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亲爱的马里奥(二)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潘云贵

           第二回

           01

           鸽群在街衢上空回荡,清亮的哨音如透明的时针一样穿进人们的身体。

           宽阔的马路上开始挤满车辆,写字楼下人影绰绰,红绿灯交错闪烁。有人叫嚷,有人跺脚,有人拿出手机读取微博上最新发生的事情,有人正在拨打约饭的电话。

           路灯亮起。这个时候是陈丽娇经营的小吃店生意最好的时候。虽然小吃店面积小,只放着四张桌子,共十六个座位,但每天生意都很好,从早上七点营业到晚上十点打烊,客人源源不断,到饭点时常出现爆满需要排队的场面。

           陈丽娇临近四十,面相有点凶,不是很好看,所以她必须整天保持眼角、嘴角向上。长年累月下来,陈丽娇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

           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陈丽娇即便忙得焦头烂额,也不愿请帮工。女儿去学校时,都由她一人负责店中的大小事情。女儿课余无事来帮忙时,才能解决她分身乏术的困扰。

           欧阳若愚把校服换下,穿着母亲陈丽娇的旧衣裳来店里帮忙。陈丽娇正一边在炉灶上翻炒着白粿,一边向旁边盛放蔬菜的盘子里挑些白菜、胡萝卜往锅里放。

           突然,陈丽娇看向正在擦桌子的女儿,说:“小愚,你去超市买些蔬菜回来,店里的快没了。”

           “哦。”欧阳若愚应了一声,立马跑去洗了洗手,衣服都没换下直接冲了出去。

           02

           车流在马路上急速行驶,红灯亮起的时候,一辆辆都像突然就泄了气的气球瘫在斑马线的一边,趴在路面上,时间仿佛静止不动。

           光线越来越暗,天色渐晚。

           梧桐树的叶子在风中飘飞,像极了要脱离树梢控制的蝴蝶,扇动着羽毛,掉落。

           “南方的秋天来了。”

           欧阳若愚从超市走出,抬头看向天空,说道。

           在她身后,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身影也从超市里出来。女生一路上都在大聲指责着男生。

           “真没想到你骑车技术那么烂,害我的宝贝此刻正在修车店里遭受非人的虐待!哼!”郑欣怡一边用手点着手机,一边鼓着腮帮子对马里奥抱怨道。

           马里奥提着一箱牛奶和一袋水果——作为无偿苦力,此刻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慢慢吐出几个字:“要怪……就怪……你自己啰。”

           “什么?!怪我?天啊,如果不是你技术烂,我的车怎么就会撞到路边广告牌,摔得就像被恐怖分子炸过一样?那可是我到我妈超市里兼职了一个暑假的劳动成果,就这么被你糟蹋了!你长这么帅有什么用,骑个车都不会!”郑欣怡瞪大眼珠子目不转睛地看了马里奥十秒钟。

           “谁让你要我开那么快,一个老婆婆带着他孙子迎面走来,情况危急我才拐到右边,谁知道就撞上了广告牌。但也只是车灯摔坏了而已,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少年停下来回击道。

           郑欣怡这下没搭理,自顾自地摆弄着手机:“竟然有前置摄像头,哇,照一下连痘痘都没有了,底下还有这么多修图功能,好神奇,终于相信这年头图片上的帅哥美女为什么那么多了。都是P的。”

           “哎,我都从超市出来提了这么远,虽然我是男生又是你表哥,但你还是富有同情心的人类吗?”少年眉毛紧蹙,用眼神杀向自己表妹,“一点都不公平,别玩了,把手机还我。”

           “嗬,要公平?你看你左边是什么地方,你要公平可以直接进去拿。”郑欣怡眼睛盯着手机,下巴却朝向左边的一栋建筑,人民法院。

           突然她视线又跳到前方,眼球一转,对马里奥笑道:“想拿回手机是吧?看到前面大约150米处一个提着蔬菜正要过马路的大婶没有?如果你过去扶她过马路,我就把手机还你。”

           “真的?”马里奥将信将疑。

           “嗯。”郑欣怡笑容诡异,点了一下头。

           少年放下手里提着的货物,大长腿箭一般向前射去。郑欣怡笑得合不拢嘴:“一定要扶过去才算哦,小心一扶就要扶进医院,哈哈……”

           绿灯亮起,奔驰的车辆停在了斑马线外。

           欧阳若愚提着一大袋的白菜、胡萝卜、上海青,正想赶着绿灯通过马路。左边突然冲上来一个人影,穿着蓝色衬衫,伸出白皙的手臂,混合着风与尘埃的气息——是个男生。

           少年突然从欧阳若愚手里提走袋子。如果欧阳若愚没有看到他转过来对自己微笑的面颊,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自己的第一反应或许就该大喊“啊,有人抢劫”!

           但欧阳若愚看得很清楚,那天透过文具店的玻璃窗看到的那张脸与此刻出现的这张脸重叠在一起,天衣无缝,只是距离变得好近。

           少女瞬间有了眩晕的感觉。

           男生开口道:“我来扶您过马路吧。”

           一定是白日梦,他怎么会出现,而且就在眼前,这么清晰?欧阳若愚一边左手被男生拎着过马路,一边用右手偷偷掐了一下自己的屁股。

           “哎哟!”欧阳若愚力气用得很大,发现真不是在做梦。

           男生倒是错愕地看着她:“呃……您怎么了?”

           他竟然用“您”,什么意思?这下感到错愕又疑惑的人是欧阳若愚。

           “好了,任务完成。再见,大婶!”男生朝欧阳若愚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后挥了挥手,转过身去,人影瞬间消失在车流中。“大婶”这个称谓不断在欧阳若愚的耳边回响。

           原先以为是从天而降的王子来解救困于人间的公主,结果是一个富有爱心的少年来扶老大娘过马路这样的剧情,欧阳若愚打量了一下自己,在交通灯下大叫起来。

           男生此时已在马路对面,身旁的女生正拿着手机戏谑着。

           “我都拍下来了,刚才调大焦距一看才发现你扶的并不是大婶,是我们年段的女生,叫欧阳若愚,长得跟印度妹似的,还穿大妈的衣服出来吓人。”

           “现在该把手机还给我了吧!”少年把目光甩到牛奶和水果上,再看着露出小虎牙的女生,“这些你也顺便帮忙拿一下啰。”

           “好啦,败给你了!”女生无奈地提过袋子,把手机交到男生手里。

           因为距离太远,欧阳若愚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此刻羞涩、难堪两种神情反复出现在她脸上,身边有洞的话她真想钻进去。

           欧阳若愚往下个路口走去。记忆中永远光亮的这个初秋傍晚,总有一颗十三岁的心会记得。

           03

           秋风以迅疾而冰冷的姿态,在校园中穿行。

           树干之间拉起的横幅被吹得皱皱巴巴,“欢迎新同学”“国庆快乐”这些印染在红布上的金黄字眼都不再进入学生口中成为话题。

           取而代之的是“这届又招进来一群恐龙,希望下届质量可以有所提高”“才开学一个月作业就顶到天花板了,寒假快来吧”,又或者是“吴亦凡真的好帅啊”“就大长腿嘛,我家鹿晗乖乖才最帅”这些声音。

           “听说九班新来的一个男生长得像鹿晗,还有点像……像王俊凯。”课间,不知谁嘟囔了一句,像突然加了一点火就煮开了锅。

           几乎同时,数十张嘴异口同声:“谁?!”

           刚刚说话的女生看着四周围堵过来一片黑压压的人影,吞了一下口水,慢慢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马……里……奥……”

           顿时,关于“马里奥”的各种话题一时间占据了学校女生话题榜首。

           “是这个学期刚转到我们学校的,看一秒就会把人帅哭。”

           “这么夸张?”

           “当然,个子高,大长腿,浓眉大眼,鼻子翘,还有……”

           “嘴唇粉嫩得涂几十层‘曼秀雷敦效果都没那么好,皮肤白得哟……可以把八班那个印度妹甩出好几个银河系了。”

           此时欧阳若愚正好从洗手间出来,她从未想过自己的绰号可以跟某个帅哥联系在一起,心里竟划过一丝丝的幸福。而这幸福感当然只像头发丝一样薄,内心囤积更多的则是怒气。欧阳若愚淡然面对众人投来的嘲讽,挺着腰继续向前走,一步一步,到达班级后,坐到座位的那一刻,才瞬间塌了,像泄了气的轮胎。

           当然也有一些话可以让她振奋起来,重新挺直腰板,竖着耳朵听。

           “惊天大消息啊!”

           “你家被抢劫了,还是哪栋楼又发生落体运动?”

           “是九班的那个男生……”

           “马里奥?他怎么了,你快说啊!”

           分散在教室四周的女生一听到含有“马里奥”这三个字的对话,迅速靠上来围成一圈。

           “什么呢,吞吞吐吐的,赶紧说啊!”

           “他……他……”

           女生们藏在身体里的心跳都在跟随着这个第三人称跳动,越来越快。

           “他有个表妹,也在侨中,和她一个班。”

           “难道他是为了他表妹才转来这里的?”

           没等发布准确信息的女生说完,四周的女生已经在“表妹”这个人物后面进行各种推测,凭借的是自己以往看偶像剧和言情小说的丰富经验。

           “他是有个表妹,叫郑欣怡,就在十班!”发布信息的女生冲破四周的所有揣测。

           这下像一块冰融进油锅里,又炸开了。

           “就是那个虎牙妹吗?”

           “天啊,怎么看都不像啊!”

           “等等,郑欣怡不是跟叶萱萱玩得很好吗?这下会不会把他表哥介绍给叶萱萱?”

           “近水楼台先得月,那我们不是没有机会了?”

           只要把“叶萱萱”的名字跟某个男生的名字联系在一起,所有的女生基本上都失去了战斗能力。

           不是自己资质不够,实在是对手实力太强:五官精致,皮肤白嫩,加上高挑的个子、蛇精似的腰身,还有每回单元测试高得离谱的成绩,堪称殿堂级完美段花。当然也有缺点,就是喜欢课下和所有普通女孩子一样聊八卦。

           欧阳若愚在上述这段貌似无聊的对话中,经过整理分析,得到一个论断:七年十班的郑欣怡有个刚转进来的表哥。

           跟这个论断相关的事例有:自己在文具店和傍晚马路上都曾见过郑欣怡,郑欣怡的身边都有那个男生陪着。这样看来,已经很清楚了,那个男生应该就是郑欣怡的表哥,就是扶自己过马路然后对自己喊了声“大婶再见”的人。

           “他就是马里奥!”欧阳若愚像被什么东西叮了一下,大声叫了出来。

           前面后面围成一撮的女生们都停下点钞机似的嘴巴,目光冰冷地杀向欧阳若愚。欧阳若愚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冰冻住,动也动不了,脸红得像草莓。

           突然,一只胖嘟嘟的手从半空劈下,搭在欧阳若愚的肩膀上,她整个身子往下坠到了座位上。

           “甄处丘,你轻点会死啊!”欧阳若愚揉着被高大胖女生友好拍击的肩膀说道。

           “下次会注意点的啦。”胖女生露出犯错后的那种无辜又得意的神情回道。

           身旁还有个瘦女生看着众人又打量了一下欧阳若愚,认真的神情像侦探在破案:“又被取笑了?这次是什么?皮肤、头发、鼻子还是身高?”

           “都不是啦!”欧阳若愚无奈地答道。

           04

           女孩子间能成为闺密的原因有很多种,可以是因为课间去洗手间时的几次碰面,在路上见到彼此后的点头,也可以是因为某个话题而凑在一起互相聊八卦,再或者是因为长相差不多而走到一起。

           欧阳若愚跟甄处丘、安蓓莉就属于最后一种。

           安蓓莉长得矮小,可能是因为天生瘦得感觉只是骨头的存在而显得身材苗条,五官不难看,但也没特色。她爱好广泛,喜欢钻研各种美容问题、传播各种八卦消息。

           甄处丘呢,第一,胖。手臂、指头粗壮得像男人一样,没有改装过的原始肥大宽松的校服是她最好的选择。第二,高。粗看背影,很多人都会误以为是个男生。

           甄处丘也知道自己胖,身体隐藏不了,就从头部开始修正,齐肩发,发尾处内扣,发梢内卷,试图想妙修饰出巴掌小脸,但结果是,镜子里依旧是那张要撑破世界的脸。加上学校不许学生留长发,甄处丘索性就剪了齐耳短发,戴个大蝴蝶发夹,改走清新可爱路线。但依然没有一个男生愿意为这样的女汉子买账。

           在七年八班,对于她们仨,经常会听到这些评语——

           “因为这几个丑女,我们班都被年段上的男生称为侏罗纪公园了。”

           “我们明明长得还可以,就这么也跟着受牵连,唉……”

           “同病相怜”的这三个女生是七年八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虽说闺密就是要相互鼓励、彼此信任、其中一个被欺负时便要出手相救同仇敌忾,即便两肋插刀也在所不惜,但不是所有的秘密都要跟閨密分享。

           那些愚蠢至极、尴尬万分、明知一说出就会被取笑的事情,欧阳若愚不会告诉姐妹们,就比如被马里奥当成大婶过马路这样的事情。

           绝对不会。

           (未完待续)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