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我的阿勒泰(节选)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真实的生活,平凡的主人公,鲜活的语言,游牧民族特有的生活方式,成为李娟散文的标签。她总能把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写得生动有趣,时不时地幽默一把,让人不觉莞尔,而这幽默又是那么善意。李娟的文字不仅真实,而且透着真诚,她将自己的生活和感受,事无巨细地讲给读者听,仿佛她叙述的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你也正在经历,很能引起读者的共鸣。

           《我的阿勒泰》是一本描写疆北阿勒泰地区生活和风情的原生态散文集,这本书里没有缠绵悱恻的爱情,没有惊悚曲折的情节,没有复杂的人心和灯红酒绿的生活,有的只是蓝的天,白的雪,急的河,枯的草,捣蛋的小孩,智慧的老人,骁勇豪爽的男人,勤劳美丽的女人……他们骑着摩托穿过原野,在这片土地上采木耳,唱歌跳舞,赶牛放羊……他们的生活,平淡却不平凡,忙碌却不悲苦,有迁徙却不是流浪,他们地处偏远却不孤独,他们感恩且知足。来看看这本书吧,看看远离尘嚣的游牧民族的生活,感悟另一方天地的美好。

           (魏金梅)

           属于我的马

           有一个人欠了我们家很多钱,现在却死了。按穆斯林的礼性,不还清生前的债务是不可入葬的。葬礼上,阿訇会询问死者亲属:“此人生前亏欠过别人的财物吗?”得到否定的回答后才会继续为死者念经。

           但他的家人实在拿不出钱来偿还,情急之下,只好把自家的一匹马牵来见我妈,要求抵债。

           我妈很为难,打电话来同我商量该怎么办。

           她说:“你说我要马做什么呢?”

           我说:“自己留着骑呗!”

           她说:“家里有摩托车,哪里用得着骑马!”

           我说:“那就不要呗!”

           她说:“可是我又很想要……”

           我说:“你要它做什么?”

           她说:“自己留着骑呗!”

           到了下午,她又兴冲冲打来电话:“娟儿啊,我决定了,我要把那匹马留下来,我要把它送给你!下礼拜我给你牵到阿勒泰市去啊!”

           我吓一大跳:“我要它做什么?”

           “可以骑着去上班啊,你们单位那么远的。”

           “骑自行车就可以了。”

           “自行车还得去蹬它。马多好啊,一点儿力气也不必费。到了单位就放在地委大院里,让它自己去找草吃。回到家就拴在后院的大柳树上,河边草也多……”

           我大汗:“可是,它认识红绿灯吗?”

           挂上电话后我又仔细想了想,别说阿勒泰市里了,就是在阿克哈拉村,我们家也无法养马的。首先我们草料不多,那些全是给鸡鸭准备的,鸡鸭都可能不够吃,哪还能顾得上马?到了冬天,草料就会贵得要死,哪里买得起啊?而冬天又那么漫长。

           再说,我家在阿克哈拉的院子又不大,杂七杂八堆满了东西,哪里还有地方拴马?!

           我估计,马牵进家后,处理它的唯一方法大约就是宰掉吃肉……呜呼!如果养马只是为了吃肉,生活该索然无味到什么地步?

           还在两年前,妈妈还一心想买匹马的。那时家里还没有挖井,用水得要去两公里外的乌伦古河边挑回家。夏天还好,到了冬天,河面冻成了厚厚的坚冰,去挑水除了扛扁担,还得扛斧头。每天去挑水,每天都要破冰,头一天破开的冰窟窿一夜之间重新冻得结结实实。

           而且冬天的阿克哈拉又那么冷,一二月间,动辄零下三四十度。河边的风更是凛冽如刀。路上的积雪及膝厚,白茫茫的原野一望无际,没有一行脚印。

           我妈想,如果没有马,有一只小毛驴也好啊。如果套牲口拉水的话,去一趟就管够三四天用的,既不费人力,又省了麻烦。

           那一年夏天非常炎热,一到下午,村里就不见人影了。太阳明晃晃的,野地草丛里,蚊虫像浓浓的烟雾一样,在低处翻涌鼓荡。

           可是,为了给将来的马或者小毛驴准备过冬的草料,一家人仍然要出去拔草,那个罪受的!

           那一年夏天倒是攒了不少干草,打碎后装了好几麻袋。可是马最终却没有养成。我们便在院子里挖了一口井。

           因为冬天水位线低,我们便在冬天挖井。

           在大地上打出一个深深的洞,然后遇见水,这真是神奇的事情。一个人在井底用短锹掘土,另一个人在地面上把土一桶一桶吊上来。漫长的劳动使阿克哈拉的土地渐渐睁开了眼睛。它看到了我们,认清我们的模样,从此才真正接受了我们。

           这两年,房子也修好了,井也挖了,院子里种下的树苗也活下来了几棵。赶上“新农村建设”,我们家院墙也被乡政府派人粉刷了一遍,再没人把我们当“外人”了。

           至于马,已经可要可不要了。

           但是,哪怕到了现在,拥有一匹马——这仍然是多么巨大的愿望啊!至于被一匹马高高载着,风驰电掣地奔向远方,那情景让人一想到便忍不住热血沸腾。

           阿勒泰虽然是小地方,但好歹也算是城市了,车流不息,街道两边招牌拥挤。但我曾经见过有人就在这样的大街上策马狂奔。那是真正的奔跑,马蹄铁在坚硬平整的黑色路面上敲击出清脆急促的声音。四面都是车辆,那马儿居然视若无物,大约是见过世面的。要是在乡下,远远地看到前面有汽车开过来,骑马的人会立刻勒停马让到路基下面,怕马儿受惊驾驭不住。

           我一直目送那人和他的马消失在街道拐弯处,才意识到他们刚才闯红灯了。

           虽然阿勒泰是牧业地区的城市,但转场的大批牲畜是不允许上街道的,牧业的队伍经过时总是远远地绕过城市。但对于马,好像没听说过什么特别的规定。因此在奇怪完“怎么有人在街上骑马”之后,很快又开始奇怪“为什么没人在街上骑马”了。

           富蕴县则不一样,有人高头大马地经过身边,是极寻常的情景。至于阿克哈拉,就更不用说了。但无论如何,我妈也不该会有那种想法:搞一匹马让我骑着上下班?太酷了。

           想象一下吧:有朝一日,自己骑着马去行署或者教育局送文件……一定令人叹为观止。

           假如我有一匹马,我能为它做些什么,才能真正得到拥有一匹马的乐趣呢?首先我得搬家,搬到城郊野地上盖房子,并圈起一个大大的院落。我还得在院子四周开垦出一大片土地,种上深浓茂密的草料。还得嫁给一个也愿意养马的人,最好他已经有养马的许多经验了。将来的孩子也得喜欢马。这样,我就得为了马永远留下来,永远地。……也就是说,除非我真正地爱上阿勒泰,决心永远生活在阿勒泰,否则我就永远不能拥有一匹马。

           我还想再打电话问问妈妈关于马的事情,但想来想去,终于没有。

           “小鸟”牌香烟

           我妈仗着自己聪明,在汉话和哈萨克语之间胡乱翻译,还创造出了无数新词汇,极大地误导了当地人民对汉语的理解。实在是可气。

           我穿了一件新衣服回家,一路上遇到的女人都会过来扯住袖子捏一捏:“呀,什么布料啊?这么亮!”

           “是……”我想了又想,最后说出它的准确名称:“丝光棉的。”

           “丝光棉?”

           “对,丝光棉。但不是棉,也是一种化纤。”

           “一种化……纤?”

           “对,就是过去说的料子布,腈纶啊涤纶的之类。”

           “腈纶?涤纶?”

           她便疑惑而苦恼地走了。

           而我妈呢,会斩钉截铁地回答:“塑料的!”

           “哦——”立刻了然。

           一个小伙子来买香烟,是要“小鸟”牌的。我问了好几遍,的确是“小鸟”,而且那两个字还是发音极标准的普通话。

           但是我在货架上那极其有限的几种香烟里搜索了好几遍后——

           “我们没有‘小鸟烟。”

           “有的!那里那里!”

           我随着他指的地方一看,什么啊,那是“相思鸟”!

           一来“小鸟”和“相思鸟”在读音上稍稍相近,二来烟盒上的确印了只小鸟,所以嘛……

           再想想看,就凭我们的水平,要想给老乡们较为准确地解释“相思”为何物,并且还要解释“相思”何以与“鸟”联系到一起……实在难于爬蜀道。

           所以我妈虽然办事轻率、粗枝大叶,总算还是较能适应当地的生产生活实际的。

           但是又有一天隔壁小姑娘来买“砰砰”。

           一头雾水。

           “什么?”

           “砰!砰!”

           “什么砰砰?”

           “就是砰砰,砰砰砰!”

           拿给她榔头,摇摇头;再给她拿一把斧头,仍然不是。

           只好微笑着对她说:“我们家没有鞭炮卖,也没有核桃卖。”

           “不是的!”小姑娘胳膊长,干脆自己把手伸进柜台里取……原来是瓶子为手雷形状的白酒。不用说,又是我妈的杰作。

           早先在夏牧场的时候,她发明的词汇“喀啦(黑色)蘑菇”,即木耳(阿尔泰深山森林里生长有野木耳),音节响亮,易懂好记,一直被当地人民沿用到现在,并且范围越来越广,几乎横跨了全地区六县一市。

           此外老人家还自作主张翻译了“金鱼”——“金子的鱼”,“孔雀”——“大尾巴漂亮鸟”。

           我们家卖的其他烟还有“红雪莲”“青城”“哈德门”等等。对此我妈懒得再作创意,于是除“小鸟”烟以外,其他的烟一律被称为“红色烟”“绿色烟”“白色烟”及“黄色烟”。如果有两种烟的包装纸同为白色,则区别为“左边的白色烟”和“右边的白色烟”。

           我妈还用奇怪的方法传授给了当地牧民很多外来名词,什么“抱窝鸡”啊,“三开肩式西服”啊,植物的“休眠期”啊什么什么的。之所以说“奇怪”,是因为本来就很奇怪,这么复杂——甚至这么深奥的事儿,她怎么就能干净利落地让人豁然而知呢……更奇怪的是,牧民又不养鸡,知道了“抱窝鸡”又有什么用?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