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我们这一族人是怎样来到贵州的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4

           

           龙炘成

           从有关史料中得知,现今红枫湖及其周围这片地区规模开发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早在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征战云南回师的明军万余人在明威将军焦琴统领下,分驻在今猫跳河中游一带,建立威清卫,实行军屯。我们龙姓这一族人,从始祖一人自湖南来到贵州近470年来,后人生生不息,今已达400来户数千人,可谓人丁兴旺。族人以清镇龙井村为主,其余散居在贵阳、平坝、安顺等地。

           据《明实录·世宗嘉靖实录》记载:“贵州军民鲜少,多系江西川湖流民侨居。” 贵州大规模移民是在明初,距现在600多年。由于明朝推行“寓兵于农”的卫所屯田制度,随着明初的军屯、民屯对贵州的开发,外省流民因遭兵祸、灾荒,大量移迁贵州境内。如今多代世居贵州的人们追本溯源说起自家的老祖宗,有不少人都说,自家这一族人是若干年前从江西或湖南等省来到贵州定居的。我们龙姓一族人亦然。

           在此,我想说说我们清镇市红枫湖畔簸箩乡龙井村汉族龙姓这一族人是怎样来到贵州的。以管窥豹,从中可看出贵州外来移民的一些情况。

           家父生前曾于1988年8月手书一册回忆录,名为《往事云烟》,其中一节的小标题为“龙氏宗祧绝而复延”。从家父留下的手记和他生前与我的摆谈以及我回乡的考证,我们这一族人共同的老祖宗名为龙安荣,族人都尊称“安荣老祖公”,其坟茔在今故乡的一座高山上,此山也就得名“祖茔坡”。几百年来年年清明时节,族人都有代表前往祭祀,可谓香火绵延不绝,“安”字辈也就是我们龙家来到贵州的第一字辈。我作为“成”字辈,则是龙家到贵州的第十七代传人,按辈份,我在同族乡人中已荣登曾祖父一辈了。

           家父的回忆录中说:“吾家始祖安荣公,在明代嘉靖年间(1550年前后)由湘入黔。”由此算来,至今近470年了。早年我从家谱和家乡老辈人的传言中,还得知我们这位老始祖的原籍系江西南昌府鱼骨庙,后到湖南醴陵。至于是他那一辈还是上几辈从江西到湖南,年代久远,没有资料,无从稽考。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在职时曾到南昌开会,顺便打听当地有无鱼骨庙这个地名,结果茫然。

           我的故乡原名系清镇县芦荻乡龙井村。家父早年外出求学谋生,1958年清镇兴建人工湖即红枫湖,湖域水面东西达2公里,南北长达25公里,水淹区近百个村寨,1.8万居民献出世代经营的良田沃土和园林地7万多亩、房屋万余间,村民异地搬迁,我的乡亲亦然。以后湖水尚未淹到我家乡那片土地,故土难离,我们那一方村民又纷纷回迁并筑坝重新安居。只是包括我祖屋在内的大多数村舍都不复存在,是新建的了,这是后话。早年的芦荻乡大都被水淹,更名为簸箩乡。龙井村多为龙姓族人,此外有少量异姓和苗族乡亲,大家世代和睦相处在山清水秀的环境中。

           从有关史料中得知,现今红枫湖及其周围这片地区规模开发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早在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征战云南回师的明军万余人在明威将军焦琴统领下,分驻在今猫跳河中游一带,建立威清卫,实行军屯。今红枫湖镇的中一、中八、右二、右七、后五、后六、刘官堡、陈亮堡、龙井堡等地,都是昔日屯军驻地。屯军“三分戍守,七分屯田”,揭开了这片热土农业开发的序幕。之后,经历代农民前赴后继辛勤耕作,把大片荒漠处女地建成清镇粮仓。而此中的龙井堡就是我的故乡龙井村。我故乡距离现今旅游胜地天龙屯堡不远,当地则多系明代南京来屯田军士的后人。我族也是外来绵延的安居者,老始祖是否也是当年的屯田军士之一,不得而知。

           家父的回忆录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我龙家始祖安荣公至第四代腾海公,俱属单传。腾海公富于财,正室之外尚有婢妾,然中年仍无子嗣,乃出资修建龙氏佛堂。佛堂落成,公即病殁。此时大约为明崇祯年间(1630年前后),眼看我龙氏香火断矣!谁知腾海公在病故前一月曾私一杜氏婢女,公殁后,此女被龙氏亲属遣嫁至平坝县属大王下村的一周姓人家,但远未到应产期,即生下一男孩。龙氏亲属闻讯后颇生疑虑,乃率眾往问此婢女。此婢不泯天良,亟谓此子乃龙氏血统,而周氏亦无子嗣,坚称为周氏血统。双方争执不下,乃相讼(打官司)于当时的平坝卫。龙周两姓亲属及生孩婢女对质于卫治公堂,卫指挥使根据实情,判定婢女所生男孩取名龙世周,一名定两姓。如再生男孩,则取名周世龙。龙世周专承龙氏血统,周世龙专承周氏血统。数年后,婢女果产又一男孩,即按卫官所判,名为周世龙。龙世周稍长,返回龙井故居,以不忘周姓期望之恩,遂外号周龙山。龙世周即为我龙氏第五辈祖人。”由此看来,我十多辈前的老祖宗颇具传奇色彩。

           家父接着写道,生龙世周的婢女即为绵延龙氏血统第四辈老祖太。这位老祖太后来传续周氏约七八十家,多为贫下中农,其坟墓葬于大王下村。民国十七年(1928年)清明节,龙氏为其修墓立碑,合族前往扫墓,或坐轿、或骑马、或步行,共约200余人,极一时之盛。家父在回忆录中写道:“余时在安顺供职,亦乘舆前往,墓前叩首,悲怆无暨,深佩这位老祖太一婢女尔,而能激发天良,洞明大义,使龙氏宗祧不绝,称为望族,实古今罕见。”

           我们龙姓这一族人,从始祖一人自湖南来到贵州近470年来,后人生生不息,今已达400来户数千人,可谓人丁兴旺。族人以清镇龙井村为主,其余散居在贵阳、平坝、安顺等地。我近亲这一支,曾祖父是地道农民,祖父年少时曾受业于清代学官(训导)钱子亮门下,1907年加入贵州自治学社(同盟会贵州分会),1925年出任贵州江口县第一任县长,父辈也就有机会和能力享受中高等教育,新中国成立前就定居贵阳。到了我这一辈,大哥大学毕业到乌鲁木齐市工作,其一家也就定居当地。我两个堂弟一家侨居美国,我和3个妹妹及子女们则都是老贵阳了。天南海北,寻根问祖,我们都是贵州清镇龙氏一族人。祖父祖母和家父家母均长眠于家乡红枫湖畔。

           (作者系贵州广播电视报原总编辑)endprint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