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我和阿尿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许寄傲

           一

           阿尿是我后爸。一开始,妈嫁了同乡的木匠阿套,可惜阿套命薄,在我两岁多时就死了。迫于生计,妈又跟了无妻无子、整日浪荡的阿尿。第一次见到阿尿时,他把我抱起来,还朝我笑,一笑便露出一嘴杂乱的黄牙。如今我早已忘了当时他对我说的话,只记得那一刻迎面而来的厌恶感。

           他的名字也令我厌恶。据说阿尿打小身体羸弱,他父母为了让他活下去,给他起了这个贱名。他身上的三件套:黑上衣、黑裤子、黑鞋子,也让我看了泛吐。

           村里人都说阿尿手脚不干净。确实,有时他去店铺买东西,带的钱连一捆菜也买不了,结果他能带一大堆东西回家。村里的李大娘爱论西家长东家短,尤其爱数落阿尿:“像阿尿这样的败家子成天在外面浪,谁摊上这样一个当家的,可倒大霉喽!”这是我最常听到的评论阿尿的话。妈受不了阿尿的斑斑劣迹和刺耳的闲言碎语,远走他乡,撇下了我、阿尿和一间破屋及屋中的旧家具。

           二

           阿尿有时候脾气很暴躁,看谁都是杀气腾腾的样子,也包括我。他不怎么和我说话,我也不屑于跟他说话。他又爱喝酒,只要在家中几天不见他,我就知道他又在外面喝醉了。有次,我担心他喝死在外面,便去找他,最后我去了离家很远的酒吧。那里的老板娘问我:“来找阿尿的吧?他在这儿哩!”我挤过狂舞的人群,看到他陷在沙发里闷声不响地喝酒。有几个如蛇般扭身子的舞女一见我就大叫:“阿尿,你儿子来找你啦!”阿尿瞥我一眼,红着脸嚷:“老子在这儿找乐子,你瞎掺和什么!”最后我把他背回了家。他大概从我的目光中看到了什么,之后有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去放纵。

           虽然阿尿如此放纵找乐子,但我没有见过他舒展眉头。那次我期末考试后将奖状带回家,阿尿看到桌子上的奖状,小眼睛泛出光芒,笑意在他脸上荡漾开来。奇怪,偷到好东西他没笑,借酒消愁时他也没笑……看到我得的奖状他却笑了。

           三

           我一直讨厌和阿尿生活在一起。我不愿在夜晚听阿尿震天动地的呼噜;我不想走上很长的路去酒吧找他;我不乐意一回家就闻到阿尿酒后呕吐一地的味道……为此,我在初中拼了命地学习。只要付出,收获总是有的,中考成绩出来了,我能上一个很好的高中。知道成绩的那天,我如释重负,想象着自己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脚步也变得异常轻快。回到家,我把成绩单抛给阿尿。他像是被电到了,一下跳起来,露出大大咧咧的笑容。

           “好啊,儿子真争气……”

           他嘟囔着,猛一拍桌子,嚇我一跳,被老鼠啃过的木桌差点散架。我从没见他说过这么多话,他想伸手摸我的头,我烦他来这一套,看都不用看,我都能准确避开他的手。

           他又叫我去餐馆吃饭,我拗不过他,便答应了。一路上,他不再眼露凶光地瞅路人,碰上认识的人他都热情地打招呼。吃饭时,他总是夹菜给我,我稍让一下,他就嚷嚷:“叫你吃就吃,又不是下毒害你。”直到我吃完,他才不凶我。

           我想这才应该是真正的他。

           其实我也想他好好活着。

           四

           要开学了,我要上的高中在遥远的城镇。

           我走时,阿尿非要来送我。刚下过雨的土路很泥泞,我们两人在淤泥里艰难地跋涉。

           我没跟他说话,只是偶尔用眼角的余光在他身上扫几下,突然发现他好像只有这一套衣服:黑色三件套。记忆中是那种绝望的黑,经过岁月的洗礼,如今已成灰色。

           到了车站,我坐上汽车,阿尿突然开口说:“在外头要好好做人,别学我。”他杂乱的黄牙闪了闪,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我竟看见他的眼眶中有些许泪光。

           我感到心中很闷,有点喘不过气,“不舍”这两个字反复出现在我脑海中,原来我竟对阿尿的陪伴有了眷恋。

           车开动了,我透过车窗和雨幕回看阿尿。我近视,看不真切,只看到他用袖子擦着脸,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五

           我在高中生活几个月了,白天很累,晚上沾枕就眠。有时,我做梦会梦到阿尿。梦到他不再犯病;梦到他不再靠偷东西过活了……

           有时,我会到宿舍楼旁的电话亭里给阿尿打个电话。他带给我的净是好消息。他跟我说,家里的房子因为是危房,政府帮忙拆迁,给了他一套新住房和一笔补偿款。他用这笔钱开了一个店铺,生意还行。我听着,心里很踏实,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我有点不相信阿尿,怕他骗我,便打电话给我的同乡好友“瘦猴”,询问阿尿的情况。“瘦猴”也说阿尿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自己一个人开了店铺,成天见人就打招呼,还一直笑着,仿佛上辈子欠谁笑似的。

           走出电话亭,阳光照在我身上,很暖。

           简 评

           这是一篇感人至深的亲情小说。作品展现了作为社会底层的小人物阿尿艰难的转变过程。家境困难、品行不端、整日酗酒的阿尿,似乎一无是处,可是他心底也有最柔软的一面。他不希望孩子学他,并且在继子考上高中后,重拾作为父亲的责任,最终走上了正途。小说语言表达简洁生动,贴切传神;人物描写个性鲜明,情节设置合乎情理,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付 认老师)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