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解放贵州的少数民族人物(中)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夏荣富 刘凤英

           贞丰县人蒙素芬党的培养牢记心

           蒙素芬,女,布依族。曾任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兼省妇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第一至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党的十四大代表等。

           1949年的一天,贞丰县者马寨来了一些陌生人,引起全村犬吠不断,一名十七八岁的布依姑娘喝开了狗群,并把陌生人带到家中,才知这些人是解放军,这位姑娘就是蒙素芬。

           不久,她参加了县农代会,接着又参加了农民干部培训班。一个女孩能到县里学习,这在山村可是件新鲜事。乡亲们既高兴。又担心,时常叫人去打听消:息。直到她学习结束时,大家连夜打着灯笼火把前往县城迎接。领导的厚望、乡亲们的关心。使蒙素芬更加坚定了为老百姓办事的信心和决心。

           回乡后,她又被推选为农协组长、村妇女委员和副村长。白天发动群众开展减租减息、清匪反霸,晚上组织青年学习文化,保证了土地改革的顺利进行。

           19岁那年,蒙素芬随西南各民族参观团到北京、天津、武汉等地参观学习回来,就被任命为县妇联主任。

           1953年,应苏联妇女反法西斯委员会邀请,她作为中国妇女代表团成员出访苏联,参加纪念“十月革命”36周年庆典。还参观了莫斯科、列宁格勒等地的工厂、学校,苏联人民建设新生活的精神风貌,使她深受感动。她还向苏联朋友介绍中国少数民族妇女翻身后建设祖国的情况。

           1983年,已是贵州省政协副主席的蒙素芬主持了一次女知识分子综合情况的大规模调查。贵阳九中的一位老师说:“我之所以能够兢兢业业、不计得失地劳动,是50年代深受一位叫蒙素芬的同志从苏联访问回来后所作报告的影响。”这位女教师那知道她所说的这个人就在眼前。

           虎豹威胁杨初桂克服困难不怕累

           1950年的一个晚上,镇远清溪的一名妇女土改工作队员从乡村赶回区公所。走着走着,突然前面路旁的青石板上躺着一只金钱豹。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她硬着头皮轻脚轻手地从豹子身边走过,一阵风似地跑回区里后,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她就是天柱县人杨初桂。

           杨初桂,女,侗族,曾任雷山县丹江镇和望丰乡土改工作组长、贵州省妇联主席、第五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代表和执委,第六、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等。

           1950年的一天。十九军的一名女同志和一些男同志来天柱发动参军,在县中学读书的杨初桂报了名,并成为唯一合格的女生。她父母知道后,认为一个姑娘跟那么多男生出去不好,便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出门。一天夜里,她从家中逃了出来,步行几十里赶到县城,此举改变了她的一生。

           杨初桂他们到镇远铺田搞土改工作,还不到3天,就有土匪来包围乡政府;还有两次被山上的老虎追赶,上演了“虎口脱险”的故事。

           1952年3月,杨初桂被调往苗族聚居的雷山开展土改工作和妇女工作。为更好地开展工作,她积极向当地群众学习苗语,不久便能说30%的日常用语,40%的能听得懂。一次,一群苗家姐妹在会上用苗语说某地的鸟特别好捉,杨初桂假装听不懂,问她们说什么,大家回答说在讨论政策。杨初桂说:“别骗我了,你们是在讲哪里的鸟好捉。”这些妇女都笑了起来。

           杨初桂的爱人一直在北京某部工作,一遇下乡,她只得一头挑尿布,一头挑孩子。晚上想在老家的儿子睡不着觉,她就看看毛主席的像,增加革命的信心。

           当别人问她是怎样才取得这样好的工作成绩时,她说道:“少数民族妇女干部的成长,一方面靠党的培养,另一方面靠自身努力”。

           龙广暴动策应急秉望兄弟皆尽力

           王秉望,布依族,1937年初中毕业后,报考云南省立镇南师范学校,在昆明考区名列榜首,被指定为第三班班长。由于刻苦专心,品学兼优,得到镇师地下党李仲烈的特别关照,介绍阅读一些进步书刊,得到启发,懂得很多革命道理。

           1949年6月中旬,王秉望得知罗盘区主力团由杨江司令员率领挺进贵州边境的黄泥河,遭到国民党贵州保一、保五团的阻击。为策应主力团的活动,王秉望发展地下武装组织暴动,制定的作战方案是:由巴结韦万坤武装和争取过来的广西方季森武装负责主攻。永和武装打外围,龙广武装策应。

           巴结、广西武装6月16日由巴结乘船顺南盘江到大湾上岸隐蔽在坡阴这个地方待命。这支100多人的队伍配有5挺轻机枪,白天行动暴露了目标,国民党永和乡的乡长王永锡知道后,急电县长田应铣。田马上派县常备队一个分队星夜赶到永和监视。

           情况紧急,王秉望派王雄带几名武装赶赴坡阴,传达作战方案并指挥战斗。王秉望和其他领导小组成员布署龙广武装作好策应准备。19日下午5点,永和送来捷报:暴动打响后,驻守永和常备队除两人持枪抵抗被消灭外,其余都交枪当了俘虏,乡长王永锡听到枪响后,带领乡丁仓惶逃跑。深夜,乡丁来到镇长王秉衡(王秉望的大哥,看过一些革命书籍,暗地里很支持王秉望的行动)家报告:县长急电,永和发现土共武装,命令你星夜召集壮丁到大洞坡、跳羊坎一线防堵。

           20日中午,王秉望他们到永和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了三件事:一、21日召开群众大会:二、开仓济贫:三、扩大永和武装,组建后与巴结武装编为第一大队,韦万坤任大队长,杨永香为副大队长,作好反击来敌的准备,明确坡阴的武装担任警卫。

           永和暴动震憾了国民党当局,省、专县电讯频传,说道:“参加暴动人员有四五百人,轻机枪11挺,重机枪1挺”。这一传非同小可,省、专立即命令安龙县长田应铣兼指挥,从黄泥河前线抽调保五团营、兴义师管区独立营及安龙县常备总队两个中队共一千余人赶赴龙广进剿。

           24日,王秉望他们避实就虚地打了一阵后,25日在播雍村召开紧急会议,决定龙广武装夜间行动未暴露,就地分散隐蔽,由未暴露的领导小组成员王继勋、王汉钟、贺光裕领导转入地下待命行动:巴结武装由王秉望、王雄带领返回巴结,通知方季森武装回广西:永和武装由杨永香带领掩护群众到广西丫杈一带潜伏待命。

           责任编辑:罗维克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