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缩写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李幸畅

           一天,鲁达、李忠、史进三人来到潘家酒楼上,拣个齐楚阁儿里坐下。三人酒至数杯,正说些闲话,较量些枪法,只听得隔壁阁子里有人哽哽咽咽地啼哭。鲁达焦躁,便把碟儿盏儿都丢在楼板上,气愤愤地问:“甚么人在间壁吱吱地哭,搅俺弟兄们吃酒?”酒保告知他是父女俩在此啼哭。鲁达命酒保去唤来问话。不多时,父女二人来了。鲁达问道:“你两个是哪里人家?为甚啼哭?”

           妇人哭着陈述了原因。原来他们姓金,东京人,到渭州投奔亲戚,谁料亲戚搬到南京去了;金母又染病身故,父女俩流落到此靠卖艺为生。财主“镇关西”看中了金姑娘的美貌,强娶她为小妾,写了三千贯的卖身契,但是并没有给钱,后来又赶走了她,还要金氏父女还三千贯钱。

           鲁达一听,气从心来:“什么郑大官人。就是那杀猪的郑屠!”于是,鲁达和李忠、史进掏出一些银子给金氏父女当盘缠。鲁达又护送金氏父女回店收拾行李回东京,而且痛打了不让金氏父女离开的店小二,并在店门口坐了两个时辰,以防店小二去拦金氏父女。

           等金氏父女走远后,鲁达径自来到状元桥找郑屠。让郑屠切十斤精肉,细切成臊子;切十斤实膘的肥肉,也细切成臊子。郑屠只好照做,而那店小二看见鲁达在,不敢来给郑屠报信。切好后,鲁达又让郑屠切十斤寸金软骨,也细切成臊子。郑屠生气了,拿起尖刀来刺鲁达。鲁达冲上去就势踢倒郑屠,踏住胸脯;一拳打在鼻子上,打得郑屠鲜血直流;又一拳打在眉梢,打得郑屠眼棱缝裂,乌珠崩裂;再一拳打在太阳穴,打得鄭屠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动弹不得。

           鲁达没有想到会三拳打死郑屠,拔步便走,边走边骂道:“你诈死,我等会儿再收拾你!”

           鲁达回到住处,收拾好行李,奔出南门,一溜烟地走了。

           简评

           小作者抓住了主要人物和主要事件,进行压缩,突出了小说的核心情节:消遣郑屠和痛打郑屠。小说原文中金氏父女在陈述悲惨经历时,用的是对话的形式,小作者改为了直接交代,这样更简洁明了。文中对鲁提辖的部分语言作了保留,突出了鲁提辖的豪爽和粗中有细,读来不失原文的风味。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