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宛如英雄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申梦怡

           英雄的名字被刻在石碑上,而那些宛如英雄的人,他们住在我的心底。

           NO.1

           我与他始终隔着一张薄薄的纸。

           那宛若芝兰的男子,眉宇间凝结着极淡的忧郁,轻轻地从扑面而来的文字中缓步走出,足边拥着盛世苍白的繁花。

           苏轼,温文如玉的词人。

           梦中的苏轼,眼眸里游动着若有若无的孤寂,阳光用大把的黄金染红了他胜雪的白衣,在一片黯然无边的黑暗中,荡起一层又一层赤橙黄绿的灿烂。他转身,唇畔突然绽放出大朵的笑,笑容如同青涩的孩童,甜美而安静,在风中徐徐散去。

           他吟:我欲乘风归去。

           他的身后,是大江东去的尽头,是海,是茫茫的海,是燃烧着生命的海。

           醒时,枕边还铺就着他的手笔,黑色的铅字极工整地飘动着:捡尽寒枝不肯息,缥缈孤虹影。

           曾经有不少人告诉我,小傻瓜,即使你遇见他,也不能叫他东坡,那是属于亲密朋友的秘密,是弥漫着书简气息的友情,是渐行渐远的亲情,是在乱世中不愿散去的爱情。

           他们冷冷地说,你是一个旁观者。

           苏轼,苏东坡,一生失意,写下何日遣冯唐的梦境,写下会挽雕弓如满月的痴狂。

           而我,只能站在这里,唤你一声苏轼而已。

           NO.2

           他身上背负着一种沉沉的痛。

           那是一种梦想被鸟儿带走的痛,是一种身在迷宫之中看不清未来的痛,是一种血色残阳破碎在阳光下舞蹈的痛。

           不知道当年,他坐于空城之上,独抚折射着天宇淡然双眸的古筝之时,心中是否会有一丝流淌的失落,是否会有一抹朦胧的空虚。他是否看到了城门下千军万马的惊异目光,是否看到了遥远而临近的死亡嘴角边激荡出的微笑。

           我一直不愿相信空城计是虚无的,因为心田深处的孔明如同翩翩划过历史长卷的蝶,美好而艳丽,似夏日夜空中弥散的流星一般,永远与梦幻和奇迹一起飞翔。

           他是完美的,所以,我不允许我心中的神话变成泡影,在风中无助地飞舞,然后破裂,消失踪迹。

           他走出隆中时明明还是个少年,干净得让人无端想起当空洒下的雪花,极美极美,却会在瞬间凋零。上天选中他孱弱的肩去担负“兴复汉室”这个梦境,于是他开始迅速成长,面容上开始伴有一层轻轻摇曳的,挥之不去的倦意。这是无情嗜血的宿命。

           堂堂八卦图,凛凛出师表。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状诸葛多智近于妖。

           这些都与我的孔明毫无关系,我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奔跑在青翠山下的飘逸少年,会哭,会笑,会烦恼,会耍小聪明,会为一点点成功而雀跃不已。

           他会执著地逐日,会死亡,会被世人镌刻在三国醒目的时光里,会化作星辰陪我走过无数个不眠之夜。

           纵使盛名之下,他无非也是一个凡人罢了。

           NO.3

           这个人,是我想写却又不敢写的。

           这个人,是我想爱却又不敢爱,想恨却又不敢恨的。

           这个人,永远被注以篡权的骂名,永远只能是一枝昙花,妖艳怒放在悄无人烟的黯夜。

           这个人,留下一座无字碑,此处无声胜有声。

           这个人,媚娘,武媚娘。

           西子之美,倾国倾城,柳眉弯目,柔情似水,灿若桃花,全身上下芬芳着仙境中难以琢磨的味道。但,那始终是属于脆弱的美,是让人禁不住呵护的美,让人只在冰凉的文字城堡里窥探的美。

           如此这般,只是女子之美。

           而武媚娘,我承认,我是害怕了。

           我惊惧她那种大气磅礴的美,像是一瞬间吸干了万物的精髓,刹那间遮蔽了苍穹中轻轻发颤的阳光。芳华散尽,鱼沉大海,只留她一人,无所畏惧地独舞在一丛又一丛的帝国之花中,明艳似清冷万分的月,霸道诡异得让人窒息。

           帝王之阳刚,女子之阴柔,武媚娘选择前者。于是她选择了一辈子孤独,一辈子沧桑,一辈子在男人当道的权术争斗中迷失,一辈子用生命祭奠海市蜃楼般的梦幻王朝。

           公元690年,武则天,建周,称帝。

           蓦然在历史书上,瞥见媚娘尖锐忧伤如苍鹰般的眼神。

           也许,那里真的寄放着她早已忘怀的灵魂。

           NO.4

           他们,是一群人,是一群用奇幻和煦的画笔,勾勒遗失童年纯真轮廓的人。

           孩子们用或蓝如浩瀚天宇,或绿如娇艳翡翠,或黑如神秘夜色的眸子注视他们,用不同的古老语言,用幼稚美好的声音低吟他们的名字:

           安徒生、格林、怀特……

           将自己的血和泪,埋藏到生命最初花园的人,注定是幸福的,因为有爱的人,就拥有闪烁在静谧夜晚中怀抱着微笑的星河。

           小时候曾经幻想过住进睡美人的城堡,那座宛若香甜梦乡的城,曾经骄傲地盛开在幼年的画架上,不凋不败,凝铸成了永恒的记忆。而那些写下天马行空故事的人,也曾经在无雨无风的夜里降临,曾经在我的耳畔轻轻絮语,当我睁开眼睛时,望见的是,他们每一个身后洁白纯净像童话般巨大美丽的翅膀。

           带给孩子笑容的人,注定是天使,因为有爱的人,就拥有英雄一样伟大的力量。

           过去,我妄想要从他们中找出一个最伟大的,寻觅一个最杰出的,将他放在镶满珍珠的宝座之上,供万人敬仰。但,……

           神说,不,不对……

           他们是一群人。

           NO.5

           我将他留在最后一个是有原因的。

           也许是他身上永远飞动的红,也许是他唇边跳跃着的火,也许是他深深笑纹里那种让我莫名流泪的东西。

           也许,是他还没有追随天父而去。

           也许是因为,因为。

           他是我最爱的王者。

           舒马赫,一个怀着满腔桀骜的勇气奔驰在我内心深处的伟大灵魂。

           赛车场上,当一年的纷争,一年的疯狂,正拼杀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然而,你却在法拉利红莲般的温暖之下,带着你惯有的天真笑容对我说,我要退役了。

           我要离开了。

           帷幕落下,一些伴我走过或纷乱或迷茫岁月的东西也要消散了吧。它们是追随着这个教会我什么是坚强,教会我什么是友情,教会我什么是永不言弃的人远去了吗?我不知道,我只是迫切地想要挽留,直到从泪水里惊醒。梦醒时分,细碎的星光被我掬在手中,里面倒映着谁灿如流星的眼眸。

           一直说你孩子气,舒马赫。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站在F1简单的白色领奖台上,翠绿的瞳仁泛着洗净的浆果般稚气的光泽。如此轻易的,我就坠入了陷阱,坠入了速度和勇敢打造的红色牢笼。

           舒马赫,你知道吗?在无法预知的未来,也许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走进我的心,那么深,深入了红色的骨髓。

           你的背影,消失在满城日昼之中。

           我说,时代远去,传奇终结。

           写下这些文字是在情人节,但我明白,爱你们,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事。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