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碧云寺的秋色(节选)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钟敬文

           

           这几天,碧云寺的秋意一天天濃起来了。

           寺门口石桥下的水声,越来越显得清壮了。晚上风来时,树木的呼啸,自然不是近来才有的,可是,最近这种声响更加来得频繁了,而且声势是那么浩大,活像冲向堤岸的钱塘江的夜潮一样。

           最显著的变化,还在那些树木叶子的颜色上。

           碧云寺是一个大寺院。它里面有不少殿塔、亭坊,有许多形态生动的造像。同时,它又是一个大林子。在那些大小不等的院子里,都有树木或花草。那些树木,种类繁多,其中不少还是活上了几百岁的参天老干。寺的附近,那些高地和山岭上,人工种植的和野生的树木也相当繁密。如果登上金刚宝座塔的高台向四周望去,就会觉得这里正是一片久历年代的丛林,而殿堂、牌坊等,不过是点缀在苍翠的林子里的一些建筑物罢了。

           我是旧历中秋节那天搬到寺里来的。那时候山上的气温自然已经比城里的来得低些。可是,在那些繁茂的树丛中,还很少看到黄色的或红色的叶子。

           秋色正在怀孕呢!

           约略半个月过去了。寺里有些树木渐渐开始在变换着颜色。石塔前的几株柿子树,泉水院前面院子里那些沿着石桥和假山的爬山虎,它们好像先得秋意似的,叶子慢慢地黄的黄,赤的赤了。

           可是,从碧云寺的整个景色看来,这不能算是什么大变化。绿色的统治基本上还没有动摇,尽管它已经走近了这种动摇的边沿。

           到了近日,情景就突然改变了。黄的、红的、赤的颜色触目都是。而且它来得那么神速,正像我们新中国各方面前进的步子一样。

           我模糊的季节感被惊醒过来了。

           在那些树木里变化最分明的,首先要算爬山虎。碧云寺里,在这个院子,在那个院子,在石山上,在墙壁上……我们都可以看见它那蔓延的枝条和桃形及笔架形的叶子。前些时,这种叶子变了颜色的,还只限于某些院子里。现在,不论这里那里的,都在急速地换上了新装。它们大都由绿变黄,变红,变丹,变赤……我们要找出它整片的绿叶已经不很容易了。

           叫我最难忘情的,是罗汉堂前院子里靠北墙的那株缠绕着大槐树的爬山虎。它的年龄自然没有大槐树那么老大,可是,从它粗大的根干看来,也绝不是怎样年轻了。它的枝条从槐树的老干上向上爬,到了分叉的地方,那些枝条也分头跟着枝桠爬了上去,一直爬到它们的末梢。它的叶子繁密而又肥大(有些简直大过了我们的手掌),密密地缀满了槐树的那些枝桠。平常的时候,我们没有注意到它跟槐树叶子的差别。因为彼此形态上尽管不同,颜色却是一样的。几天来,可大不同了。槐树的叶子,有一些也渐渐变成黄色,可是,全树还是绿沉沉的。而那株爬山虎的无数叶子,却由绿变黄,变赤。在树干上、树枝上非常鲜明地显出自己的艳丽来。特别是在阳光的照射下,那些深红的、浅红的、金黄的、橘黄的叶子都闪着亮光。人们从下面向上望去,每片叶子都好像是透明的。它把大槐树也反衬得美丽可爱了。

           我每天走过那里,总要抬头望望那些艳丽的叶子,停留好些时刻,才舍得走开。

           【感悟借鉴】

           作者抓住碧云寺树叶的变化特征充分表现碧云寺的秋色之美。首先略写渐浓的秋意,然后定位到碧云寺的秋色上来,接着按照时间顺序来写寺院里秋叶色彩的渐变过程,由面及点集中描写碧云寺里变化最鲜明的爬山虎的叶子色彩的变化,最后进一步聚焦到罗汉堂前缠绕着大槐树的爬山虎的描写上,极尽笔墨。如此,由面及点,由简到繁,层层展开,极富层次感和立体感。作者对秋色的描摹细腻而精致,用“赤、深红、浅红、金黄、橘黄”等词语准确地描画出碧云寺秋色的细微变化,绘就了一幅丰盈流溢的美妙画卷,织成了一匹绚丽的五彩锦缎,流露出作者对秋色的由衷喜爱和赞叹。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