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智子疑邻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方法必备】

           扩写是写作训练的基本方法之一,要求将短小的原文扩展和生发成较长的文章。扩写不能改变原文的基本内容和主题思想,只能在原文的基础上进行丰富和补充。

           常用的扩写方法主要有两种:一是扩展原文的故事情节,也可以增加新的情节,但必须是对原有情节的合理扩大和补充;二是进一步铺陈,对原作的人物、事件作合乎逻辑的丰富和补充,将抽象的换成具体的,叙述的换成描写的。

           【注意事项】

           1.从原文的整体着眼,根据表达中心思想的需要,找出原文不明确、不生动、不具体的地方,多问几个“为什么”“是什么”“怎么样”等,从这些地方入手,确定扩写的内容。如段落或短文中的情节较简单,就可以扩展情节,如人物形象的某个方面不丰满,就可以扩展这个方面。

           2.能否充分展开联想、想象的翅膀,对原有情节进行合理的扩大和补充是扩写成败的关键。在不脱离原文实际的情况下,用生动鲜明的语言,对那些粗略的内容、笼统的情节,进行具体、细致的描写,力求使文章变得丰富且富有感染力。

           3.扩写同样需要详略得当,对那些与中心思想关系不大的情节,只需要进行简单的扩写就行了;而那些贴近中心思想,与主要内容密切相关的情节,则需要多着笔墨,详细扩写。

           【思维导引】

           学生在进行扩写练习时,最容易出的毛病之一是:面面俱到,平均扩展,即把原文从开头到结尾都均衡的“拉长”,就像拉橡皮筋一样。这样扩写成的文章,往往是赘语连篇,没有中心。扩写不是拉橡皮筋,不应全篇平均用力,而应分清主次,抓住重点,集中笔墨,突出中心。现举一例加以说明——扩写《智子疑邻》:

           原文:

           智子疑邻

           宋有富人,天雨墙坏。其子曰:“不筑,必将有盗。”其邻人之父亦云。暮而果大亡其财,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邻人之父。

           分析:

           1.扩写的重点是什么。这则寓言共有四个句子。“宋有富人,天雨墙坏”一句交代事情的起因;“其子曰:‘不筑必将有盗。其邻人之父亦云”两句,说明富人家的儿子和邻居老人有同样的看法;“暮而果大亡其财,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邻人之父”一句,指出了富人家根据亲疏关系判断是非的错误态度,它揭示了这则寓言的寓意,其重心又在第二、三句。因此,扩写的重点应是“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邻人之父”。

           2.怎样突出扩写的重点。对“宋有富人,天雨墙坏”等非重点的内容应作较为简略的交代性叙述,而对“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邻人之父”的内容,则应充分发挥联想和想象加以充实丰富,进行较详细的描写——富人家是怎样夸赞“其子”的,对“邻人之父”又是怎样的态度,他们是怎么想的,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3.应注意的问题。首先要注意不要偏離中心。若把“宋有富人,天雨墙坏”作为扩写重点,容易写成反映自然灾害的文章;如把“暮而果大亡其财”作为扩写重点,则很可能写成“月黑风高”式的传奇故事。这都偏离了原文的中心。其次,要注意联想和想象不能脱离原材料的制约范围。例如“而疑邻人之父”一句,是说富人家怀疑邻居老人。怎样怀疑的?这就需要调动生活经验加以想象了。但若想象超出了“疑”的范围,写成了富人家的诬告、迫害邻居老人等等,那就太过了,会影响主题的表现——变成了鞭挞为富不仁者。由此可见,扩写应该是“戴着镣铐跳舞”。

           扩写文:

           智子疑邻

           古时候,宋国有个姓钱的财主,他家的院墙因为年久失修,已经破陋不堪了。一天,下了一场大雨,院墙坍塌了一段。有些人图方便,就从那塌了的院墙豁口处进进出出。

           钱家少爷对他父亲说:“爹,还是把院墙砌起来吧,要不然,就这么敞开的,说不定会有小偷进来偷东西的。”钱老爷听了也没在意,只是随口“嗯”了一声。

           邻家一位姓单的老人,看到钱家迟迟未将院墙修砌好,也关心地对钱老爷说:“您家这院墙再不砌起来,弄不好会有小偷进去,不保险哪!”钱老爷还是没当一回事儿。

           一天晚上,钱家真的被偷了许多东西。

           “我早说过,不把院墙修好,会有小偷进来偷东西的。”钱少爷大声嚷道:“这不,应验了吧?”

           “少爷真有预见!”

           “咱家少爷就是有水平,料事如神哪!”

           “小小年纪就聪明过人,咱少爷将来一定有大出息!”

           钱家上上下下七嘴八舌,纷纷夸赞钱少爷。

           钱老爷虽心疼被偷的财物,可想到儿子这么聪明,心里也美滋滋的。忽然,他想起隔壁的单老头也说过会有小偷的话,不禁起了疑心,喃喃道:

           “单老头怎么也知道会有小偷呢?这么巧!莫非……”

           “我看那老东西就不像个好人!”钱少爷似乎又有了“预见”。

           “东西不是他偷的,那贼也是他引来的。”马上有人附和道。

           “是啊,要不然,他干吗要关心咱们家院墙的事?”推理好像很合乎逻辑。

           就这样,钱家人你一言我一语,作声的、没作声的,都认为钱家少爷很聪明,而怀疑邻家单老头。

           (朱峰)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