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那日月那风那河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肖泽青

           拾起正在流逝的记忆,这记忆里有落日沉思,微风轻拂,还有那条母亲河的故事。

           一

           我喜欢落日,它是大自然沉默的守卫者,它有过辉煌,来得美丽,走得自然,走过自己该走的路。

           落日是白天与黑夜的转换时刻,太阳直射的光线已全部消失,一抹殷红色的夕阳照在西山上,天空浮动着成片流动着的白色云朵,这些云朵点缀着那美丽的夕阳,很快,原先瓦蓝的云朵经受不住夕阳的诱惑,“缴械”投降。顿时,天空被晚霞烧红,那美如天仙的晚霞在痛饮葡萄美酒后,脸上泛起红晕,走向天空这个广阔的舞台。她舞动着迷人的身姿,尽情地跳着。她要做夕阳中的新娘,她要把最鲜红美丽的倩影留在人们的记忆中。生活在这世界上的万物都会有个心愿,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留在这个世上,哪怕是瞬间的美丽。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让人们时常感叹夕阳的落寞和无奈,历代文人墨客总是喜欢用一缕诗心,将夕阳定格在楚辞汉赋和唐诗宋词里,寻找心中对夕阳中的诗意。落日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里,落霞、孤鹜与秋水浑然一体的江天图;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里,“孤”与“圆”在沙漠上呈现出那片温暖而感伤的壮美之色;是“一溪绿水皆春雨,两岸青山半夕阳”里,绿水青山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之中的美景。

           有人说在夕阳余晖里,沉淀着唯美的风景。我喜欢在夕阳之下,来到秦淮河畔乌衣巷口。它使我想到东晋时,朱雀桥边乌衣巷里的繁华,经过岁月的洗礼,朱雀桥边已变得冷落荒凉,乌衣巷里四处是断壁残垣,难以再现昔日的繁华。我喜欢在夕阳之下,站在西湖断桥上凝视,日落下的西湖,金色的霞光洒在湖面上,岸边峰塔上也盛满一楼红色。湖岸柳丝似多情的少女,身姿优美,柳丝随风舞,一幅“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的美景。

           我喜欢在夕阳映照下,漫步在古朴的徽州青石板路上,抚摸一下前朝留下的那一座座象征烈女节妇的牌坊,牌坊上浸满烈女节妇的辛酸的泪水,她们用自己身上流淌的血,铸造了牌坊上带血的汉字。一个“徽”字引发了多少历史的情愫,“一生痴绝处,無梦到徽州”,让无数后人魂牵梦绕。

           夕阳落幕,牵来了明月,星星也窜出天空眨着眼。淡淡凉风,荡涤人间尘埃,记得有首落日的诗里这样写道:“我也看落日,看落日中的你,色美的你和如梦的日,一起收藏黎明的归期。”一度迷醉在夕阳里。

           二

           翻开风的历史,这里盛放着汉高祖的“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里的欢乐与悲哀;盛放着李煜的“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里对南唐故国的无限留恋;盛放着“诗仙”李白“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里的理想抱负;盛放着女词人李清照的“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里的亲情思念。

           风总是无处不在,它是生命的使者,触摸着万物的呼吸和心跳。“春风朝夕起,吹绿日日深。”春天的风是独特的,它是一个诗情画意,生机勃勃的季节,它是花草清香的缔造者。那小草在睡梦中醒来,急忙换上了翠绿的衣服,从土地中窜出来,因为小草要争做第一位报春的绿色使者。小草绿得不掺一点儿杂质,它要用这纯真的色彩,给这片土地一片绿色。春风下,那迎春花枝条纤长而尖细,随着风儿摇摆,花枝上盛开一个个金色的花朵,好似一位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在美妙的乐曲中翩翩起舞,不时散发出一阵阵醉人的清香。迎春花长得虽不显眼,没有牡丹、月季那样娇美动人,但她朴实、勇敢。杜鹃花被春风从睡梦中吹醒,穿上了红中透粉的衣裳,它红得像团团烈火,染红了群山绿水,它燃起的是世界上最红火的热情。

           春风令我领悟到它没有冬天的风那样的凛冽,也不像夏天的风那样干燥,更不像秋天的风那样凄凉,可温暖的春风预示着一个全新的开始,春天的风,像一曲清新脱俗的乐曲,携带着希望唤醒了沉睡的生命。

           “夏风多暖暖,树木有繁阴。”夏天,夜晚的风轻轻地吹过,它给火热的盛夏吹来一阵沁人心脾的凉爽。河塘里那绿叶衬托下的粉红色荷花,在夏风吹拂下,散发出醉人的清香;紫荆树在夏风的抚摸下,枝叶向四面伸展,把自己变成了一把绿色的大伞,那浓密的枝叶把阳光挡得严严实实的,尽管太阳光拼命地往树梢里钻也没有办法透下来;那趴在树上休养生息的知了们,实在经不起夏风的诱惑,亮出它们清脆洪亮的嗓子,为快乐的夏风在歌唱。

           夏风让我忽略了世俗的浮躁,静静地领悟简单生活,享受生活的淡然悠闲。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秋风轻柔的呼吸吹走夏的炎热,带来一丝凉意。秋风是落叶对根的情思,是对长空的向往。秋天的风不带一点修饰,是最纯净的风。那开在秋天里的桂花树叶子翠绿,远远望去就像一位仙女,随着秋风的摇动,它和地上的小花小草们一起跳起了舞,八月桂花是“桂子花开十里飘香”的完美体现。秋菊的颜色五彩缤纷,白的像雪,粉的似霞,黄的赛金,每一朵菊花都像一个一个朴实的笑容,一阵秋风吹来,飘来一股股花的清香。在百花纷纷枯萎的秋冬季节,唯有菊花傲霜怒放。每到中秋时节,石榴树上一个个灯笼似的石榴挂满了枝头,石榴的表皮虽然不好看,但里面满载着颗颗晶莹剔透、小巧动人的粉红色“珍珠”。

           一叶知秋,令我嗅到空气中秋风的味道,淹没了城市的喧嚣,秋风混合成了秋天特有的馨香,浸染着一个沉甸甸的季节。

           “烈烈寒风起,惨惨飞云浮。”冬天,万木凋零,寒风刺骨,大地银装素裹。虽然寒风萧瑟,树木花草凋落,在北风中战栗。然而冬天也有诗情画意的时候,最美的花当属雪花。雪花从天穹深处飘落,如同窈窕的仙女穿着白色的裙子,用优美的舞姿,像烟一样轻,玉一样纯,银一样白,飘飘洒洒,纷纷扬扬,从天而降,亲吻着久别的大地。经过雪花过滤后的空气是那样的清新,有一种纯净的、真实的自然美。在白雪皑皑的冬天,与雪花竞相争艳的还有蜡梅,它以傲而不骄,贵而不奢的姿态,在寒风中如火如荼地开放着,为灰蒙蒙缺少颜色的冬天抹上鲜艳的色彩。

           冬天的寒风令我明白,它在考验人的意志。当人勇敢面对刺骨的风时,你会感觉这风其实并不冷,冬天也是个温暖的世界。

           三

           千里寻秦淮河之歌,追寻着桨声灯影里的音符。流淌了几干年的秦淮河在歌中,展示出陪伴六朝古都一起走过的历史沧桑之路。

           来到秦淮河边,用手捧起河水,这水里映着六朝古都金陵的记忆。这条南京母亲河,见证三国时代,孙权继承父兄孙坚、孙策的基业,在张昭、周瑜的辅佐之下,建立东吴建康城的繁华;见证吴晋宋齐梁陈短命王朝的兴衰荣辱;见证明朝朱元璋开国大典盛况;见证推翻帝制建立中华民国;见证侵华日军屠杀无数平民百姓的残忍暴行;见证渡江战役推翻蔣家王朝的进军号角……

           每当望着远处华灯映衬下的幢幢红楼,画舫凌波,酒家林立,笙歌不绝,这些场景虽然是仿古,仍然把人的思绪拉回到古都六朝、秦淮八艳的才子佳人歌舞升平的时代。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的王献之,他的草书飞舞风流;“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的谢朓,他的诗歌清新自然,对盛唐“诗佛”王维、“诗圣”杜甫、“诗仙”李白等唐诗大家都产生了影响;特别是那位南唐后主李煜的“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这一首首词成就了南唐后主词宗的盛名,也是那首千古传唱的《虞美人》将他送上了西去之路,故国不堪回首,朱颜香消玉殒,昨夜的小楼东风依旧萦绕在你的心头。他被赐死前,那一滴滴泪珠,流淌岀的是对生命的无奈。

           秦淮河深厚的文化韻味,让后世刘禹锡、杜牧、孔尚任等大诗人纷至沓来,在品味这条河的韵味后,留下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这些增添了秦淮河艳丽的诗句。

           才子佳人的故事也让秦淮河充满诗情画意,秦淮八艳这些烟花女子有着令人惊艳的才情,她们的浅笑,她们的歌舞,连同她们的爱情,都镌刻在世人心里。冲冠一怒为红颜——陈圆圆、此去柳花如梦里——柳如是、数去却无君傲世——董小宛,还有李香君的“楣香楼”,在这楼里,演绎着李香君与名士侯方域的爱情传奇,一抹风流说,一拨韵致转,袅袅的琴音,诉不尽的是相思,说不出的是柔情,那清脆优美的曲调中,让一代奇才孔尚任点化成一阕千古绝唱,成为秦淮河最精彩的乐章。如今沿窄窄的木梯登楼而上,屋内空无一人,抚今思昔,令人更添一丝凄凉之感。

           秦淮八艳在居住的红楼里,每天拨动琴弦,婉转低回的琴声,诉说她们心灵深处的酸苦,这苦被淹没在夜晚灯影的秦淮河水中无人知晓。在达官贵人面前强作笑颜翩翩起舞,只为衬托十里秦淮的繁华。她们为情所困,她们在情意中表现出的柔情傲骨,在家国存亡的危难时刻表现出的民族气节,至今还在秦淮河畔流传。

           秦淮河用动人的美景和绵长的历史,让人对它流连忘返,站在铺满月光的文津桥上,望着被霓虹灯照亮的碧绿的河水,不禁让人想起朱自清先生那篇著名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文中“ ……等到灯火明时,阴阴的变为沉沉了:黯淡的水光,像梦一般;那偶然闪烁着的光芒,就是梦的眼睛了。……灯光是浑的,月色是清的,在浑沌的灯光里,渗入了一派清辉,却真是奇迹!……”先生用梦一般的文字,呈现出千年的秦淮河悠悠流水的韵味。

           如今夜晚的秦淮河像玉带延展,沉静优美,夜幕下月光很亮,它与两岸阁楼的灯光交融在一起。河边垂柳在水里摇曳着,那柔细的枝条浴着月光,就像一只只美人的臂膀,交互地缠着,又似是月亮披着的秀发,它们在灯光的映衬下,翠绿如玉。一条条朱砂红的画舫,满载着南来北往的游客,在碧盈盈的十里水面上行驶着。两岸古色古香的建筑群,飞檐画栋,雕花围栏,楼榭连着平台曲栏,这依水而建的一幢幢红色小楼顶部挂着耀眼的红灯笼,人坐在画舫里,吹一下从河面上拂来的湿润的凉风,你就会觉得脱去了纤尘与凡俗,进入了古典而又安静的新境地。画舫在古建筑里穿行,像是通过时间机器,回归于明清古典妖娆的年代。

           《风赋》有曰:风者,天地之气,溥畅而至,不择贵贱高下而加焉,生命没有高下之分,就像秦淮河里那余韵袅袅,那浑厚的音律,是用古都金陵真实沉淀的历史谱写而成的。每个人的生命从始到终都是精彩的,把我们的生命编织成一幅绮丽的日落美景,勾画出一个植根于灵魂的生命,有着恒久之美,没有落日,何来朝阳。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