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写作目的余思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杨富昌

           全国第四届“三新”作文教学研讨会明确以“基于写作目的的作文教学研究”作为核心议题。“目的”一词,我以为,是在回答作文教学“为了谁”的问题。写作的目的何在?作文教学为谁?对此两问,站位不同、视域不同,回答必然是横岭侧峰、多元多样。我们且看且思下面陈列的几种具有代表性的回答。

           一、国家层面,以语文课程标准为本

           2017版《普通高中語文课程标准》如是说——“学生通过阅读与鉴赏、表达与交流、梳理与探究等语文学习活动,在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几个方面都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坚定文化自信,自觉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树立积极向上的人生理想,为全面发展和终身发展奠定基础。”2011版《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也明确指出——“语文课程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提升学生的综合素养,为学好其他课程打下基础;为学生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良好个性和健全人格打下基础;为学生的全面发展和终身发展打下基础。”两级语文课程标准所规定的语文学科教学目标,覆盖1-12年级完整的中小学语文教学链,“核心素养”“综合素养”作为标志性词语,代表了国家意志,具有刚性的特征。其中,引文未能把作文教学目标单独呈现,是因为作文教学板块与其他教学板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同支持整体目标不可分割单列。

           二、社会层面,看学校与家庭期望

           从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至今,中小学教育在功利主义的推动下,愈演愈烈,唯分是尊,嗜考成性,畸变为不折不扣的应试教育。所谓素质教育的国之重器及其课程目标因之偏了道路,打了折扣。当下,高考制度作为中等教育晋升高等教育的唯一出口,承担着为国家公平选拔人才的大任,又兼具竞争淘汰分流的职能。它使整个学校教育有了类似硬币两面的形体,一面写功利分值,一面写公平正义。考而优则仕则尊则分则利,强大的社会力量将学校变成应试之场,语文学科不能独善其身,作文教学与其他板块教学一道,无可奈何地支撑起语文学科为分数为功利的价值取向。

           三、个人层面,场内场外专家学者代表性言说

           张丽钧老师以《写作—— 一种邀请对话的姿势》为题进行讲座,讲座围绕“为何对话”“与谁对话”“好的对话”“坏的对话”“我的对话”五个板块展开。“与谁对话”板块,张老师细分为三个小题:“与自我对话”“与他人对话”“与潜在的读者对话”。张丽钧老师推崇“好的对话”“诗意的对话”。她以一个有诗人才情的学生杨猛举例细说教学故事,透露出她高端的浪漫主义教学价值取向和情怀。听得明白,张丽钧老师认为写作目的就是对话,而这个主张在“为何对话”“与谁对话”里表述得尤为直接,让人洞若观火。

           黄厚江老师《关于写作目的的异向思考》的报告别开生面。谈笑间,黄老师回顾自身的写作经历,盘点自己写过的各类样式体例与写作心得——古体诗、近体诗都曾涉足,短篇小说、长篇小说、散文、随笔、杂文、文学评论、学术论文无所不写,工作中各类计划、报告、总结等应用文体无一不通……由此,提出对写作目的的切身思考——写作目的是复杂多样的,并没有高下之分。他最后向与会老师抛出一个思考题:为功利、为应试,算不算写作目的?

           任海林老师《以公民的姿态,做理性的表达——让你的认识更深刻》的课例,可以看作是对“作文教学的目的何在”的别样表达。在“人在表达在”、人人皆为自媒体的今天,说作文教学的目的在于培养诗人、作家过于“阳春白雪”,而毫无追求地承认为功利、为应试又显得“下里巴人”,亮出“以公民的姿态,做理性的表达”,宣布写作目的——为公民的诞生,就显得尤为中肯适时。

           郑桂华博士所做的《写作任务设计的思考和建议》的报告比课例更彰显主题针对性。报告分三个板块:语文学科核心素养理念下的写作教学、合宜的“写作任务”应具备的特点、设计真实性写作任务的策略。

           对写作目的的思考,福建师大潘新和教授根据写作在中国不同历史阶段呈现的不同价值取向,给予了全程式拉网清理、仔细盘点和精到 概括。

           一为修己:有德者言可不学而能(先秦,诸子百家修学)。二为功名:修身以求进也(从汉至清末,科举教育)。三为生活:供谋生应世之需要(从清末到民国,现代语文教育)。四为知识本位:“双基”与训练转化论(当代,应试语文教育)。五为能力本位:从语言到言语(当代,改革中的语文教育)。六为素养本位:从言语到语文素养(当下,改革中的语文教育)。七为存在本位:引领诗意的言语人生(未来,展望中的语文教育)

           潘新和教授运用独创的新颖的“言语生命动力学”的语文观,加上历史纵向的锐眼,全面而深刻地探视了写作目的走过中国历史的不同阶段的变迁,并预见其在未来的生发和走向。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将人类需求阶梯式的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与爱的需求、自我实现需求。借此理论横向而观,处在不同阶层、针对不同的个体而言,写作目的可能因人而异,写作是个人用以实现五种不同层次的需求。其实,在当下真实的生活情境里,马斯洛所言的人的这五种层次的立体需求,更多的情况下人们未必借助写作去实现。芸芸众生,码砖码字,动铲动笔,泼油泼墨,伏田伏案……有人有更为直截了当、更多更实用的方式途径,写作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这是实话。物质文明决定精神文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潘新和教授前瞻性的预见,或许暂时还未来到当下的语境里。那么,恰如黄厚江老师所提,“写作目的是复杂多样的,并没有高下之分”吗?

           由此而观,此次“三新”盛会探讨“写作目的”只是抛出了一个话题引子。中国语文课程、中学作文教学对“写作目的”的探讨都还行进在路上,将随着对“写作本我”的认识而深入,且暂无可能马上达成共识。也由此表明,本届研讨会提出“基于写作目的的作文教学研究”的课题意义重大,明白了作文教学之“我”“到哪里去”,我们才可以确定作文教学要走的“脚下之路”。

           练兵场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60分)

           一位商人声称,自己设计了一座精妙绝伦的迷宫,凡闯过迷宫的人,就可以获得万元奖金。于是闯迷宫的人蜂拥而至,但无一例外地被困其中,最后只好无奈地放弃,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运气不济的抱怨和沮丧。

           一天,来了一位工程师,他不是为了奖金而来,只是为了揭开迷宫的秘密。他经过反复观察和测量,绘制出一份地图,最后宣布了一个惊人的结果,这座迷宫的入口其实就是它的出口。

           面对那些自以为被欺骗而愤怒的人,商人说:“其实,你们应该考虑,是什么把你们困在了迷宫中。这座迷宫其实就是一面镜子,它可以照出你内心的目标、方向和欲望。其实,你们直到现在也还没有走出心灵的迷宫。”

           要求选准角度,明确立意,自选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