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十里柚香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廖予怀

           

           

           十月的风,从柚树林间穿过。

           风是安适的,缓缓地向巷子里吹来。或许是清晨的雾气太浓吧,小贩卖柚子时长长的吆喝声,使得空气中仿佛沉淀着一种柚子的清香,弥散在人烟稠密的街道或集市中。

           温州城区没有太多的柚子树,只在隐蔽的地方,隐隐约约地栽着几株,柚子多半没有成熟,而且大都在高高的树梢上悄悄地摆动着,并不那么的引人注目。

           我最喜欢的是柚子酸酸甜甜的味道,饱含汁水,好像橘子皮般略带苦涩而又清凉的滋味。我就慢慢地舔着,放在嘴里拼命地嚼动,这才心满意足地将它吞下去,但牙齿间还是残留着一点点淡淡的幽香,让我想起“梅子留酸软齿牙”的诗句来。每次分享柚子时,爷爷总是叫我从书房里出来,向我炫耀他“庖丁”的技艺,用水果刀熟练地在柚子皮上划几刀,小心翼翼地将皮一块块剥下,最后一个完整的黄色柚子皮成功地从柚子身上脱离出来。每当这个时候,爷爷总得到我很多发自肺腑的赞赏。他就把这顶柚子帽扣在我头上,我更喜欢在柚子皮上画上几笔,然后戴在头上飘飘然了。

           老家的院子里,就种着一棵柚子树,还有几棵尚未成熟的桂花樹。深秋了,院子里常常混杂着带着雨露的清香,看不见一点踪迹,每当这香味飘飘忽忽地吹来,我就努力地辨别这两种树的香气。柚子树极其高大,站在平坦的地上是看不到顶的。我便站在四楼的楼梯上,将窗户打开,正好能看见柚子树枝繁叶茂的身影。叶子簇拥在一起,密密麻麻地挤在枝头,颜色很是深沉,有一种沉郁的感觉。柚子已经是鹅黄色了,只在顶部混着些青绿,在一根细细的枝干上悬挂着。我经常盼望着它能掉下来,就朝着它痴痴地仰望,心里诅咒着那根讨厌的枝干,恨不得呼风唤雨,将几个柚子打落下来。这番幻想了几次,也没等到哪个好心的柚子跌落下来。我就向爷爷讨了一根细长的木棍,站在窗户边,将木棍伸到窗外去,轻轻地用它贴紧一个黄透的柚子,潇洒地一甩手,几团枯枝败叶被震到院子的小径上,一些麻雀惊起却回头,也向周围散去了。

           “小心!”只听见楼梯上传来一声大叫,奶奶随即跑下来,“家里的柚子都吃不完,你还要摘柚子。”我的摘柚子行动于是草草结束了。

           家乡的柚子永远是最吸引人的,因为那里流淌着许多温情与童年的记忆。

           “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大概是诗人自身的处境才心生寒冷吧。

           十月,家乡的柚子熟了。

           (指导老师:陈园园)endprint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