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泥土的记忆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孙何凝

           夕阳在窗外已经快落到高楼之后了——从我的角度看,那夕阳正好托在向日葵上,成了绝妙的一幅画。

           仔细嗅一嗅,这风里总有一种熟悉的味道,掺杂着一丝丝花香和雨后泥土扑扑冒着的尘土味儿。

           记忆是有味道的,我记得谁这么说过。我总觉得这气味熟悉,却又茫然地回忆不出什么。我无意中听到了《风吹麦浪》这首歌,乔维怡的声音那么空灵缥缈,一下子把我的记忆砸出了个窟窿。

           “我们曾在田野里歌唱,在冬季盼望,却没能等到阳光下,这秋天的景象。”我曾无数次站在田野中,远远地望着爷爷奶奶的脊背一起一伏。金黄色的麦穗在不温不火的阳光下发出温和的光,闪耀着柔软的金黄。周围是懒洋洋的空气,风中夹杂了麦穗的味道吗,为什么这味道闻起来总是饱满的麦香?这熟悉的味道充盈我的童年。

           每年春天,我都愿意在田埂上走走,或坐在田埂上玩弄脚下的泥土。那时候的泥土呀,软软的松松的,看上去颜色深沉却不失活力,轻轻用手指一翻,便可以看到泥土下的西瓜虫,蜷成一团,和它们的名字一样,它们就像西瓜的子儿,圆圆的黑黑的。或者独自穿梭于麦田中,深深浅浅的脚印是我蹦蹦跳跳的童年的见证。我享受着高高的麦穗在我身上摩挲的感觉,比现在新材料做成的衣服都舒服,那是一种自然却不乏力量的感觉,好像梦中被风儿轻轻地拂过,但是感觉真实。我连续地跑,那感觉连成一片,就像在海浪中轻轻滑行般舒畅。

           每年夏天,我会站在我家临靠直湖江的桃园里,身旁是爷爷奶奶带来的工具——成堆成堆包桃子的报纸和钢丝。我会不听话地跑到江边的岸上,呆呆地看身前的江水时而欢腾地跑着,时而静静地流着。对面好像是一块没有开垦的土地,孤零零地立着两三棵不知名的树。那儿的泥土是暗红色的,零零星星地长着几片青草。我想,那土地要是光光地露着就像是一道伤口,看上去会令人痛苦的,还好有几片草几棵树,好陪着泥土慢慢走过四季。要是运气好,或许会看到一艘长长的满载着货物的船。那种窄而长的船每次经过都鸣着笛,不知道是故意唱给我听呢,还是开船人害怕寂寞一路上响着笛声呢。江水会被咕隆咕隆地搅起,有时候会有规律地打着水花,真好看呀。那时候我会大声地叫着,用力地跳着。风里好多味道呀,有夏天骄阳晒过的土地的汗味,有桃子成熟时那种毛毛的香甜味,有江水翻腾时的清凉味,有轮船开过船人做饭时飘来的香味……

           还有春天家门前草垛下的游戏,冬天荒田里的烤红薯……这些记忆呀,都带着泥土的味道。

           我记起去年的一幅场景。我站在低洼的土地上,那是在一片矮茶树面前,它们的高度刚刚没过我的脖子,这样,我便可以毫不费力地看到一片蓊郁的绿占据了我三分之二的视野,向大地两边蔓延开去。我还从没以这样的角度看过大地,看过这样的绿呢。风从哪儿吹来,我顾不上。我看到路旁一片小风车整齐而有韵律地一同转着,后面又还是绿了。这焦灼的绿一如我目光中的饥渴,毫不费力地抵达大地的肌肤,窥见最美丽的生活。有多少人来过,又有多少人离开了。我静静地想到了过去,想到了以前的土地,想到我身前的大地上的泥土,它们经历过多少风,然后不动声色地等待着我再次来临。

           这风儿是从哪儿吹过来的呢,飘落在我书桌前。我再用力嗅嗅,本来已经微弱的泥土味儿就被钢筋水泥的味儿替代了。没有了麦田,没有了桃园,现在泥土上矗立着的只是一幢幢没有感情的高楼。endprint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