式平当即掏出一张写着“愿为朋友”的纸条,“逼”双方签名,如果“不签就叫陈赓来”。羡汝芳早就听说陈赓的厉害,他来还不知要搞什么“恶作剧”,就带头把名签了。邵式平得意地扬着纸条说:“现在我可以向大媒人胡耀邦、罗瑞卿交差了!”

           周恩来、邓颖超“腾房”

           1944年3月18日,经组织批准,谭友林与羡汝芳结婚。周恩来和邓颖超腾出一间窑洞给他俩作新房。因为周恩来夫妇跟这一对新人都有渊源。谭友林曾在周恩来、邓颖超领导下工作过一段时间,而羡汝芳在重庆时,就跟周恩来、邓颖超有交情。羡父是开明人士,早年毕业于同济大学,在汉阳兵工厂当工程师。武汉沦陷后,父女俩来到重庆,羡父与周恩来的秘书徐冰既是亲戚又是同学,通过这层关系,他便与周恩来有了交往,常带着羡汝芳看望周恩来夫妇。邓颖超很喜欢羡汝芳,还把她认作干女儿。羡汝芳在邓颖超那里知道了延安的情况,1940年10月来到她向往已久的革命圣地延安。

           邓颖超觉得他俩很合适,就把羡汝芳找来问:“党校一部的谭友林你认识吗?”羡汝芳想了想说:“认识吧,在大礼堂跳过舞呢。他的舞跳得好,好多女同学都愿意跟他跳!”邓颖超笑了笑说:“他不光舞跳得好,长征时就是二方面军的师政委,是贺老总、任弼时的爱将。”对邓妈妈的话羡汝芳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邓颖超又说:“既然印象不错,就交个朋友吧!”

           由于邓颖超把工作做在了前头,胡耀邦找羡汝芳谈话,就顺畅多了。从这个意义上讲,邓颖超还是谭友林和羡汝芳的半个“媒人”呢。

           一对新人要办喜事了,周恩来夫妇商量着送点什么礼物好,他俩翻箱倒柜,找到一块二尺见方的红绸布。于是,邓颖超磨墨,周恩来援笔,在红绸布上写下贺词:

           谭友林 羡汝芳

           新婚之喜!同心同德!互敬互爱!

           周恩来 邓颖超

           一九四四年三月

           谭友林和羡汝芳结婚那天,主持党校工作的彭真特嘱咐党校食堂管理人员,为谭友林置办了两桌酒席。晚上,杨家岭中央礼堂正好举办舞会,谭友林偕羡汝芳走进礼堂,接受同志们的祝贺。

           这时,毛泽东和江青也来跳舞。有人向毛泽东介绍:“主席,谭友林今天新婚大喜,他们俩要给您鞠躬!”毛泽东一听乐了:“讨堂客,大喜! 大喜呀!”接着,他让江青与“新郎官”跳一支舞,自己与“新娘子”跳一支舞,以示祝贺。

           晚上,谭友林夫妇在周恩来夫妇腾出的窑洞中,度过了他们甜蜜的新婚之夜。

           造化弄人

           万万没想到的是,邱云并没有牺牲。

           在长江边长大的邱云谙熟水性,那次她跳江后,贴着江边顺流而下,半小时后爬上江岸。由于鄂西党组织已遭破坏,她决定到新四军去找谭友林,哪知谭友林早在两年前就去了延安。四师师长彭雪枫派人把她接到师部,让她先到后方医院上班,边工作边等谭旅长。一等又快一年,没人知道谭友林什么时候返回,她决定去延安找谭友林。1944年7月,邱云来到陕甘宁边区,可谭友林已经结婚。邱云决定不见谭友林,她化名韩雨,去了延安东二十里铺的边区医院。

           邱云用她的一生默默地关注着谭友林。1986年5月羡汝芳罹患癌症病逝。1987年春节,邱云得知此事后,立即到北京找谭友林。可当她得知谭友林在几位老战友的撮合下准备再婚时,再次选择了悄然离去。

           谭友林直到去世也不知道邱云还活着。而邱云则终身未婚,最终在守候无望的落寞中隐遁九华山。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