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背影·目送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冯知予

           我们刚学到朱自清的《背影》。语文课上,班里一位女同学说,她的爸爸常出差,每次离别时,她总是情不能自己,眼泪忍不住会落下来。

           我坐在她的右边,没说话,但心里埋藏着这样一个故事。

           那时,我和妈妈刚搬到杭州,爸爸仍留守在老家。每个周末,他都会花两个小时开车到杭州,陪我们几个小时后,再匆匆离开。

           一个周六,吃完午饭,爸爸同往常一样准备离开。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爸爸这一走会不会就不回来了?想到这儿,委屈的眼泪涌了出来。我站在家门前号啕大哭,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掉眼泪。透过泪眼,我模模糊糊地看着他的背影,他背着双肩包,短发根根直立,却毫无精神。他停顿了一下,刚抬起脚,又停住了,最后回头望了望,坚决地走了。

           后来,爸爸也搬到杭州来了,我可以经常看到爸爸的背影了

           为了接送我上课外兴趣班,爸爸买了一辆小电动车,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他都会骑着它来接我。西北风吹来了寒冬,前座上,爸爸背着双肩包,还穿着那件黑色外套。不同的是,他为了给我腾出座位,把背包移到了胸前。

           空中飘来一朵乌云,不一会儿,雨点便接二连三地砸下来。风呼呼地划过我的脸颊,钻进全身,我不住地打着寒战。爸爸发觉我冻得发抖,努力挺了挺他那有些驼的背,伸长了握着车把的手臂,又缓缓向后靠了靠。

           我确实暖和了些,但爸爸有多冷可想而知。我轻声说:“爸爸,你弯下身,我们开慢点儿。”不知他是否听见了,腰板反而挺得更直了。我看到雨水顺着他被打湿的头发往下流。我向前倾身,把身子靠在爸爸为我挺直的、宽阔的后背上。

           到了校门口,我下了车,爸爸问我:“还有几分钟?”

           我比划了“五”的手势。他喘一口气,说:“幸好没迟到,快进去吧。”

           我与他告别,他又启动电动车,原地拐了个弯,望了我一眼才开走。

           我站在门口,望着那个背着双肩包的单薄背影,渐渐没入人群中。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可我一眼能认出我的爸爸。他走走停停,生怕撞到行人。东张西望的样子,反而像个学生。

           车一拐弯,不见了。我这才向教室走去。

           这是我第一次静静地目送着爸爸离开。想到他曾这样无数次地望着我的背影,我的鼻子酸酸的。

           与妈妈浓郁的爱与期盼不同,爸爸从未给过我压力。妈妈常常嘱咐我“上课认真听”“有不懂的问老师”,而爸爸只是接送我,静静地目送我走进学校,目送我的背影渐渐消失。

           我曾想:是什么,让爸爸风雨无阻地接送我,固执地保护着我、爱护着我?

           也许,是纯粹的希望与爱吧。

           看到龙应台在《目送》中的一段话,我不由得想起爸爸,潸然泪下。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教师点评

           从朱自清的《背影》到父亲出差离去时的背影,再到“第一次静静地目送着爸爸离开”,最后到龙应台的《目送》,“背影”与“目送”在文中的跨度很大,但小作者的思绪很流畅。“我”对父亲的依恋,父亲对“我”的希望与爱成为贯穿全文的情感线索。龙应台《目送》中的文字與此情此景遥相呼应,让这种父子的情感联系在渐行渐远的消逝中越发珍贵。

           (叶硕)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