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我们都是有“问题”的人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小说真的会影响你的三观吗?

           张佳玮答:当真会。而且这说法,古已有之。

           为什么“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怕影响到三观呗。

           为什么某些年份里某些小说是“毒草”,不能读?怕影响到三观呗。

           为什么《少年维特的烦恼》和《包法利夫人》都被控制过?怕影响到三观呗。

           一个人的志节,很容易从他爱读的小说里流露出来。

           鲁迅先生少时读《山海经》,读《太平御览》之类,所以笔下有雄奇气,到老来还非得写《故事新编》,把神话传说重构一遍才能过瘾。

           雨果少年时说过,愿成为夏多布里昂——消极浪漫主义的开山祖师——于是浪漫决绝了一辈子,到老来流亡异域,都没停过写东西。

           博尔赫斯从小就读《马丁·菲耶罗》之类,又被妈妈灌输了一脑门子的家族传奇,加上爱看《一千零一夜》,后来就总是写阿根廷游侠题材和阿拉伯传说。

           村上春树从小就听爵士乐,读菲茨杰拉德、卡佛和钱德勒。所以后来深居简出如卡佛,写《舞舞舞》致敬钱德勒的《漫长的告别》,还开过爵士樂酒吧,整个人搞得很美式。

           王小波对《太平广记》里那几个唐朝游侠故事念念不忘,后来《寻找无双》《红拂夜奔》《夜行记》《万寿寺》里不停出现长安;他自己的性格,也确实是个不羁游侠。

           甚至不只是小说。

           《陶庵梦忆》里,张岱说他祖父自己听音乐,但不让子孙听,因为音乐最能潜移默化地感染人了。

           前清时许多旗人长辈允许孩子去听戏票戏,是因为一来唱戏得早起吊嗓子练功,如此子弟有点事干,不至于抽大烟喝大酒成为废人;二来戏里本都是忠臣良将,听了也受受教育。

           后来样板戏也是如此:无他,潜移默化改变三观嘛。

           王小波《万寿寺》里那段著名的话,“人只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还需要个诗意的世界”——小说就是电影与游戏出现前,这么个诗意的世界。

           而且小说和历史还有不同。因为历史毕竟更悠长,而小说与戏剧作品的矛盾冲突,更集中更剧烈,更有戏剧性。

           所以喜读史者,性格沉稳些,更讲究历史的进程;喜读小说者,性格昂扬些,更相信个人的奋斗。

           为什么我国的部分神仙不像西方的吸血鬼一样对永生感到乏味呢?

           张满囤答:咱们的神仙成仙了还是要工作,你看上到玉帝要上朝,太上老君要炼丹,四大天王负责安保,齐天大圣要看果园。往下说土地爷山神爷灶王爷,哪个都得上班。

           西方吸血鬼就不一样了,每天不是睡觉就是吃,要不就在去睡觉和吃饭的路上,一份正经工作都没有。

           所以说,劳动使人(鬼神魔怪)快乐,是有道理的。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