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独一无二的人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6

           

           张洽瑜

           她带着一股难闻的洋葱味和鱼腥味敲响房门,“吃饭了。”我别扭地别过头去。

           近来只要一听到她的声音,我就没来由地觉得烦躁。

           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浑身充斥着难闻的洋葱以及生鱼的腥臭味,总是穿着邋遢,不修边幅。我讨厌她身上经年累月的刺鼻异味,讨厌她的不修边幅,讨厌她的总是一头杂乱如蓬草般的头发,总是随随便便套一件款式老旧、做工粗糙的衣衫就出门。当同她一起走在街上时,我总是莫名地窝火,愤愤甩开她向我伸出的手,只是低着头远远落在后面,试图和她划清界限。

           我羡慕那些同学的母亲,美丽,端庄,衣着时髦。和她走在一起,我总觉得四围好似有无数或审视或打量的目光,有如千萬枚细针扎在身上,浑身不自在。

           靠着满车的腥气上下学,听着她絮絮叨叨给我夹讨厌的萝卜和鱼,不允许我做这做那,感觉她整个人也变成了一个乱糟糟的洋葱,从里到外都散发着那令人难以忍受的腥臭味。

           我自然地别过头去,同她冷战了许久,既恨她的乱糟糟、不修边幅,又因她对我的无可奈何而感到小小的胜利。

           就这样,我以所谓的骄傲和倔强一直同她对抗着,直到那个初冬的夜晚。

           补习班回来,已近九点,家里静悄悄的。桌上,一碗红枣银耳粥,还热乎着,桌角,一盒感冒药,拆了两粒。卧室的门虚掩着,又是熟悉的味道,我厌恶地皱眉,连澡也没洗,竟就睡了。

           还在梦中,突然被一阵争执声吵醒。寒气还很重,窗外尚是漆黑一片,路灯散着一圈圈冷黄。我瑟瑟地裹着被子走出房间,看见父亲拉着面色发白的她,怒气冲冲:“感冒都这么重了,还要大半夜起来去批海鲜!”她只是摇摇头,挣脱父亲的手,侧身进厨房的时候,她看见了我,却什么话也没有说。父亲转过身来,瞪了我一眼,就大步进屋去给她拿外衣。

           看着厨房里那顶着蓬草窝的瘦小背影,我喉头兀地有些发紧。她曾染过几次发,却还是盖不住蓬勃冲出的白色。我看着她端起摇摇晃晃的水瓶,手掌的骨节粗大,硬而发黄的老茧,紧实而突兀地嵌在指骨间。

           这长满老茧的手,经年累月浸泡在鱼腥的冰水里,连带发梢到指尖,都充斥着生鱼的腥味。阴冷的环境,使得手皮皲裂起皱,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浸渍在强腐蚀性的肥皂水里,洗刷一家人的衣裳和碗碟,使得她的手又犁出了道道深痕……

           我抬头,厨房的光是那样微弱,昏黄的暖色仅仅裹住她的上半身,更显得窗外的漆黑寂静而庞大。我猛地想起,那些被我刻意模糊的画面:自我上学以来,她几乎每天都要天不亮就去批发市场,晚上打扫、洗衣总是最后一个休息;如今,批发海鲜的生意赚钱不多,而她仍旧坚持着,只为让我能更肆意地去想玩的地方,买想玩的玩意儿……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在这些日子里却总对她冷眼相向……

           “别去了!”我板起脸,佯装发怒,伸手抢过她即将披上身的外套,顺势别过身,“先把病养好……”

           长久的沉默。正当我以为她还固执要去时,一声微潮却喑哑的嗓音:

           “……好!”

           “越读悦写”教育平台 指导教师:杨建晓

           吉吉工作室

           她只是一位普通的母亲,我们甚至连她的面容都看不清楚。但是于作者而言,却是“独一无二的”。作者采用欲扬先抑的手法,来抒写母亲的特别之处。开篇伊始,作者就叙写了一股强烈的气味扑鼻而来——“洋葱味和鱼腥味”,它几乎弥漫了整篇文章,足见母亲在海鲜批发这个职业的浸润之久。而后,作者铺叙自己对母亲的种种不满和厌烦,这为后文的陡转做了绝佳的铺垫。作者紧紧抓住母亲生病了仍坚持工作的小事,抒写母亲的坚强、自我牺牲和强烈的责任感。正是这件偶然小事,触发了作者的深思和反省:原来,母爱并不普通。即便她味道难闻,即便她形象不堪,但是疼爱孩子的心却始终晶莹剔透、夺人眼目。对自己而言,这份爱就是“独一无二的”。

           【适用文题】特别的爱;强烈的母爱;我一直误解了你……(小引)endprint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