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风:摇动世界的束缚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孙杰

           

           

           孩子的眼睛里:风,爱帮别人打扮,吹起风车哗啦啦响,教小树跳舞,叶子来伴奏,夜幕降临,窗外是风儿甜美的鼾声……

           孩子的眼睛里:拿起笔却画不出你的模样,闻不到你的香味,碰不到你的身躯,你是否愿意和我们一起玩耍……

           孩子的眼睛里:夏日,麦浪在翻滚,一排排,一波波,如汹涌的波涛滚滚而来;秋天,秋风来得喜气洋洋,把庄稼吹得满地开花。

           风儿,摇动世界的一切束缚,无形之物,通过有形之物来体现。风的样子,百变,多变。在你的眼睛里,风,是什么样子呢?

           风

           胡 ? ?弦

           在闷热的夏日中午,起风了。风掠过树梢、荷塘,带来了清凉。

           老屋的后面是一片开阔地,有些季节里荒着,草木杂生,景致本无特别,但若有风,总会给人异样的感觉。风吹,那些草木的叶子噼啪作响,柔韧地波动着,如水。到了晚上,听着屋外的风声,看着窗外天上的几颗星星,想着风中大片的草木起起伏伏,或者轻轻摇晃,恍惚间,会使人觉得整个平原都在神秘地移动。

           风是无形之物,总是通过有形之物来体现。

           风吹着花朵,它们摇曳生姿,香气流逸。花朵,怀抱香气的小包裹,只有风才能打开它们。有时风大,花朵猛烈地摇晃,仿佛要飞起来,风停,摇晃渐止,它们又慢慢落回自己的躯体里。看花儿在草木间一朵一朵地安静下来,往往使人心中顿生怜爱和甜美之意。

           风吹着树叶,吹得哗哗作响。树叶顺着气流和光抛掷它的点、线、带有锯齿边纹的不规则的面……看着风中的树叶,你仿佛觉得风就是时间,而在时间中的事物,都有一片树叶那样惊疑不定的脸。当风停了,一切都静止下来,树叶朝上的一面在闪光,而时间之手,正轻轻地放在它与树枝粘连的柄上。

           有时是风掠过旷野,掠过杨树、豆地、棉花地。这些树和庄稼的叶片被吹得翻转、跳荡,叶子的背面也大片地翻转过来,因为颜色的变化,光芒如波浪般滚动,像被风卷动的白银。这样的景致宜于眺望,越望越远,心也仿佛随着风到了无穷的远处。

           相较于其他的自然物,如雨、雷、电,风更平常,也更具平民性。雨、雷、电,多少和天庭扯得上关系;风却不然,它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它透明,本身看不见,却又无处不在。它的力量不可小瞧,集体出动,就能制造出风暴。当然,风大部分时候是庸常的,仿佛忙忙碌碌的小市民,只是在互相推动中改变着方向。

           风的平民性,在文学作品中也很有渊源。比如我国最古老的诗歌集《诗经》,书中的第一部分也是最大的一部分,就是“风”。“风”是民间的歌唱,反映的是平民的疾苦和欢乐,与贵族和王侯的歌咏截然不同。

           美国诗人罗伯特·勃莱说:“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不知不觉中,风吹来了情感、思想、文學、艺术;不知不觉中,风又把它吹来的一切吹走了。

           赏析:

           闷热的夏日午后,一切都是枯燥的。一阵风吹来,花朵随之摇曳飘香,树叶和庄稼在其中翻荡,作者的思绪也在风中飞舞升腾。雨、雷、电、平民、《诗经》都在作者的思想里活跃着,让作者感慨万千。是啊,风具有平民性,它时刻与民众接触,它是那样平庸,但它们互相推动时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力量。

           风

           杨 ? 绛

           为什么天地这般复杂地把风约束在中间?硬的东西把它挡住,软的东西把它牵绕住。不管它怎样猛烈地吹:吹过遮天的山峰、缭绕的树林,扫过辽阔的海洋,终逃不到天地以外去。或者为此,风一辈子不能平靜,和人的感情一样。

           也许最平静的风,还是拂拂微风。果然纹风不动,不是平静,却是酝酿风暴了。蒸闷的暑天,风重重地把天压低了一半,树梢头的小叶子都沉沉垂着,风一丝不动,可是何曾平静呢?风的力量,已经可以预先觉到,好像蹲伏的猛兽,不在睡觉,正要纵身远跳。只有拂拂微风最平静,没有东西去阻挠它:树叶儿由它撩拨,杨柳顺着它弯腰,花儿草儿都随它俯仰,门里窗里任它出进,轻云附着它浮动,水面被它偎着,也柔和地让它搓揉。随着早晚的温凉、四季的寒暖,一阵微风,像那悠远轻淡的情感,使天地浮现出忧喜不同的颜色。有时候一阵风是这般轻快,这般高兴,顽皮似的一路拍打拨弄。有时候淡淡的带些清愁,有时候润润的带些温柔;有时候亢爽,有时候凄凉。谁说天地无情?它只微微地笑,轻轻地叹息,只许抑制着的风拂拂吹动。因为一放松,天地便主持不住。

           假如一股流水,嫌两岸束缚太紧,它只要流、流、流,直流到海,便没了边界,便自由了。风呢,除非把它紧紧收束起来,却没法儿解脱它。放松些,让它吹重些吧,树枝儿便拦住不放,脚下一块石子一棵小草都横着身子伸着臂膀来阻挡。窗嫌小,门嫌狭,都挤不过去。墙把它遮住,房子把它罩住。但是风顾得这些吗?沙石不妨带着走,树叶儿可以卷个光,墙可以推倒,房子可以掀翻。再吹重些,树木可以拔掉,山石可以吹塌,可以卷起大浪,把大块土地吞没,可以把房屋城堡一股脑儿扫个干净。听它狂嗥狞笑怒吼哀号一般,愈是阻挡它,愈是发狂一般推撞过去。谁还能管它吗?地下的泥沙吹在半天,天上的云压近了地,太阳没了光辉,地上没了颜色,直要把天地捣毁,恢复那不分天地的混沌。

           不过风究竟不能掀翻一角青天,撞将出去。不管怎样猛烈,毕竟闷在小小一个天地中间。吹吧,只能像海底起伏鼓动着的那股力量,掀起一浪,又被压服下去。风就是这般压在天底下,吹着吹着,只把地面吹成了一片凌乱,自己照旧是不得自由。末了,像盛怒到极点,不能再怒,化成恹恹的烦闷懊恼;像悲哀到极点,转成绵绵幽恨;狂欢到极点,变为凄凉;失望到极点,成了淡漠。风尽情闹到极点,也乏了。不论是严冷的风、蒸热的风,不论是哀号的风,怒叫的风,到末了,渐渐地微弱下去,剩几声悠长的叹气,便没了声音,好像风都吹完了。

           但是风哪里就吹完了呢,只要平静的时候,夜晚黄昏,往往有几声低吁,像安命的老人,无可奈何的叹息。风究竟还不肯驯服。或者就为此吧,天地把风这般紧紧地约束着。

           赏析:

           这是一篇托物言志的美文。风是寄托物,无论是一丝不动的风,拂拂的风,还是猛烈的风,风的形神被作者描摹得惟妙惟肖。“风一辈子不能平静”,是因为它始终受到天地的约束。“也许最平静的风,还是拂拂微风”,因为“没有东西去阻挠它”,它觉得无拘无束、自由惬意,可以获得相对的“平静”和“自由”。不平静的风,不正象征了人的情感和思想吗?“不肯驯服”的风不正象征并诠释着杨绛先生不屈的灵魂吗?阅读,是征服与被征服的过程,沉浸在她的字里行间,徜徉在她睿智的思想中,相信你会被杨绛先生的魅力慢慢征服。

           风雨

           贾平凹

           树林子像一块面团子,四面都在鼓,鼓了就陷,陷了再鼓;接着就向一边倒,漫地而行;呼地又腾上来了,飘忽不能固定;猛地又扑向另一边去,再也扯不断,忽大忽小,忽聚忽散;已经完全没有方向了。然后一切都在旋,树林子往一处挤,绿似乎被拉长了许多,往上扭,往上扭,落叶冲起一个偌大的蘑菇长在了空中。哗地一声,乱了满天黑点,绿全然又压扁开来,清清楚楚看见了里边的房舍、墙头。

           垂柳全乱了线条,当抛举在空中的时候,却出奇地显出清楚,霎那间僵直了,随即就扑撒下来,乱得像麻团一般。杨叶千万次地变着模样:叶背翻过来,是一片灰白;又扭转过来,绿深得黑清。那片芦苇便全然倒伏了,一节断茎斜插在泥里,响着破裂的颤声。

           一头断了牵绳的羊从栅栏里跑出来,四蹄在撑着,忽地撞在一棵树上,又直撑了四蹄滑行,末了还是跌倒在一个粪堆旁,失去了白的颜色。一个穿红衫子的女孩冲出门去牵羊,又立即要返回,却不可能了,在院子里旋转,锐声叫唤,离台阶只有两步远,长时间走不上去。

           槐树上的葡萄蔓再也攀附不住了,才松了一下屈蜷的手脚,一下子像一条死蛇,哗哗啦啦脱落下来,软成一堆。无数的苍蝇都集中在屋檐下的电线上了,一只挨着一只,再不飞动,也不嗡叫,黑乎乎的,电线愈来愈粗,下坠成弯弯的弧形。

           一个鸟巢从高高的树端掉下来,在地上滚了几滚,散了。几只鸟尖叫着飞来要守住,却飞不下来,向右一飘,向左一斜,翅膀猛地一颤,羽毛翻成一团乱花,旋了一个转儿,倏乎在空中停止了,瞬间石子般掉在地上,连聲响儿也没有。

           窄窄的巷道里,一张废纸,一会儿贴在东墙上,一会儿贴在西墙上,突然冲出墙头,立即不见了。有一只精湿的猫拼命地跑来,一跃身,竟跳上了房檐,它也吃惊了;几片瓦落下来,像树叶一样斜着飘,却突然就垂直落下,碎成一堆。

           池塘里绒被一样厚厚的浮萍,凸起来了,再凸起来,猛地撩起一角,唰地揭开了一片;水一下子聚起来,长时间地凝固成一个锥形;啪地摔下来,砸出一个坑,浮萍冲上了四边塘岸,几条鱼儿在岸上的草窝里蹦跳。

           最北边的那间小屋里,木架在吱吱地响着。门被关住了,窗被关住了,油灯还是点不着。土炕的席上,老头在使劲捶着腰腿,孩子们却全趴在门缝,惊喜地叠着纸船,一只一只放出去……

           赏析:

           看着这一组组暴风雨下的画面,文中那夸张而不失真实的描述,那狂卷的风,那漫沱的大雨,那其中的一切,你不会备感震撼吗?而作家贾平凹是极高明的,他明明是要描写风雨的情状的,却通篇不着一个“风”字、一个“雨”字,而风雨之情状,却被表现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作家以高度概括的语言,惟妙惟肖地将风雨之下的一组组景象描写了出来,像画画一般描绘了出来,风之暴烈,雨之骤猛,尽情显现,让读者如亲临其境一样,好好地感受了一番暴风骤雨的恣意。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