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鸟鸣是另一种花朵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5

           

           余显斌

           春风一吹,最先开放的不是花朵,是鸟鸣。这时,天空虽然一片青嫩,却还有点微微的寒意。水,小猫咪一样,咪唔咪唔地流淌着,还有一點清冷。就连水面上的浮萍,虽绿,也罩着若有若无的雾呢。

           还有露珠,一颗一颗,小小的,碎钻一样。

           可是,草儿呢,在哪儿呢?远看,有星星点点的绿;近看,躲在土门儿上,挑着一颗颗露珠,就如娃娃们挑着一盏灯,在三十晚上捉迷藏。

           草儿还不叫草儿,叫草芽。

           柳条是软了,一星星的柳眼睁开了,睡眼惺忪的,在柔得箫音一样的风里,很舒服,就打一个哈欠,伸一个懒腰,长长一截。再伸一个懒腰,又长长一截。不久,就长发及腰了,就在水面上留下自己柔媚的影子了。

           没有花儿,该多寂寞啊。

           可是,有鸟鸣啊,鸟鸣是另一种花儿啊。

           早晨,天刚亮,外面,晨光还没有擦亮窗户,还是一种蛋白色。就有一声鸟鸣划过天空,“唧”的一声,擦过晨曦。那声音多嫩啊,如琴弦上弹出的一粒音符,又如一粒露珠,落在人心里。不,更像是一片花瓣,飘啊飘的,落在人的心上。人的心上,就长出一片春天。

           心,也就嫩了,就柔了,草芽遍地了。

           此时,鸟鸣还不多,一粒两粒三粒,如从唐诗里飘落的,如在《清明上河图》中的那棵歪脖子柳树上落下的,珠圆玉润,流光溢彩。

           有时,坐在窗内读书,一粒鸟鸣,突然滑落下来,让人一愣,不知是书本里描写的鸟鸣,还是耳边传来的鸟鸣;不知是心中浮起的鸟鸣,还是空中流洒的鸟鸣。

           有鸟鸣,世界,就一片生机。

           鸟鸣当然是不一样的,有的青嫩,略带羞涩,“唧”的一声,就不叫了,有点没见过大世面的样子,害羞呢,躲了起来;有的胆大,亮开嗓门儿,“唧——唧唧”;有的嗓门儿粗,嘎嘎地叫着;有的很细,柳笛一般,“啾啾——唧——”,还打了一个拐弯,秀一下技巧。

           天空,如谁哈了一口气,用丝绸擦过一般。

           空气,一弹就出水。

           鸟鸣点点,如鲜花一般。一声鸟鸣,是杏花在柴扉后悄然开放;几声鸟鸣,如花朵灼灼地开在檐前。至于那一声鸟雏的鸣叫,像什么呢?就像一个花骨朵,在春风的逗惹下,终于忍不住了,“噗”的一声开了,开出无限的欣喜。

           鸟鸣,真的是另一种花朵。很隽永的句子。

           谁说的?春天说的呗。

           不信?你问春风,你问春雨,你问花骨朵一般的青春学子。

           [怦然心动]

           在作家那里,春天可能是一步一步款款走来的:“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朱自清);春天也可能是点点滴滴逐渐变化的:“春天在一点一点化开的过程中,一天天地羽翼丰满起来了”(迟子建);春天还可能是在和人捉迷藏的时候,陡然出现的:“我回想往年的春天每每像不来了,每每轰然而至。它之到来如卸车,卸下无数吨的青草,更多吨的绿叶”(鲍尔吉·原野)……倘若把这些文字里的春天看作是一幅幅俏丽的春景图,那么,“鸟鸣,是另一种花朵”则给春天这幅画配了一曲悦耳的音乐。作家张开了想象的耳朵,放飞了联想的翅膀,把一只鸟的婉转啁啾,到众多鸟的嘤嘤成韵,视作春天的花朵,从一朵花瓣到满树芬芳,绘声绘色地拉开了春天的帷幕。

           【文题延伸】春天的声音;春天在哪里;最美的花朵……(小引)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