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里约的贫民窟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黄艳梅

           前两年我去巴西海滨城市里约热内卢旅游,里约热内卢也被称为“里约”,是今年奥运会的举办城市。有人说:“上帝花了六天时间创造世界,第七天他创造了里约。”里约是一座旅游城市,有山有水,风景秀美,人文气息浓厚。我游览了里约著名的景点面包山、耶稣山、基督雕像和科帕卡帕纳海滩,流连忘返。

           在回酒店的路上我记起曾经有一部震惊世界的电影叫《上帝之城》,里面展现了巴西贫民窟的面貌:毒品、贫穷、黑帮、枪战,这里充斥着热血和暴力。导游卡帕先生说过,在里约有几百处大大小小的贫民窟,贫民窟是里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出于好奇我想去贫民窟看看,没想到卡帕爽快地答应了,他向我提出两个要求,一是要付给他额外200雷亚尔的导游费,二是到了贫民窟一切要听他的安排,不该去的地方别去,不该做的事别做,否则后果自负。对于卡帕的要求,我满口答应。

           第二天,卡帕开来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我们就在晨光中踏上了去里约最大的贫民窟罗西尼亚的旅途。罗西尼亚位于里约南区,距离著名的伊帕内玛海滩不到两公里。罗西尼亚的房子依山而建,一条弯曲的小路通往山顶,从山脚向上仰望,破破烂烂的房子密密麻麻布满了整座山。

           我们顺着山路往上走就可以近距离看见大片的低矮窝棚。窝棚大多用木板、竹竿和塑料布搭建而成,居民清洗过的衣服就搭在竹竿上。这里到处堆放着废品和生活垃圾,散发着难闻的气味。贫民窟里狗非常多,但很安静,对陌生人也不狂吠。罗西尼亚的摩托也很多,不时有接送贫民上下山的摩托从身边呼啸而过。卡帕介绍说:“贫民窟内的‘豪宅才是砖结构的,通了自来水,有独立卫生间,可以收看有线电视,但大多数人家住的还是难以遮风挡雨的窝棚。这里几乎没有公共卫生设施,有的家庭用电都困难,不少人随地大小便,这导致贫民窟里环境恶劣,脏乱不堪。”

           在贫民窟里走了一个多小时,并没有看见电影里出现的那些暴力场面,这里更像是一个自成体系的小社会,商店、餐馆、理发店、修车店、杂货铺一应俱全,贫民窟里绝大多数人都很和善,我悬着的心慢慢落了地。卡帕说:“贫民窟的居民也分属不同的帮派,有各自的头领,如果有什么争端,采取的不是法律手段,而均由‘老大出面摆平。在他们心目中,老大比里约的警察要可靠。当然这里打架、械斗甚至枪战的事也有,但并不多见。”

           在罗西尼亚随处可见踢球的少年,即使很小的一块空地都被孩子们当成了足球场,他们踢得热火朝天。卡帕自豪地说:“踢球是人们离开贫民窟的方式,贝利、加林查、罗纳尔多、内马尔们都是从贫民窟里走出来的,他们的故事就是巴西梦的缩影。”我拿出摄像机,孩子们都很大方,他们在摄像机面前酣畅淋漓地跳起了桑巴。看到他们灿烂的笑容,再看看他们身后破旧的房屋,我的眼眶湿润了。

           “想不想去贫民窟的居民家参观一下?”卡帕笑着问我,在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卡帕告诉我,贫民窟很多家庭都对游客开放,每人收费二到五雷亚尔。我付了三雷亚尔的参观费,走进了山顶一户人家。推门进去,这是一个四十平米的窝棚,没有窗户,只在一面墙上开了一个口子,一缕阳光透了进去。用家徒四壁形容这间房子实在很恰当,潮湿的地面上铺着草甸,一家几口晚上就在上面睡觉。黑漆漆的灶具摆在墙角阴暗的角落,显然很长时间没有清洗了。房屋主人拉尔先生丝毫不奇怪我惊讶的目光,他已经习惯了被参观。他是四个孩子的父亲,在马拉卡纳体育场当清洁工,尽管他对生活也有抱怨,但他的幸福感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拉尔说虽然住在贫民窟,但他为拥有一间贫民窟的房子而很满足,因为这意味着他在城市里站稳了脚跟。他也憧憬着能在里约富人区买一套海景公寓,尽管这个愿望虚无缥缈。

           站在拉尔家没有玻璃的“窗”前往四周眺望,从不同角度分别能看到里约地标基督山和面包山,不远处的大海也清晰可见,海面水平如镜,天际线一望无垠,海上白色的帆船星星点点,恍若仙境。在美丽的大西洋边,在基督像下,贫民窟作为里约不可忽视的人文景观已经存在了很多年。我曾经对里约的贫民窟心存偏见,以为那里随处都充斥着暴力和犯罪,置身其中必定胆战心惊,可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真实的里约贫民窟,那里大多数居民热情友善、不仇富、安贫乐道、知足常乐,为了生计,他们也努力工作。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