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关注科协新未来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贵阳市科学技术协会于1978年筹建,至今已走过了35个春夏秋冬。从最初的19个学会、协会,5个技术交流队,千余会员,到现在遍布全市城乡、纵横交错的学术、科普组织网络,35年间,巨变就在我们身旁悄悄发生着。

           作为促进科技与经济文化发展结合的重要力量,市科技协会坚持弘扬科学精神、捍卫科学尊严,通过普及科学知识、推广先进技术、传播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等,提高全民科学素质,为推动经济、政治、文化建设贡献力量。在市科技协会成立35周年之际,我刊联合贵阳市科学技术协会推出“贵阳市科学技术协会成立35周年特辑”,让读者对市科协以及对未来的贵阳科技馆有一个概貌性的了解,关注科技,关注科协新未来。

           贵阳市科学技术协会

           1978年4月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召开后,6月,中共贵阳市委决定将市科技交流站和市科委内设的群众工作科合并成立贵阳市科学技术协会。随着群众性的科技普及和交流活动的开展,恢复和组建了各种学会、协会、研究会,并于1980年12月16日至19日,在贵阳金桥饭店召开了贵阳市科学技术协会第一次代表大会。至2009年5月,贵阳市科学技术协会共召开了六次代表大会。经过35年的发展,贵阳市科协已在全市城乡构建了纵横交错的学术、科普组织网络。内设机构也由成立时的两科一室增至现在的六部三室。2014年,市委、市政府将市科协列为第一批枢纽型社会组织认证单位。市科协将肩负科技社团的历史使命,围绕“三服务一加强”(为广大科技工作者服务,为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服务,为提高公众科学文化素质服务;加强自身建设,提高服务能力),致力于建设成为“三主一家”(学术交流主渠道,科普工作主力军,国际及对台港澳民间科技交流主要代表,科技工作者之家)的人民团体。

           贵阳市科技馆

           贵阳科技馆是贵阳市积极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和《国务院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面对社会公众广泛开展科普展览及科技文化活动,促进社会公众科学文化素质的提高的重要科技教育文化设施。市科协一直积极致力于贵阳科技馆建设。2000年,贵阳科技馆首次立项。而后,根据贵阳市城市发展和总体建设规划的调整,贵阳科技馆前后历经7次选址改点。2005年,贵阳市发改委批准了贵阳科技馆新址立项:位于贵阳市观山湖区文化山功能区。贵阳市科协通过转变发展理念,创新工作方法,提出“市场化建设贵阳科技馆”的主导思想,围绕“市场化建设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的可行性”进行了全面、充分、系统的分析研究,形成了《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项目建设方案》,2013年底,贵阳市委、市政府批复同意了该建设方案。预计贵阳科技馆主体建筑2015年底完工。

           贵阳科技馆的创新建设

           刘元贵 曹鹏 杨鸫

           贵阳市是我国省会城市中仅有的几个未建有市级科技馆的城市之一,而本省内的遵义市、毕节市两地已建成当地科技馆。作为省会城市,必须开拓创新,采取有力措施,切实有效推进贵阳科技馆的建设。纳百家所长,创一己之新,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开启全新建设之路。

           创新思路,建设贵阳科技馆

           建设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努力打造贵阳生态文明城市十大精品工程。市科协将科技馆单一功能概念深化延伸,在保证贵阳科技馆原有各项公益性科普教育功能不变的前提下,增加配套城市服务业和地方科技企业服务功能,进一步与周边城市功能板块有机融合衔接,最终建设成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

           大胆开拓,吸纳社会资金投入社会公益事业

           目前我国的科技馆建设,绝大多数是政府划拨土地、政府投资建设的传统模式,而贵阳科技馆历年来正是在这一传统模式的道路上一直停滞不前。适时转变投融资模式,由被动等待转向主动寻求合作,由向政府要票子转变为向政府要政策,找到了推进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建设的关键所在。

           经过不断探索,贵阳市科协适时、大胆引入ppp模式理念(即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字母缩写,是指政府与私人组织之间,为了合作建设城市基础设施项目,或是为了提供某种公共物品和服务,以特许权协议为基础,彼此之间形成一种伙伴式的合作关系,并通过签署合同来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以确保合作的顺利完成,最终使合作各方达到比预期单独行动更为有利的结果。其特点是让私营资本进入非赢利性公共设施项目,利用私人或私营企业资金、人员、技术和管理优势,向社会提供长期优质公共产品和服务),通过竞争性谈判等市场化方式,吸引、选择社会资金投入到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建设中。项目不改变建设用地性质,仍为公益事业划拨用地,不改变建设主体,仍然为贵阳市科协,最终建成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达到政府与社会投资者共赢的合作模式。政府以原批准划拨方式提供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建设用地使用权,项目合作投资企业负责筹集全部建设所需资金,在这种合作模式中,政府部门没有资金投入,但作为社会公益性项目的监督者,必须指导和监督项目中科技馆的公益性部分功能得到充分保证。

           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建设被列为贵阳市政府2014年“十件实事”之一,也是贵阳市巩固文明城市建设重点项目之一,将于2015年底前全面建成投入使用。

           贵阳科技馆建成后管理方式的探索

           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建成之后,将承担应有的社会功能,成为贵阳市科普展览、科技培训、科技活动、科技会议等科技事业的主阵地。建成后的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如何有效运营和管理,直接关系科技馆作用和功能的发挥,直接关系科技馆的可持续发展。贵阳科技馆的运营管理如何与时俱进,紧扣时代脉搏,顺应时代要求,如何在没有人员编制,没有专项经费的情况下管理运营好,最大化地发挥作用,为提高我市公民科学素质,服务全市青少年、广大科技工作者和为科技企业提供一个较为完善的硬件设施和共享服务平台,贵阳市科协进行了积极的思考和探索。

           以引入市场化方式建成的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在积极争取国家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的基础上,将继续探索市场化管理运营的方式,向市场买服务,以公司化方式运营和管理,尽最大可能降低科技馆运行管理费用,最大化发挥科技馆作用,努力把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的建设、管理作为探索多渠道融资,市场化运作建设社会公益性项目的典范。

           建成后的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拟将属于贵阳市科协可综合利用的面积中约33%的面积,按照市场价进行使用权一次性50年出让,出让金按市价计算基本可解决贵阳科技馆的一次性资金投入问题,确保贵阳科技馆具备正式开馆条件;总面积中另外约33%的面积,则按照市场价相应进行资产经营,取得的经营收入全部用于贵阳科技馆的日常基础性开支。与此同时,盘活贵阳市科协老城区青云路58号房屋存量资产,综合贵阳科技馆其他盈利性收入,如:门票收入、专题展览收入、有偿收费项目运营收入、科技馆临时展厅、会议厅、学术报告厅租赁使用收入、科技馆停车场、餐厅、科技商品销售部、4D影院、广告位及其他收益等等,贵阳科技馆(贵阳城市科技综合体)的基础运营管理资金问题便可以基本解决。

           科技馆是面向社会、面向公众的科普宣传教育机构,是以提高公众科学文化素质为最终目标的公益性机构。科技馆运营管理工作是一个不断变革、不断创新的过程。未来,随着贵阳科技馆运营管理实践的不断深入,创新、变革的空间也会很大。市科协将继续创新管理方法和方式,不断适应时代的发展变化,为社会提供更多更好的科普产品和科普服务,获取最佳的运营管理效益,最大化体现城市科技综合体的功能和作用。

           自1986年至2010年,贵阳市科协借助中国科协派遣青年科技人员和技术工人赴日本研修机制,制定了一套比较完整的选拔、派遣、跟踪体系,会同市委组织部举办日语培训班38期,培训学员近3000人,选派了288名科技人员和技术工人到日本的中小企业参加生产实践的研修。这些研修生归国后绝大多数学有所成,有的自主创业,有的成为技术骨干,有的走上领导岗位。现就职于贵阳银行科技部的翟众撰写的《难忘的记忆——日本进修随笔》即道出了他们的心声。

           难忘的记忆

           ——日本进修随笔

           贵阳银行 翟众

           1992年9月28日,在中促会和贵阳科协的促成下,我前往日本开始了一年的研修之路。尽管在日本的研修生活已过去20多年,但当年进修的一幕幕场景还时常浮现在我脑海里。

           我的进修学校是日本横滨飞鸟学院,研修之地是在日本丸興工業株式会社神奈川県藤沢工厂。刚去日本的时候,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语言沟通。尽管我在国内参加日语学习班学过3年,出国前还到杭州大学日语系急训了3个月,但刚到日本,每天必须直接与日本人进行沟通,面临的学习与生活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当年,我们这批进修生在进修期间每周五、六需全天在横滨飞鸟学院进修学习,重点是巩固日语基础和了解日本科技、经济与文化等方面的内容。

           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工厂,我尽可能多地与老师和各个层面的人对话,练习口语和听力;回到宿舍,就通过看电视,翻阅字典来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听力,巩固知识。我们每天还必须用日语写日记,交由会社所属部门的部长进行修改。我利用这一机会,将自己在日本期间的学习和生活感受用日语加以整理,并经常与部长就研修内容、日语学习及经济和文化等知识进行沟通,锻炼自己与日本人打交道的能力。我写的日记交由生产部部长高桥和技术部部长川岛进行修改,上面常常是通篇挂红,他们总是不厌其烦、耐心细致、认真地批改日记中的错误,并针对日记内容发表自己的观点和认识,至今我还为他们做事一丝不苟的态度所打动。通过努力,我在日语方面的实际应用能力得到明显提高,与日本人的交往能力也得到了锻炼,也因此进一步加深了对日本社会的了解。

           日本人对工作十分认真,日本公司的规章纪律非常严厉。刚去时感觉非常受束缚,很不习惯,但适应之后反倒觉得必须这样才能保障产品的质量。日本人对待产品的生产,会细致到每一个细节,一旦发生不足立刻纠正、修改。这种对待工作的态度与精神,也正是我们需要学习的地方。记得我刚到日本,分配到车间流水线进行电器设备内部机架的组装工作。一次我安装螺丝方向稍微斜了些,用气压自动起子加大力度强制安装进去,螺丝帽稍微有点斜,这一动作被现场科长看见,立即叫停。指出尽管斜起的螺丝安装更紧,同时机架螺丝也在设备的内侧,但从产品质量角度是不可容忍的,因此对整台设备作了报废处理。由于我的粗心犯下的操作失误并造成浪费,我一直记忆到如今。这就是日本人对产品质量的要求,绝对一丝不苟。在工厂生产线干了3个月后,企业安排我和一些日本大学生员工参加了工厂技术部的一个考试,我得了高分。很快,我被直接调入工厂的技术部工作,直接参与企业的产品研发和生产工艺制定,实际参加计算机绘图、电路技术分析与新产品安装测试等工作,在日本的进修有了更好的学习机会和锻炼空间。

           日本企业非常重视培育自身的企业文化。刚进日本丸興工業,工厂给我们发放了统一工作制服、徽章,介绍企业用语含义等。企业每天在上班或开始营业时,都会按时举行“朝礼”。我进入工厂的技术部后,每天都要举行专题研讨会,讨论技术专题问题或介绍自己的所见所闻,加深与团队的沟通。在培育员工的忠诚度和对工作的热爱方面,企业员工除了个人深受传统价值观念的熏陶和自身道德内在要求之外,还与日本人的企业文化和用人制度直接关联。我所在进修企业的会社社长、厂长、部长都要亲自接见刚入职的新职工、大学生,详细介绍工厂的历史、现状以及工人的福利情况,同时对新工人予以鼓励,还要进行专项集训,其内容不仅限于基础业务知识,还向职工灌输爱公司的精神,以及传授公司的历史及经营哲学思想的教育。他们教育员工,企业是社员制,将公司叫作“会社”,是社员赖以生存的集团。在日本人的观念中,对自己所属集团的忠诚是一个人最应该具有的品德。日本丸興工業不仅树立思想观念,也实实在在为社员解决后顾之忧。对丸興工業的正式“社员”,有3项重要的制度作为保障。一是“终身雇佣”制。一个人从学校毕业受雇于企业后,若无特殊原因,在该企业将干到退休。生命的近一半时间都在一个企业里度过,有的人在公司里呆的时间比在家里的时间长,企业已经是员工生活和生命的一部分了。企业方面要对员工长期负责,从工作到生活,从本人到家属都要关照,一般不得随意解雇职工。二是“社员”工资制。主要依据员工的资历、学历来确定工资和职务,并结合奖金,享受企业福利、医疗、保险及退休时发给退职金等的报酬制度。三是把“社员”的劳资关系改造为家族内部关系。日本民族渗透着一种特殊的家庭意识,这是一种家庭式温情和能力主义原则相结合的共同发展关系。这种企业文化形象地将企业化为一个家族,家族的兴衰关系到每个家庭成员,在企业文化的影响下,会社员工普遍对企业有强烈的归属感,他们是在为了家族的荣誉和兴盛而战。我在工厂里看见的一个搬运工,当时已有67岁,老人就是本企业原生产部的部长。退休后,要求继续在工厂做搬运工的工作,每天搬运设备和物品一点也不弱于年轻人。他是用生命热爱着自己的企业。

           在日本进修期间,感受深刻的还有日本企业员工的素质和团队合作精神。在企业里,大家共同的一个目标就是要保质、保量地完成任务。正是这种高度的责任心,促进了员工的协作和互助关系。员工通过为企业努力工作,让企业盈利、发展,自己也收入稳定、事业有成。

           记得在日本丸興工業技术部工作期间,接到了一批出口马来西亚测试仪设备产品的任务。当时遇到的问题是,设备在日本空调恒温环境下可正常使用,而在模拟马来西亚的高温环境下,仪器的参数会漂移,导致仪器的精度偏差。为解决这一问题,技术部上下员工分组讨论、分块实验、模拟测试,日夜分析解决,最终将合格产品投放生产线进行生产。处理问题的过程中,无处不体现团队的协作精神。正是在这样的科技团队中工作,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一股凝聚力,成员都为共同的目标奉献各自的力量,为企业争得荣誉。团队精神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培养出来的。

           日本丸興工業强调上级对部下的关心,会社领导非常重视联络部下的感情。我所在工厂的社长,每天早上和中午都是同大家在一个食堂饭排队打饭,时常和进修生坐在一起边吃边交谈。企业的社员遇到婚事或丧事,企业主要主管和相关人员都要前去祝贺或慰问。我所在的企业经常自发组织开展“party”,部门主管会送上礼品或亲自参加。同时,工厂还常举行一些其他活动,如运动会、节日聚会、长假外出旅游等,邀请员工家属一起参加,就是这样通过各种途径来激发企业员工的凝聚力。许多日本人关心自己的公司胜于关心自己的亲兄弟,这并非夸张。日本会社工厂科长以上的人员,到了下班时间从来不会准时离开,除有其他活动以外,他们一般要工作到晚上9点钟,我所在的技术部部长常常要工作得更晚。而对于员工的加班,企业首先要征得员工同意并补偿加班费,而从科长以上加班的人员是没有任何补偿的。我曾经问过一个科长,你们在企业工作为什么要这么辛苦而不计报酬?他笑着说:“我的薪水相对其他社员较高,理应加倍努力。”正是这种对企业的忠诚与对工作的热忱,形成了坚实的日本企业文化基础。

           我在企业技术部进修,深深体验了日本企业对产品创新的重视程度。丸興工業十分注重产品的更新,对技术部门的新产品开发任务安排很重。当时,日本丸興工業主要是生产显示设备和专门配套生产显示设备专业调试设备的一家企业,产品大量出口美国等地。他们的经营理念就是生存和发展,简单说来就是“日日新,又日新”,如今20年过去了,丸興工業在日本显示仪器及调试专业设备生产领域仍是一枝独秀。

           回国后,我先后在贵阳海信电子有限公司任技术处处长,1997年调贵阳银行任信息科技部总经理。贵阳银行经过10多年的建设,技术水平不断提高,目前各类信息系统已达上百种,覆盖生产领域和管理领域,基于服务、经营、管理和监督的信息化技术体系框架基本形成;规范、方便、高效、安全的信息化服务体系初步建成。电子化及互联网服务体系不断完善,实现了银行业务处理的电子化和管理活动信息化,核心竞争力得到进一步加强。贵阳银行信息科技部在创新项目等方面先后获得国家、省、市级多项专项集体荣誉奖,贵阳银行电子化建设工作达到国内城市商业银行同类行的先进水平。

           我本人还结合在日本的研修成果和实际工作经验,编写了两本约60万字的技术专业书籍,由贵州科技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我先后获得多个奖项,获“1998年—2002年度和2004—2008年度“贵阳市学术带头人”奖;获贵阳市四等奖三个;贵州省科技进步三等奖两个,获部级科技成果三等奖两个(中国银监会2011—2012年度银行业信息科技风险管理研究成果三等和2013年中国人民银科技发展三等奖)。

           回首职业人生,我欣慰的是:当年在日本进修的所见所闻、所学所用,成就了我的今天。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