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童年的雨

亲爱的马里奥(四)

所属栏目:初中作文   来源:网络   编辑:范本大全网上天地

       

       作者简介

       潘云贵,90后作家,大学教师。温和如植物,又如海底孤独的鲸,常在旧时光中与从前的自己碰面。对于未来,心存光亮,认定时间会眷顾愚笨但努力的人。

       曾多次获得文学类奖项。已出版《亲爱的,我们都将这样长大》《如果你正年轻,且孤独》《我们的青春长着风的模样》等书籍。

       第四回

       01

       章子怡,范冰冰,“女人味”的近义词。

       杨幂,刘诗诗,“漂亮可爱”的近义词。

       叶萱萱,“宇宙无敌美少女”的近义词。

       欧阳若愚,呃,以上三者的……反义词。

       02

       怎么具体形容呢?

       皮肤黝黑粗糙,被闺密取笑“再黑一点的话在夜里就能隐身了”;身高还处在160以下,身材平平;打扮上,除了校服就只有雷打不动的4套衣服,四季各一套,但穿着频率最高的还是被定义为“肥大宽松显示不出任何神采难看程度仅次于睡衣的”校服;家庭环境呢,虽然有个在国外的老爸,但也没见他给家里汇过多少钱,摇摇欲坠的家基本都靠脸已泛黄的老妈苦苦维持;学习成绩虽没到全年段垫底的程度,但始终是班主任眼里的急需提高的“后进生”;交际上,除了整日与闺密上课、走路、吃午饭、聊新闻、吐槽,或是周末被约去逛街、喝奶茶,也没有再去接触新的圈子;运动上,除了会跑步,做广播体操,再没有其他擅长的项目了,至于唱歌、绘画、舞蹈这些艺术类爱好,似乎也跟自己沾不上边。

       没有丝毫可以与别人比较的自信,也不具备让男生一见钟情的条件。

       用“自卑”来形容这样的女生好像很贴切,但在欧阳若愚心里,“自卑”的说法是“具有一种超强的意志潜力,等待着随时被激发”。

       但是要靠什么来激发?

       一群没事做就把“柯震东好帅啊”“如果我能像郭碧婷那样具有仙气就好了”或者“生物老师竟然穿了一件豹纹大衣,有没有保护动物的觉悟啊”“政治老师的上衣没洗干净哩,领口还有酱油渍”挂在嘴边的女生?

       理着不超过2厘米短发、脸上长满粉刺暗疮、还要故意甩头抬眼镜装模作样耍帅的白痴男?

       或者是靠课上除了念课文就是做《英语周报》的英语老师?天天只知道发提纲然后照着课本教学说话时严重气息不足的历史老师?喜欢吐痰、挖鼻屎,还因为昨晚通宵打麻将而在课上不停打哈欠的化学老师?

       好像这些都没有任何激励效果。

       只有那么一个人,高大,阳光,帅气,可以用来做“偶像”的同义词、“幸福”的近义词,想起来就让人精神抖擞,充满力量。

       不喜欢这样的一个人,大概天理都不容。

       马里奥的形象顿时浮现在少女的脑海里。

       欧阳若愚一瞬间失去女生的矜持,在房间里抱着枕头笑起来,心里带着一阵止不住的羞涩与激动。

       又一个瞬间,左眼约六十度方向发出一束光,愈发强烈起来,是相框的玻璃在日光灯照射下反射出的白光,像针尖刺入眼眶。欧阳若愚突然觉得眼疼。木质边框中是一张全家福,每个人的笑容都让夏天的大海显得格外明媚。父亲一头乌黑的短发,眼神刚毅,穿着宽松的花格子衬衫,被海风吹着,边角打着卷儿,他站在左边。母亲那时烫着发梢微卷的头发,穿碎花裙子,面颊微红,皮肤白嫩,站在右边。中间抱着小熊公仔的是自己,理着蘑菇头,还有婴儿肥的圆脸,皮肤黄黄的,眼睛细细的。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但欧阳若愚扭头对着一旁的镜子瞅了半天,还是万分不满意。

       这张照片大概是七八年前拍的,一家人到海边游玩,让路人帮忙拍摄,这是欧阳若愚的第一张全家福,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张。

       海那时很干净,无边无际的蔚蓝像虚假的背景置于一家人的身后。偶有几只鸥鸟掠过,张开白色的翅膀,犹如小型的飞机在人们的头顶定格。

       父亲抚摸欧阳若愚的头发,母亲则把手轻轻按在她的肩膀上,一家人在镜头前咧着嘴笑,露出牙齿。欧阳若愚每次对着照片上的父亲就情不自禁笑起来。但是现在,好像什么改变了,像一个花瓶出现了条条裂纹,像一张纸的边角已经被人撕开,似乎在下一个瞬间,它们就要破裂了,疾速地,无法挽留地。欧阳若愚感到恐惧。

       03

       少女拿起书桌上的相框,往上面吹了几口气,从旁边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在玻璃上轻轻擦拭着。

       眼前的玻璃像被超载的车辆压过似的出现一条条缝隙,随即那纹络越来越清晰,裂开。

       玻璃碎了,碎渣子跳了出来,掉到地面上,摔得更加粉碎。永远也无法拼凑出原来的镜面。而照片也裂开了,欧阳若愚的两边都出现了一道很深的沟壑。

       “幻觉,幻觉,一定是幻觉!”她大喊道。再看看手里的相框,和当初一样,并没有任何破碎的痕迹。

       欧阳若愚舒了口气。日光灯的白光照在相框玻璃上,映出房间里一片冷冷清清的景象。

       “小愚,你怎么了?!”

       卧室外传来陈丽娇的声音。

       “哦,没什么,只是……有只蟑螂。”欧阳若愚脑子一转,随便编了個理由。

       陈丽娇也没怀疑什么,在客厅里整理着账目,压在水杯下的是一封新的来信,盖着国外的邮戳,还是那个寄信人,写着和从前一样的字体,唯一有所变化的是日期。不断前进的数字在女人心里筑起了越来越高的高墙,越来越难望到墙那边那张男人的脸。陈丽娇对着账本按着计算器,数据叠加时多加了一个款项,重新翻看账本,又找不到是在上面的哪一行?便又得从头再来。她按了几遍清零键,力气越使越大,似乎并不只是想消除这些简单的数字。

       “唧唧唧”的电子声响回荡在寂静的客厅里,突然变成了一声剧烈的“砰”!

       陈丽娇将桌上的一切都推到了地上。账本、计算器、杯子和信件都被甩了出去。因为桌子离地面并不太高,水杯摔在地上,没有破裂成玻璃渣子,只是沿口碎了一些。杯里洒出的水溅湿了那封信,信上的字经过水的浸泡后晕染开来。

       像一些人的心,带了伤,总好不了了。

       欧阳若愚听到卧室外的动静悄悄来到房门边,将門轻轻移出一条缝儿。陈丽娇徒然坐在沙发上,脸别到一侧,用手顶着额头,不一会儿,又把手放到嘴边,牙齿轻轻咬着手指,像年幼的孩童一般无助又呆滞。她把踩在地板上的脚也伸上来,整个身子蜷缩在沙发上,颤颤巍巍的,像河上摇摆的船。

       “啊!”一声细锐的尖叫,犹如用刀刮擦着骨头。有一种疼痛是无法说出的,这让欧阳若愚猛地转过身。她的目光瞬间定格在相框、现在的母亲和脑海中马里奥的影像中,抽离不出来,整个人只杵在门边。月光穿进房间,无数条银丝线织成了网,欧阳若愚感觉自己正被一张巨网束缚,像条挣扎的鱼。

       “是不是太自私了,这个时候……”她咬着嘴唇,试图努力擦掉少年投射在她脑中的影像。

       这种时候,不应该是耽于少女情愫的时候。

       这种时候,难道不知道苦苦等待中的女人是那么的痛苦吗?

       这种时候,出现裂纹的船只仿佛要被汹涌的海水覆没。

       这种时候……会有谁能够看见我心里的难过?

       为什么?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欧阳若愚捏紧睡衣的边角,没关紧的窗户被风打开,风吹进室内,宽松肥大的睡衣被鼓得更大,少女想飞起来,却终究发现自己的双脚无法离开地面,永远也不能成为一朵蒲公英。台灯只照亮桌角,微弱的光是时间冰冷的眼神。

       当初到理发店里让师傅给自己剪短发,那师傅讲:“小姑娘,剪完后你可不能哭啊!”自己点点头。这样做不就是想告别那个脆弱的自己吗?

       可为什么,现在又迟疑地迈不出双脚?

       明明知道暗恋是无果的,一个人如果踏上了这趟单程旅途,是听不见回声的,同时又耽误学习、浪费生命,顶多是满足了视网膜和心里那只蹦跳的兔子,还有什么呢?

       似乎也没了,任何事都没有比修复一个家庭的裂痕更重要,但……我究竟要怎么做?一块巨大的橡皮擦在欧阳若愚的脑子里来回移动,少年的轮廓很快变成一团涣散的影像,表情、五官、动作都像碎片一样散落在地上。

       但同样看不清的还有自己的父母,他们都变成碎片,发出惨白的光,刺入瞳孔,万花筒般,折射出重组又分开的影子,异常诡异,异常难看。

       光和暗。进或退。勇敢与懦弱。聪明或愚笨。

       女生复杂的世界大过一个宇宙。看不清别人,也看不见自己。欧阳若愚蹲了下来,像具没有支撑架的布料玩偶,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头深深地埋下。她忍住眼泪,没有哭。

       04

       时间踩下月亮抵达明天。

       黎明破晓,地平线布满青色的光。黑暗被驱散。

       翌日课间,欧阳若愚无精打采地从年级办公室门口路过,灵魂像是去哪里远游了,迈出的每一个步子,都慢得像有人按住了时间过了两三秒才肯松手。

       突然听到办公室里的说话声,下一秒抬头,就看见一些老师从里面走出。老师们都习惯了上课时扯着喉咙大声说话,以致日常聊天时也像开了广播一样,身旁的每个人都能清楚听见他们的对话——

       “再过五十多天又中考了,这阵子又够我们忙的了。”

       “我昨天还在整理招考的一些资料呢,今年好像又多了好几家职业学校。”

       “成绩烂的最好都进去,免得拖侨中的升学率。”

       “对了,我还看到新加坡那边今年还招全市中考前三呢。”

       “真的啊,那我得回班上动员那几个不错的苗子,真希望自己有学生可以去新加坡高中念书啊!”

       “嗯,那边条件实在太优渥了,学费全免,每月还有生活补贴,就连寒暑假回国机票都报销……我们那时候怎么就没赶上这样的机会啊!”

       欧阳若愚很快从上述对话中筛选出“新加坡”“全市中考前三”“免费”这几个关键词,她第一时间想到了国外许久未见面的父亲,想到了每每翻起信件就忧伤的母亲,想到了家,想到了一条很深的裂缝,想到了从前、小时候,想到现在……一个紧锁的箱子。

       整个人像被灌进了一大桶能量饮料,内心好像出现了一把钥匙,但它异常光亮,像带刺的星直射向自己,但瞬间又模糊了去,踪影渐渐淡去。

       “全市前三”,少女脑子里此刻只存下这个关键词。全市每年有6000个考生,要想进入前三,就意味着要超过5997个学生的成绩!侨中的初中部是全市最好的,基本上每年全市的前四五百名都出自这里,那就是说自己至少要考到侨中前三才有机会,可现在自己的排名呢,全年级倒数几十名。

       呃,难度好大啊!她叹了口气,顿觉前方云雾环绕,希望渺茫。

       05

       少女略显失落地走到走廊尽头时,正好碰到少年在值日,低头擦着楼梯的扶手。瘦削的身形,白嫩的皮肤,浓密的、略微卷曲的头发,笑起来弯弯的眼睛,一个轻轻的甩头都能让人产生晕眩的感觉。

       少女突然绷直了脊背,感觉阳光正在自己的血管里横冲直撞。它们很轻易地吞噬掉所有的烦恼,然后过滤出一种极其单纯又甜蜜的情绪,让自己停住脚步,动弹不得。

       每次见到马里奥,欧阳若愚都会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失去了真实的触感,仿佛活在梦中。即便有什么庞然大物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她都听不见。

       想起之前有几次,自己为了能多看几眼这个少年,趁他值日的时候就躲在一旁,像一颗星守护着另一颗星,没有目的,只是单纯地环绕着他。也因此会在下课后,找一些理由脱开甄处丘和安蓓莉,说的是“班主任要我放学后去她办公室”“XX班的一个同学说找我有事”或者编出“不行了,我那个突然来了,我得去厕所蹲很长时间,你们先走吧”这样的谎话。

       在楼梯口,少年俯下身认真而迅速地擦着每一截扶手。欧阳若愚藏在墙壁后,透过一个斜角看他。午后的光线照到他身上,变成了更大的光芒,映进瞳孔,光怪陆离,像梦一样的色彩。

       少女心里的齿轮“咯吱咯吱”响着,伴随少年行动的身影一会儿停下,一会儿又迅速转动。

       眼瞧着少年要擦完一个楼层了,少女抓了抓自己的手,终于还是咬着牙走了出去。假装成陌生人上楼,不带有任何感情,但是好像有点难,心已经跳得无法控制了,脸红得像颗熟透的苹果。

       欧阳若愚索性低下头,不敢去看少年的脸,自己终究还是怯弱的少女。

       无法想到的声音突然响起。

       “欧阳若鱼……(马里奥以为女主是叫‘欧阳若鱼)。”少年搁下手里的帕子在少女背后喊道。

       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真的有种在做梦的感觉。欧阳若愚不禁捏了一下脸,真不是在做梦啊,旋即转过身来。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难道你……”

       “哈哈,被你猜出来了啊。嗯,其实很早开始我就……”

       像这样的对话已经在少女心里排练过无数遍,欧阳若愚不会想到这么快竟然就可以搬到现实中来,她似乎都能感受到每个句末省略号的形状,那么清晰地映到心上。欧阳若愚咬着嘴唇,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发展上述这段对话,咽了一下口水,努力突破自身的矜持试图开口。

       但此时,耳边听见男生紧跟在“欧阳若愚”名字后面的是“你的鞋带散了”。

       少女瞬间被一阵冷风吹红了脸。

       原来只是这样。

       欧阳若愚愣住一秒后,礼貌地对男生说了声“谢谢”,保持之前的节奏上楼,在看不到少年的身影后,迅速加快步伐,兴奋地朝教学楼的另一个楼梯走下去。

       “咚咚咚——”

       满怀年少心事的脚步声在楼里回荡着。

       (未完待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