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寻迹四:考察白云山与高峰山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历史上的研究者,关于建文帝在贵州避难,提到最多的就是白云山和高峰山。白云山位于長顺县广顺镇东20公里的改尧乡,离贵阳市70公里。另有公路自白云山麓经团茶至花溪区马岭乡、青岩镇、花溪镇、贵阳市,全长54公里,当天可以往返。

           白云山山顶常有白云覆罩,阴晴不散,故名白云山。又因山形如螺拥,又称螺拥山。山上层峦叠嶂,林木蓊翳。登至山顶,始见白云寺坐落在一处平地之间。站在山门,远望群山无尽,天际无边,辽阔无垠。白云寺现任主持为通鉴法师,他向课题组介绍,白云山是贵州四大佛教圣地之一,传说为建文帝亲自所建。通鉴法师是贵阳弘福寺慧海法师的弟子,2002年来白云山,在一片荒芜中,重新修复了白云寺。

           通鉴法师带我们分别去了祖师殿、太子洞、观音阁、跪井、流米洞,带我们看了大雄宝殿里面的两根龙柱,他认为两根龙柱带有明显的明代特点。对于文献中记载的建文帝壁诗、建文帝遗像,以及建文帝种植的两根巨杉,通鉴法师说他来修复寺庙的时候均已不见。前几年长顺县为了申报全省100个重点旅游景区,史志办派人在山上调查了2个月,摸清楚两个重要情况:一是历史上白云寺主殿原来叫做潜龙阁,里面供奉的是建文皇帝,有关遗像的照片也找到。二是寺庙是不戒荤,可以吃肉。这种规矩在其他汉传佛教的寺庙中是不可能存在的。

           史志办人员介绍,县委县政府正在重新规划白云山的建设,定位是“中国西南帝王佛教文化圣地”,重点打造建文帝品牌,发展佛教文化旅游产业。

           建文帝在贵州长顺白云山留传下的四首七律诗,读来令人心生感叹,唏嘘不已。这几首诗也出现在西南各省的寺庙中,这个现象很值得研究。

           一

           风尘一夕忽南侵,天命潜移四海心。

           凤还丹山红阳远,龙归苍海碧云深。

           紫微有象星回拱,玉漏无声水自沉。

           遥看禁城今夜月,六宫九望翠华临。

           二

           流落西南四十秋,萧萧白发已盈头。

           乾坤有恨家何在,江汉无情水自流。

           长乐宫中云气散,朝元阁上雨声收。

           新蒲细柳年年绿,野老吞声哭未休。

           三

           阅罢楞严磬懒敲,笑看黄屋寄团瓢。

           南游嶂岭千层拱,北望天门万里遥。

           款段久忘飞凤辇,袈裟新换衮龙袍。

           百官此日归何处,惟有群鸦早晚朝。

           四

           断绝红尘守法宗,清高不与世人同。

           牢锁心猿归定静,莫教意马任西东。

           禅仗曾挑沧海月,袈裟又接祖师风。

           吾今满眼空门事,几个知音悟了功?

           高峰山位于贵安新区平坝县县城东17公里的马场镇,距安顺市城区59公里,距贵阳49公里,是西南著名的佛教圣地,贵州佛教的发源地。

           高峰山原名谷陇山,占地4.5平方公里,山为环形,四壁若城,山上峰峦九座,如屏环合,其左有面壁峰、玉屏峰、宝塔峰,右面有福寿峰、天门峰、莲花峰,群峰拱拥,峰峰入云。峰林中部为一片约40余亩的平地。主体建筑万华禅院坐落于平地之中,占地20余亩。

           《贵州通志》载:安顺平坝县高峰山,相传洪武年间,江西秀峰和尚来此建寺。后建文帝逊国为僧,隐居西南,遂挂锡于此。山中刻有“西来面璧”处,即当初建文帝在庵内结跏跌坐之禅台。今高峰山万华寺斋堂地下有个藏身洞,洞内藏有高1米,宽1尺的方石,上刻有“秀峰肇建文迹尘知空般若门”铭文。方石后有一块明万历年间刻的石碑。碑文中方知山寺建于洪武七年,开山僧秀峰。永乐四年七月建文帝此寺住下,此碑文为秀峰书,刻制后藏匿室下。万华禅院大门内,迎面有一冗立巨石,石下有石龛,隐刻有“独印把关”4个字,相传是建文帝带玉玺入山“独印把关”,寓此乃建文帝所居圣所。永乐十七年,建文帝又到此寺,这里已经由第二代主持本体和尚掌管。两人参悟禅理,很是投缘,建文帝遂在禅台石崖上题写了“西来面璧”。这个“璧”字为什么没有写成岩“壁”的“壁”呢?因“璧”字才有灵光,寓佛教圣地。

           万花禅院住持、81岁觉锐法师向我们介绍高峰山和万花禅院的历史。他说高峰山开山祖师是秀峰法师,明朝洪武四年从江西过来,当时这里是一个苗族的聚居地,秀峰法师跟一个姓刘的人花钱买下了这块地,开始修建禅院。建文帝来时,当时方丈是本体法师,跟建文皇帝的一起谈佛论道、参禅打坐。这个庙衰历史上败落了4次,又修了4次,我修复寺庙是第五次。第一次是明代,第二次是清代,第三次民国,解放以后是第四次。当时我来的时候,是一片废墟,山上连一根烧火柴棍都找不到。原来两棵很大的白果树,建文帝来的时候种的,在“文革”中被砍掉。好大的树,据说两个人都合抱不拢,我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啦,现在的这些白果树都是我新种上去的。

           谈到建文帝,觉锐法师说,他24岁从南京跑出来,有一个小匣子里面装了戒牒,成了建文和尚,流落在西南。觉锐法师说,建文帝是从云南过来的,在万华禅院住了9年。建文帝在寺庙后山悬崖上写下了“西来面璧”4个字。寺庙后面有一个山洞,是建文帝参禅打坐的地方。建文帝后来去了江西,去到江西以后,认为自己已经来日无多,他就出来说自己是建文帝。后来被人带到北京,成为老佛爷,死后埋在京城。

           觉锐法师说,15年前,他见过庙里建文帝带着斗篷坐着弹琴的画像,画像保存在安顺原来文化局杨副局长处,现在已经无法查到。

           觉锐法师带我们去到大雄宝殿左边厢房的地下室里,里面有两块碑,他说一块是1994修庙的时候挖出来的,另一块是从祖师殿上搬下来的。两块碑均为建寺功德碑,立碑时间分别为洪武三年和洪武五年。觉锐法师给我们一份资料,上面记载建文帝住高峰山时写的诗句3首,与白云山4首七律诗完全相同。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