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空中怪车” 偷袭贵阳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罗忠元 罗万雄

           1994年,《贵阳晚报》一篇报道被国内外682家报纸、刊物、电视、广播转载转播,让贵阳走上世界。1999年,该文获中国科技新闻二等奖。

           ——编者

           世界的奥秘太多太多!

           很多异域发生的事,我们常常迷惑、怀疑。这次发生在贵阳,就在我们身边的“不明事件”,通过实地考察,我们不得不相信!

           目击者说:是空中怪车

           1994年11月30日,农历10月28,星期三午夜,贵阳城区的百万市民已沉入梦乡。谁也想不到,凌晨3时20分,一种神秘的不明原因,竟然使北郊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的森林遭毁,留下白花花的数百亩被折断的树桩。马家塘林区,是林场场部所在地。贵州铝厂至都拉营车辆厂的乡间公路,跨过贵阳——遵义国道后,在此自西北向东南穿林区而过。场部在这公路边上,场部西北,有白云林化厂,林化厂一侧50多米处,是阳关公路机械化施工公司贵遵公路采石场。林化厂对面,是贵州环球园艺公司鲜花温棚。温室大棚林区南面300米,是贵州铝厂铁路支线。这里的人工林,随西南——东北走向的南北两列山丘展布。两列山丘之间的谷地,是平缓蜿蜒的庄稼地。

           11月29日午夜,像平常一样,砂石场老板兰德荣仍未休息。他要看管采下的砂石,防止碎石机等设备被盗。他住的房子是三间矮砖房,砖房前面的小棚子,是用铁皮、帆布等盖的。除了兰,还有砖房北面铁架工棚里的一位老年人。他家的门前,用铁链拴着一只大狗。

           30日凌晨3时,天空滴滴嗒嗒地下了雨,远处有雷声加闪电。农历十月有雷电,在贵州这个地球的北温带地区,确属少有。十多分钟后,下起小冰雹,打得屋顶铁皮劈里啪啦响。兰德荣出门捧冰雹看,约有包谷籽大小。一会儿,冰雹停,他又回屋去。

           3时30分左右,兰德荣听到轰隆轰隆声,声音由远到近,由小变大,就像蒸汽火车的行进声。忽然,这声音逼近房子。他从床头边上的窗口看去,惊叫着急喊妻子涂学芬:学芬,老子怕火车开到我们这点来了哩。只见有一股强光在那“怪物”的前面朝前方射去。天黑,强光后面的物体是什么样儿,看不清。轰隆声中,夹有东西断裂的声响。兰德荣认为是砂石堆垮塌,工地上的照明电灯,也好像是熄了。

           涂学芬听到声音,看到强光,懵头懵脑地从床上起来抓铁棒,准备自卫。门却开不动,顿时觉得有种力量像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吞掉一样。

           与此同时,与这砖房相隔不远的工棚内,50多岁的任志奇老人也听到“火车”的声音,看到向东北方向射的强光。还觉得火车就在房子上,吓得躲到床下,十多分钟后,没动静了才出来。

           等“火车”远走后,兰德荣才发觉没有狗叫声。

           等了一会,他开门去看狗,没有见狗。他就昏沉沉地,不自主地去追那发强光的东西。哪知,平时顺当的林间小路,此时被什么东西拦住了。两个多小时后,狗跑回来了。天亮一看,见成片成片的松林被折断了。屋子旁的林中,有几十棵也断,几棵翻了根。回忆当时的情景,兰德荣夫妇说,这东西很大,好像“火车”。

           林场场长说:决不是龙卷风

           都溪林场场长陈连友,50多岁了。他说:“当晚,我值班,听到象烧煤的火车走那样,响出(口晃)(口晃)(口当)(口当)的声音。速度感觉到是先慢后快。朝前方射的灯光是黄色,但特别的亮。”

           林场职工李兴华的妻子,30多岁。她说她从窗子看见,是比大卡车大的东西,有两股灯光从车头射向前方。象探照灯那样亮。“响的声音也把我嚇倒了。”

           第二天,林场职工查看林区。顺着林区西南——东北的山丘走势,在山地两侧呈条带状,有四大片林木遭毁,损失商品木材2000立方米,年均损失松香价值一百万元。共有面积400多亩,从西南端马家塘起,到东北端砖窑坡止,足有3公里。条带最宽处有300多米,最窄处150米。起始的西南端树桩高2米左右;终止的东北头,有一片树桩高4米左右,转东面经山脊的一片树桩高1.5米左右。

           陈连友说:说是龙卷风袭击,讲不通。我在这里长大,是懂的。1987年,这一带有过大风冰雹,有雷鸣电闪。但与这次的声音、光亮大不一样。那年林区损失不是整齐划一的条带状。山丘迎风面损失大,低洼处几乎无损失。受损的林木,70%被卷翻根,30%被折断。且倒下后呈旋涡形。

           这次有点怪,树干折断是一片一片的,倒的方向朝向路径的中轴线,折断区内未倒的小树,都朝强光去的方向偏倒,上侧树皮见擦伤。

           若是龙卷风,风灾是席卷而过。可是,这次山地两侧的松树成片折断。土里的油菜、马蹄莲有30厘米左右高,却毫发未损。

           林场徐中波副场长。从贵州林校毕业分到林场已三年,对森林风灾分析是有水平的。他说,这些树子折断后,没有倒向通过林区的高压输电线、光缆线,及林区的工棚、房屋。贵州环球园艺公司在这里的温室塑料大棚,旁边的林木被折断,大棚则安然无恙。无塑料布顶的棚架呢,却被拔走,不知去向。花圃里的各种鲜花,均无损失。公司屋顶的一盆火棘盆景,又被擦翻摔到地下。难道龙卷风会选择目标袭击么?

           受灾后,到林区考察的贵州省林业厅、贵阳市林业局的专家都一致认为,这次灾害不可思义,难以用现成的理论去解释。

           各方专家说:难解释清楚

           贵州省UFO研究会的专家听到消息后,组织天文、气象、物理、化学等学科专家,及林业、机械制造专家等前往考察,并进行研讨。专家们持严谨、求实、科学的态度,从大量的现场考察照片、样本分析人手,发表了看法。

           这些看法归纳起来,分为耐人寻味的三大类。

           第一种认为是气象现象。初冬的贵阳,气候暖和。当北方冷空气南下,前锋侵入黔中高原时,气温骤降。由于林区地形的差异,山丘低洼的山地较空旷,气温降得快。林区呢,保温性能好,区内温度降得慢。陡变的温差产生大风,形成风灾。

           但这解释难以说明这次的很多现象。如:胸径10厘米至20厘米的树能卷断,5厘米至10厘米胸径的树却被吹歪,树下厚厚的松针叶为什么仍纹丝未动?这种地形风应随山丘洼地走,到东北端的砖窑坡时,为什么跨越小公路,折转正东方向,上30度的山丘肆虐而沿山后过去?俗话说,雨下一线,风卷一片。这次除了有成片林区受灾外,受灾片区的边缘林区中,为什么还有十几棵一窝,十几棵一窝的树干被折断?

           认为是人的幻觉——这是第二种看法。生物医学认为。把自然声光现象与平时生活遇到的现象联系起来,这是大脑的一种“环境”反应。火车的形状、声音、灯光、作为认识的音

           像“印”在脑中,当遇上雷、电、雨、冰雹等时,特别是惊恐之时,就会有火车的感觉的再现。但是,当时分别处于四个不同位置的十多人、难道都有这幻觉产生?这解释好象牵强了些。

           多数人认为,可能是某种不明飞行物体。

           根据目击者的阐述,可以有这种分析。飞行器采用半着陆状行走,这时会有火车慢行的动力声音。其形体下部撞折树干。它的前面有前射的强光作照明或作光感导向。这符合现代飞行航具的设计制造要求。这低空飞行物体的宽度恒定,其宽度与被折断树木成片的宽度一致。据实测,林木折断片区与现在仍为林区的交接面无犬牙交错现象,十分子直。像剪草机剪过的“草沟”。在低洼山地两侧成片,在砖窑坡是“林沟”。折断区内的小树,韧性大,虽未被折断,却都是往飞行物进行方向偏,树干可见明显擦伤,有的树皮擦挂在树干上。

           有相当的吸引力。这是不明物体的特点。被毁的第二个片区,西去50米林中的砂石场,砖房前小棚上的铁皮,被吸飞附着到10米外的松树上。正好是朝第二个折断片区去。从砖房——铁皮——折断区三点看,是在一条直线上。砖房东面的白云林化厂,一间工具房顶上的铁皮块,不知被吸飞在何方,石棉瓦仍落在房下。值班工人唐位祝说,他跑出来看时,光已经飞过去。在砖窑坡那片折断区,茶树丛较多,茶树无伤害。可能是不明物飞过来,高的松树挡住,矮的茶树安全的缘由。与其它片区不同的是,折断区与现存林区交界的翻根树,倒向折断区中轴线,并略往飞行物行进方向偏前。

           有专家分析,这是一种宽体飞机式的物体。它用触脚半着陆,所以第二片折断区旁的现存林区之中,有几窝十几棵一处的折断点。

           有专家说,1994年11月3日,太平洋、南美洲、大西洋、印度洋一线发生日全食。在地、日、月体系成一直线排列时,空中干扰力小,是外星飞行器探测地球的好时机。探测器软着陆一般选择在沙漠、江湖海洋和林区。正好,这次选在贵州铝厂铁路专线边上的林区之中。

           是有研究价值的现象

           1994年12月25日,星期日。初冬的贵阳阳光融融。来自北京的6位专家专门到都溪林场考察来了。他们当中有机械制造高级工程师,有化工工程师,有环境监测高级工程师。黄全刚总工程师还是北京市乾坤高科技发展公司的高级专家。贵州省宗教界的一位法师也同往。

           这是一次多学科的协同勘探,是一次虚实结合的研讨,进行的是一元与多维递进的论证。

           在砖窑山那个片区。专家们踩测了树折树歪树翻根的第四片区第一、二小区。山丘下,胸径20厘米的马尾松基本不存,全都折断。胸径10厘米以下的则向前倾斜,有的倒下又立起来,有的仍歪着。前倾的树,韧性较好,上侧有擦伤痕迹,有一部分可见树皮卷曲下吊,上山丘100米后,折断片区两侧林中翻根的树,都是往折断区中轴线前倾的。到150米处,折断区扩大为300米宽。奇怪的是,这个片区的中间有20多棵树未折断,未倒下。中心两棵直挺耸立,周围20多棵都是往这两棵倾斜。专家们说,树下松针层厚实松软,若是龙卷风,这些松针叶是应该被卷走的。若是不明飞行物体,它可能是在此转了圈,试图降落什么的。

           从这个片区再上30米,便是这山丘的腰脊。随腰脊下,仍是折断区的延续。过山丘洼地。是山丘后的另一山丘。树,仍有折断。折断路径到此由东转东北。当地的农民正在清理断下的木材,砍除残留的树桩。这一片,是东北端折断区的终点,折断止处,树高林密,成一个“林窝西南方开”的图形。据伐木的农民讲,由此林再经一个沟谷,过一片有林的山丘后,又有被折断的片区。由此看来,是风,就有连续性,应又席卷而去。可是这一段却是跳跃式有林区间隔,可能是飞行物到此升高后,又到500多米外林区欲降下。

           考察森林折断区的第一片区西南端起点,试图寻找蛛丝马迹,专家们下的功夫更深。测方位,数树桩,量树桩高低,查异常,收集标本,干得十分细致。这片折断区西南,是一座山后的平地,贵州铝厂铁路专用线从川黔线分支过来,经这里去铝厂。铁路在那座山下林区边缘。与铁路平行是一洼平地,平地东北过来是这片折断区的林带。又很奇怪,若是风,应从平地那面席卷过来,可是平地与现在的折断区之间,仍有数百棵松树未折断,也没有倾往折断区的迹象。这存留的树。酷像一个自然屏障。专家们说,好象这不明原因的东西,从天而降,在此选择悬停,某种力使物体下部对应影射面的松树折断,然后向东北方向行进。选择的是两山丘之间洼地和林区边缘作路径。

           是风是物,难以断定。专家们很想找到由龙卷风基本特征留下的痕迹,但找不到。也想找到飞行物留下的遗物,但也找不到。是不是我们这些一元三维的地球人,看不见来自多维世界,即无穷世界的物体和物质呢?参加考察的法师说有这种可能。

           总之,专家们认为,这是有研究价值的现象。并建议政府部门把这个片区保护起来,作科研和旅游开发点。

           (原载1994年12月31日《贵阳晚报》)

           责任编辑穆倍贤陈新明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