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光阴的故事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小满

           城市生活似一块花样繁多的拼图,电影院是其中一块图板,静默一处,悠悠说着这城市的沧海桑田。所谓的文化文明,是科技的兴起,是人文的积累,是或许久远却又鲜活的人群记忆。

           在20世纪80年代,贵阳已有不少电影院,人民会场电影院、人剧、儿童电影院是之前就有的,百花电影院、新路口电影院、工人文化宫电影院是80年代的产物,它们的出现,一下子将老的电影院比下去。而如今,30年的光阴已将百花电影院、新路口电影院、工人文化宫电影院化作城市的记忆。

           电影诞生于百年前,中国电影也有了百年的历史。我们却无从查找贵阳这座城市关于电影院最早的起点。贵阳放映最早的电影是哪一部片子?最早是在咖啡馆、茶馆放映的,还是在某一大户人家的客厅里?最早的电影院又是哪一家,开业于哪一年,放映过哪些电影?

           我们对于生活的城市,其实是陌生的,是无知的。最熟悉的陌生人,不仅仅是一种感慨,也是一种无奈的失落。那么就在遗忘之前记录真实经历过的点滴,再怎么说,记忆也是一种力量。留住光阴里发生的故事,慢慢回望这城市从筚路蓝缕走到今天的步履,几分艰辛,几分欣喜,这些点滴瞬间,成就贵阳今天,也会成就它的明天。

           百花电影院紧挨着德达小学,处于中华南路大十字核心位置,座位是软软的,不同于以往硬木板的折叠椅,整个建筑从里到外都透出那个年代的时尚舒适;新路口电影院用亮丽的“马赛克”装饰外墙,一出现就成为那一带的地标建筑;工人文化宫电影院,作为文化宫的附属设施显得略小,不过依然是当年贵阳电影院的一道风景,尤其是在20世纪90年代,当电影院开始式微的时候,那里用放映经典好莱坞黑白片吸引了很多观众,不少人在这里第一次邂逅《乱世佳人》的郝思嘉、《罗马假日》的安妮公主。

           电影院在近30年间的浮沉,述说着城市社会的变化轨迹。在镭射厅盛行之后,电影院没落了好一阵子。随着中国电影院线制改革,“院线”的出现,让电影院步入一个全新的发展空间。

           有人用院线是铁轨,电影院是车厢来比喻院线与电影院之间的关系。没有院线,电影院就不可能有序正常的运营,没有电影院,院线也就只是空落落的轨道。

           百花电影院是贵阳最先加入“院线”的影院,记得当年张艺谋《十面埋伏》的贵阳零点首映就是在这里举行的。当年“峨眉院线”声动一时,“五元电影”的旗号将远离电影院的人群重新吸引到电影院里去感受一场光影盛宴。

           很快的,贵阳小十字有了第一家“影城”,不再是单厅放映厅的模式,让观看影片的选择多了很多。2004年底,世纪星光影城占据筑城黄金位置小十字,以贵阳最高档次影院的形象露面,10个放映厅,1300多个座位,投资超过1300多万人民币的手笔,拓展了贵阳的电影商业市场。

           近10年来,更多的影城、院线落户贵阳。院线的引进,使贵阳一度沉寂的电影院又重新焕发了活力。与全国同步的影片上映、先进设备带来的优质电影效果、干净舒适的观影环境,让看电影在贵阳逐渐成了一种时尚、健康的消费习惯,成为贵阳市民文化生活重要的一部分,同时体现了贵阳市民消费水平的提升。

           院线电影院如今也不再仅单一依靠电影票房来支撑,现在的影城聚合了许多业态,形成了集餐饮、休闲、购物于一体的综合商业模式。这种过去在贵阳不曾出现过的经营方式促进了电影院自身价值的提升,使得整个电影城变成了一个发达的商业区,通过整体的时尚、前卫的消费环境吸引了更多的消费者,让电影与日常生活接轨。

           而那些曾经给这座城市留下印记的电影院,慢慢退出大众视野。百花电影院成了街心广场,工人文化宫电影院成了筑城广场的一部分,新路口电影院早就被新建的写字楼替代。

           还有一些曾经的电影院,用新的方式延续着曾经的故事:新华电影院成为院线电影院,虽小,但依旧放映着影片;曾经的儿童电影院成了“银座影城”。

           无论是“文化经济复苏”的感慨,还是“大众对精神消费追求”的评价;无论是到电影院“去经历一次不同的人生”,还是在电影院感受光影呈现出时代科技的酷炫,都从不同侧面证明,电影院所蕴藉的时代文化脉动,是那样的清晰有力!

           光阴里关于电影院的故事,一直慢慢述说,如播放老旧胶片影像一般,在缓缓的声响中,一点一点勾勒出这城市文明的细细痕迹——城市正因此不轻不重、却独一无二的印记,在阳光下闪耀着生生不息的希翼,迈向未来。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