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天路之旅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叶江华

           天路之旅——既神奇又优美,给这次旅行一下子凭添了许多的好奇和联想。

           进藏的火车是6月1日下午7点从重庆出发,列车员要求进藏人员填写人藏健康登记卡,这是长这么大生平第一次上火车要填表,很新鲜。从重庆出发要在火车上呆上二天二夜,大约在6月3日下午6点左右到达拉萨。沿途要经过陕西、甘肃、青海,越过秦岭,翻过唐古拉山,穿越可可西里无人区,从长江边直向天边爬去,让你去真真实实地享受什么是辽阔与寂寞。

           火车是清早到西安的,一道厚厚的古城墙标示着西安悠久厚重的历史,沿着古城墙修建的炎帝祠,雄伟壮观,这里的古都风韵还未减退,只是没有了过去的繁华,更有了许多现代的气息。在火车上遥看西安给我一种灰蒙蒙的感觉,像是蒙上一层薄薄的面纱,让你透过现代文明的面纱去探寻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辉煌。这里的山是灰色的、城墙是灰色的、炎帝祠也是灰色的。在这凝重深沉的土地下埋葬着古代的皇都,这里的每一条路上都曾经有过皇室的仪仗,这里的每一块砖瓦都记载着中国的历史。这里是古代通往西域的始发站,古代丝绸之路就从这里开始,文成公主就是从这里起步走向西藏的。遗憾的是我没有时间在这里逗留,没有机会去领略古人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景色。现在去西藏有1954年修通的柏油造就的青藏公路,更有去年全线开通的青藏铁路,火车装有防紫外线玻璃,备有输氧装置等国内一流设备。不知当年的文成公主是如何走进西藏的,一种崇敬之情不禁油然而生。

           沿线过来,经过宝鸡、兰州、西宁,马上要过青海湖了,这里的山光秃秃的,连草都很少,树几乎没有,黄河水裹着泥沙混浊不清,不知道这里的人民吃水怎么办。在陕西还可看到农民收割麦子的景象,到了兰州以后,这里的麦子才刚刚抽穗,好像晚了一季,对面那位在拉萨做生意的重庆女子小刘告诉我,拉萨的青稞还是才刚出土的青苗呢,可想国土之大,气候多异呀。

           火车进入青藏高原中部,窗外的景色如多棱镜般地变换着颜色,绿色和黄色相兼的草地拥抱着蓝宝石般的青海湖,在蓝天白云下景色奇妙无比。青海湖随着列车的前行,在我的眼中不断变换着焦距,呈现出不同的景致。隔着车窗玻璃远眺青海湖尤如天边一面椭圆形的大镜子,湖边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除了牛羊几乎看不见一个人,寂寞天舒,好一副美丽的巨幅图画。青藏高原中部的天俊草原牛羊成群,草原一望无垠,满眼是青黄青黄的草地在夕阳下泛着亮光,让人兴奋不已。火车沿着青海湖边向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度爬去,现在已快晚上九点了,窗外的景色仍清晰可辨,小刘说拉萨要九点半以后天才会天黑。列车是半夜三点到达格尔木,开始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天刚亮同伴们便急忙隔着窗户搜寻着珍稀动物藏羚羊,真是天顺人意,果然有几只藏羚羊自由自在地出现在离铁路不远的地方,悠闲自得地散着步觅着青草,我的同伴惊喜得欢呼起来,这种情景真让人心里发热,听说青藏铁路在修建过程中就考虑到藏羚羊的生存而专门修建了一座很长的大桥,供它们自由从下面通过。

           这里冬长夏短,春秋来去匆匆,冬季干燥寒冷,全年霜雪不断,小草才刚刚探出脑袋还来不及舒展自己的身姿便被无情的寒风摧毁了,藏羚羊的生存面临着严酷的考验。热泪盈眶不仅是雪山反射出太阳的光芒的刺激,而更多地是面对天地造物间的那种壮观,空旷荒凉的大地仿佛就是一首纯天然的诗,安静而毫不雕饰地存在于天地之间,一切的一切构成了与都市喧嚣的反差,强烈地清洗着我的眼睛和心灵。真想在那荒无人烟的旷野里静坐片刻,去俯仰这千年大地,去追随那横贯天际的流云,去感受那久远而原始的气息,去触摸那雪山深处吹来的冰凉的空气。

           列车越过唐古拉山口进入西藏那曲地区,离拉萨越来越近了,沱沱河口的冰层足有一尺多厚,远处雪山白雪皑皑终年不化,她是圣洁的像征,她像圣母一样俯视着芸芸众生,人们生活在她的膝下,享受着她带来的清流。近处的山被融化的积雪冲刷出一条条沟壑、被终年不断的大风刮出了一道道褶皱,雪域高原的风采渐渐向我们走来。

           拉萨终于到了,与布达拉宫风格一致的拉萨火车站既雄伟又肃穆地竖立在我们眼前,导游为我们每个人献上哈达,热情地向我们介绍拉萨的情况。拉萨果然是阳光灿烂,完全没有近黄昏的感觉。也许是为了遮挡严寒,也许是为了防止强烈的紫外线,藏族女子大多蒙着脸,露出两只清纯的眼睛,就像这里的天空一样的透亮。到了拉萨有两个地方是不得不去的,那就是布达拉宫和大昭寺。布达拉宫和大昭寺始建于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时代,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布达拉宫在十七世纪五世达赖喇嘛时期重建以后,成为西藏历代达赖喇嘛的住锡地和政教合一的中心,宫内珍藏的大量佛像、壁画、经典等文物是藏族文化艺术瑰宝,宫内金碧辉煌足以让你眼花缭乱。大昭寺的香火很旺,肤色黝黑的藏民们笼着厚厚的藏袍或上穿汉衣下着藏裙独自围着大昭寺顺时针行走叩拜。人头攒动、拥挤不堪的大昭寺里,游客们和上香添油的藏民们相拥着挤在一起,尽管人流如潮,却只听得见导游不断解说的声音。喇嘛们极其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佛事,旁若无人的默诵着经文,在那弥漫着香油味的殿堂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空灵。

           从纳木错回拉萨的路上,一路都有着去拉萨朝圣的藏民徒步行走在青藏公路上,他们一步一膜拜、一拜一叩首,五体投地,说他们是走向拉萨不如说他们是爬向拉萨。据说他们来自很遥远的地方,甚至可能是四川、青海,一路艰辛可想而知,可他们心中信念不倒,坚定不移地朝向他们心中的殿堂。还据说他们当中如有人经不住饥寒在途中病亡的话,他的同伴就会将死者的牙和指甲卸下来带到大昭寺镶嵌在寺院的立柱上,表示他的灵魂已到达他朝圣的圣地,进入了神圣的殿堂。所以一路朝圣的藏民都心悦诚服地重复着一个动作、怀着一个神圣的心愿、朝着一个方向百折不挠地跪拜行进着。这种磕头方式叫做“等身长头”,双手合十直指蓝天,嘴里念着经文,双手滑向胸前便双膝跪地,两手着地俯首用额头叩地后向前伸去,全身扑在地上紧贴大地,然后站起来重复着这个动作。朝圣的人要磕上数万个这样的等身长头才能到达拉萨,可想他们的意志是何等的坚强。在我一个俗人来理解,他们是神圣的,他们跪在这朝圣的天路上,他们向往着的是天堂,他们心中永远装着的是理想,多么纯情的民族啊!

           从拉萨去向纳木错的路上,你真正地体会到了天路的艰险和神奇,宛延的山路从海拔3750米的拉萨一直修到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车子一直向上,路的尽头便是蓝天白云,直上云霄连接天际,让你身心都会飘飘然。

           站在那根拉看见纳木错宁静得神秘而妖艳,与天相连,天水一色,分不清哪是天哪是水。在藏语里“纳木”是天的意思,“错”是湖,纳木错就是天湖。念青唐古拉山脉绵延在纳木错南面,七千多米的山峰终年积雪,在蓝天下闪着银光,与晶莹透亮的纳木错交相辉映,导游小罗说,在藏民心中念青唐古拉山脉就是一个多情的王子,终日守候在藏族美丽的公主纳木错身边,爱恋着她、护卫着她,真是一个令人想入非非的故事。其实生活在这里的藏民正是像爱护自己的掌上明珠一样爱护着纳木错,他们允许用纳木错的水洗脸,让她洗去烦恼和晦气,却不允许在纳木错里洗脚,怕冲犯了纳木错。正是他们的爱护,纳木错才如此清纯得一尘不染。纳木错面积有1961.5平方公里,海拔472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湖泊,最深处有55米,小罗说纳木错的面积有三个新加坡大。纳木错每年十月份开始结冰,要到翌年5月才开始融化,如果我们提前一个月来到纳木错,可以看到地壳被撕开的壮观,听到融化时厚厚的冰层发出的巨响,声响可传出数十里,如雷贯耳。此时我面对的是蓝得透彻的湖水,在天水之间的云彩里纯净得浸人肺腑,有着魔力般的圣洁,站在这里,你会感觉到人世间的一切纷争是多么的可笑,在这幅天地和谐美丽得让人晕眩的画面之前,你的心底还能存得下什么杂念呢。

           啊,再见了拉萨,再见了西藏,再见了青藏高原,我带着净化过的灵魂满心轻松飞越你的上空,俯瞰着你绵延的大山、重叠的雪峰、蜿延的雅鲁藏布江,祝福和谐,在我心中默默地祈祷。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