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成全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夏泽禾

           穹天一隅,风的指尖邂逅夜的温柔,于是浅浅的软软的凉凉的黑色,便一圈一圈地漾开在了天际。

           也不知等待了多久,我终于挤上了六点一刻的公交。

           沉甸甸的书包,我终于肯放下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转身向窗边,就让白日里的烦忧随那窗外的霓虹一晃而逝,成全一个简简单单的全然自我,做微风的知音,做黑夜的追随者。

           坐在我身边的,是个约莫四十岁的大叔。倚着窗,猫着腰,腿脚无力地摊开,恰似鲁迅笔下的阿长。他头顶那一幅黑白泼墨画爬上玻璃窗,悄悄然便与无边夜色相互交融了。短短的睫毛刚刚好能缝起他的梦寐,一串接一串的鼾声也刚刚好不至于吵醒自己。双手垂落,随着车颠簸着,时不时打在旁边的公文包上。那包的提手无力地耷拉着。

           我打了个哈欠。薄薄的灯光轻轻地贴在我的脸上。

           “哎哟,你怎么开的车啊!”迷蒙中睁开惺忪睡眼,只见一个妇人蹙紧眉头,厚厚的脂粉被拧得变了形,“上了一天的班累都累死,刚还差点摔着!”她继续念叨着司机怎么个粗鲁,我却也没感受到她口中所言的急刹车。司机大叔用泛黄的白手套揉了揉布满殷红血丝的眼角,尴尬地笑笑。

           人们相互无言,欲说,还休,因他们都一样,都懂,也便成全了她的脾气。

           这时,大叔重重地压了过来。这份重量愈加熟悉,有如一股暖流,向心间蜿蜒,绽开了缕缕馨香。

           这厚重的身躯,一如父亲的肩膀,一如我常常依靠的那个宽厚宏阔的世界啊!是否工作又不顺?是否家中妻儿还需照料?是否只在这摇摇晃晃的车间,才不用小心迎合,不用假装强大,才能真正摘下面具,做回自己?

           我不忍心推开,他分明睡得正香。嘴角的皱纹轻松自如地舒展,终于不必为了迎合别人而虚伪地卖弄;白衬衫领口的两个纽扣微微松开,终于不用被迫成为自己的桎梏。他的梦一定很美。

           窗外,夜色愈發地深沉,逼着我们注视她的悠远的黑,逼着我们退却一层一层的皮囊,逼着我们找回内心深处幽微的自己。

           那么,就成全了这夜的黑吧。

           微风收敛了她的放纵,以证明对我们的悲悯。而我们,是黑夜的乘客,通往真实的微光。

           成全是一种修养

           对世界抱持一种温柔的态度,那便是成全自己的善良,也成全他人的愉悦。成全,也可以理解为每天释放一点点善意,拥抱无时无刻的正能量。还可以理解为让自己和身边的人相处起来都很舒服,做简单自由的自己,理解公交司机先生的辛苦,宽容妇人的唠叨,呵护一个疲劳父亲的睡眠。成全黑夜的黑,成全一个在黑夜里绽放的真实的自己。

           成全是一种修养,成全别人的同时,也成全自己。愿在成全中,你能找到一个更好的自己。endprint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