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莫友芝信札中的人与事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简小娅 何萍

           

           贵州省博物馆馆藏的古籍文献中,有11件贵州先贤莫友芝的手书信札。这是其中的一篇,它没有被收录在张剑编撰的《莫友芝年谱长篇》中。这封不长的家信里,涉及到莫友芝的家人、亲戚、朋友等等,其中不乏中国近代史上的著名人物。手札识读如下:

           开春以来,遵义东乡馀匪渐清。西南亦无匪,唯北乡大里下五甲为仁、桐之界,其间匪徒甚多,抚之不易耳。现在方办善后,馆事犹未筹及,我已以旧馆托佛芝翁、承久翁言之。杨星翁已有允语,唯当此倥偬未便催之,且此时度支缺乏,即定亦恐难应缓急,真愁人也。尔两次字俱催我走省,不知有一定可图机会,抑是要见方伯,始为不可必之谋也。【尔已见过方伯否?如见过,亦可将此旧馆事乞其致声星翁乎?或有他托,此事不言亦可】如必欲即来,尔即亟写一字借贵筑马封发来,【即填“总理前敌粮台佛大人行营”,或填“办理军务贵东兵备道承大人行营”俱可】不过二三日可到,我以正尾二初来亦未为大迟,计此时各处悬席,想皆有人以是远不及事也。果系不可必之谋,尔亦亟与我一字,我二三月间来亦不迟也.家中大小俱无恙,去年尔所会银留二金与李舅【当未行】,以三金开李家账【尚欠五六金】,馀五金并交弟妇。自臈(腊)底后米盐自买。九弟去腊尾从韩南溪别驾带勇将由黄沙、陆广进攻黔西、大定贼,在落邦过年,有信来。此后即先往镇西卫札营,即趋陆广,此时想已在黔西矣。外间传言截取一班已催到辛卯,而遵义未有明文,果尔乡试【否则明年】后不能不谋一行,尔为访确告我。《黔诗》一节,于有明一代我已费心力不少,因乱中止,甚口可惜。我所以必图旧馆者,欲藉将此事了却,乃出门,若使他人补为之,口(不)如我意也。鄂生归来否?渠即不应刻费,我自成我稿耳。子尹兄此时想已之匀,闻柏容兄告病,确否?个峰兄有馆出否?并吴检翁为道候。正月十八日耶亭兄字。

           【我近三年诗稿毁于燹中,有方翁挽诗是应存者,可钞留一纸,个兄处亦有二律,李大庵兄处亦有一律,皆便录出。】

           这封编号B.1.1765的信扎,是莫友芝于1855年正月18日,从遵义写给贯阳六弟莫庭芝的家信。当时,黔北杨隆喜的斋教农民起义军久围遵义,未能破城。因各地驰援遵义,杨隆喜腊月底退走。莫友芝任教的湘川书院(馆),因战乱尚未恢复。他写信给贵阳的六弟,希望托人帮助书院(馆)早日复课。莫友芝在给弟弟的回信地址中,提到“办理军务贵东兵备承大人行营”,这位承大人即承龄(公元1814年——1865年),字子久,又字叔度,裕瑚鲁氏、吉林满洲镶黄旗。曾任贵州按察使,官至贵州布政使。著有《大小雅堂诗集》四卷及《冰蚕词》一卷。承龄的诗,受晚清以来诗词评家称誉,词名尤高。因咸同农民起义,此时承龄正在黔北征讨农民起义军。莫庭芝曾在承龄家中教书,此时亦在军中任所。

           叙家务之余,莫友芝转告九弟(祥芝)去年腊月末随韩南溪征伐的行踪。当时莫祥芝随韩超军在陆广、黔西一带。韩超(1800-1878),字寓仲,号南溪,做过贵州按察使、巡抚。少年张之洞在兴义府时,曾师从韩超。张之洞写的《半山亭记》,是去安顺见胡林翼、韩超两位老师,回兴义所作。

           莫友芝信中说到辛卯年待选的举人,轮到赴京“截取”的消息。按清制,根据官员食俸年限及科分名次,按其截止日期;或举人参加考试落榜三次后,均可由吏部核定选用,称“截取”。莫友芝恰好是辛卯(1831)年举子。但虽有消息,遵义却未见确切的文书,莫友芝要弟弟打听消息,在“不能不谋一行”的情况下告知他。

           莫友芝不急欲谋官,是因为《黔诗纪略》是他最挂心的事。原来唐树义辞官赋闲贵阳时,允诺出资刊印“全黔诗”,即《贵州诗集传证》后改名《黔诗纪略》。唐树义(1793-1854),字子方,遵义市遵义县人。清嘉庆举人。道光六年(公元1826年)大挑一等。历任湖北咸丰、监利等地知县,升兰州知府、道员,陕西按察使,湖北布政使。唐树义为《黔诗纪略》制定体例,由黎兆勋、莫友芝分别选编清代和明代部分。莫友芝急于恢复书院,是想在书院亦教亦编,尽快完成诗集的编选。起义农民围城时,莫友芝被困城中,《黔诗纪略》的书稿在城外湘川书院未及取回。心急如焚的莫友芝雇用壮士,将其悬绳坠于城外,到书院取回书稿。这本《黔诗纪略》,是唐树义允诺刊资书籍中的一本。但此时唐树义已赴湖北与捻军作战,生死难测(唐树义在此信之后的五天,即正月二十三日,在湖北金口殉职)。莫友芝担心刻书的费用难料,意欲自行刊刻编选的明代部分。信末问及的鄂生,即唐树义的儿子唐炯,唐炯是清末时期的能臣,他之后曾任四川南溪知县,后升任知府、道员,主持四川盐政改革;后任云南布政使、巡抚,办云南矿务等。唐炯于1870年寄白银五百两,给在金陵的莫友芝,作为《黔诗纪略》的刊资。莫友芝离开贵州后,一直不停的收录黔人诗稿,他1871年辞世后,由他的儿子莫绳孙,将六叔莫庭芝寄来遵义收录的诗稿、与在京都、金陵收录新增的二十六人合在一起;莫友芝尚未定稿的杨龙友的诗和传记,由汪士铎补校完成。莫绳孙于1873年将《黔诗纪略》付梓。

           由于篇幅的原因,信札中的人物未能一一介绍,但从这封短短的家书中,我们看到一个群体两代人,在兵连祸结、朝不虑夕的年代,对文化传承的坚持。

           责任编辑:汤苏婷endprint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