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杏花开了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王凯璇

           小院的杏花开了。在微醺薄醉的日子里,小院的杏树带一点骄傲地站在院中央,身上缀着酝酿后结出的少女般娇羞的小花。

           杏花开得并不纯粹,大部分是月白,偶尔有几抹粉色的黄晕,但整个儿看上去,却又粉得真切明丽,带着淡淡的温暖,就像那时太姥姥的笑。

           太姥姥笑的时候,眉眼微微扬起来,嘴并不张开,轻轻抿成一条缝。表情很淡,但很舒心,有一种暖人的魔力。

           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太姥姥就得了很严重的哮喘病,总是卧在一张躺椅上。那躺椅是竹子做的,黄中带青,又泛着些黑色。大概是年岁久了的缘故,闻不见什么竹香,摸上去倒还有一些身体的温热。太姥姥轻轻动一动身子,就有吱呀吱呀的声响在空寂的屋子里蔓延开来,很有些宁静安好的意味。

           秋冬的时候,太姥姥穿件青灰色的夹袄,头戴一顶藏青的手工棉织帽,腿上盖一层薄薄的棉被,怀里抱一个火罐。不知是衣服的颜色还是天冷的缘故,太姥姥的脸在冬天总是有些发青。她往往不声不响地坐在那里,半眯着眼,很是安详。偶尔太姥姥望着没有杏花的树干,空洞浊黄的双眼竟布满条条不规则的血丝,宛如空寂山谷中的新生树木。

           记忆中太姥姥总是和杏树联系在一起。杏树是太姥姥年轻时亲手种的,我无从想象当年的情境,但总觉得,当年,年轻的太姥姥大约也还是这样笑着。

           天气晴好的春天,太姥姥会把躺椅搬到树下,边晒太阳边给我讲故事。故事的内容我早已不记得了,似乎也并不是什么有趣的故事,而且颠来倒去总不过是那么三四个。至今记忆犹新的,却是那时太姥姥坐在树下,穿着灰色的衣服,映着早春粉白的杏花。偶尔暖风吹来,枝头细小的花蕊微微颤动,杏花随风落了满身。灰青与粉白交织在一起,竟构成一幅称得上美好的画面。

           杏儿黄的时候,太姥姥选几个又大又香的摘下来,然后,吃力地从躺椅上起身,蹒跚地走进厨房,用清水仔细冲洗干净。干枯苍老的手穿梭在又大又黄的杏中,像极了一位老人和一群天真烂漫的孩童。洗杏的间隙,太姥姥总会拿些其他的水果一并洗净。太姥姥总爱削去梨的果皮,说若皮不断,便能长命百岁,这句无从考证的话是我童年听得最多的。等削好后,太姥姥才把它递给一旁早已等不及的我,笑眯眯地看我吃完,带着点心满意足的意思。

           后来,大约是我6岁的那年春天,仍是杏花开了的时候,太姥姥离开了。年幼的我对生死离别没有什么概念,就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小院里那棵孤单单的杏树,总觉得缺点什么。看着满树的杏花空落落地挂在枝头,仿佛心里的某个地方也空了。

           再后来,那棵杏树终究是没有人理会,也随着满园的花草一起荒芜了。偶尔扫墓的时候,再次走进小院,带着些不明的情绪注视着日渐凋零的杏树,依稀忆起太姥姥带笑的眼睛。

           如今,又是杏花开了的季节。小院上空的天很高,没有云,蓝得纯粹、透明,早已湮灭了昨天的痕迹。有淡淡的花香缭绕在我的鼻尖,很飘渺,不可捉摸。开了的杏花带着期盼似的挂在枝头,等待着那个曾经的人。

           太姥姥,杏花开了。

           内蒙古锡林浩特市锡盟蒙中

           吉吉工作室

           一位普通的老人,只因她的生活内容处处和杏相关,从而令人对她的思念也溢满了温暖和甜蜜。作者没有集中笔墨叙写一则事件,而是多点触发,围绕着粉白的杏花和金黄的杏果,回忆了太姥姥的多个生活片段,记忆中,似乎有杏的地方,就有太姥姥的身影。比如,含蓄绽放的杏花和太姥姥舒缓的笑容对应;比如,粉白的杏花和太姥姥青灰的衣装互衬;比如,熟透了的杏儿和太姥姥干枯苍老的手反差……更妙的是,文末略寫的“后来”、“再后来”和“如今”的故事,抒发了太姥姥走后,杏树以及杏花的孤单和期盼,更加衬托了杏和太姥姥生命的休戚相关,给人一种余音绕梁之感。

           【适用文题】又是一年杏花开;记忆花开;温暖的花事……(小引)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