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听博物馆讲故事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6

           

           张惜词

           【佳作示例一】

           展室里静得没有一丝声音,午后的太阳光透过层层的窗棂,一束一束照在这幅顾恺之的《洛神赋图》上。没人言语,我却清晰地看见了这个故事。

           一见钟情,奈何人神殊途

           洛水迢迢,烟波浩渺。

           子建临于洛川之上,俯视大河奔流,心中苦闷难舒,嗟叹自有满腹之才,却无处可以施展。

           远处,一妙人踏绿波而至,立于山岩之旁,翩若惊鸿,宛若游龙,子建看见了洛神,也只有子建能看见洛神。

           子建恐其只是黄粱一梦,不敢言语,缓缓举起自己的玉佩示意,希望把心中情意通过水波传递。洛神看懂了,举起了她的琼玉,踏着清波缓缓向子建移动,她那星辰般的眸子凝望着子建,眼中饱含欣喜与倾慕。霎时,万籁俱寂。两个人静静地对望着,害怕下一秒就因人神殊途分离。

           远处,玉鸾的叮当声渐渐响起,众神的身影亦渐渐明晰,洛神已坐上那只海龙,海龙已向仙界游去,洛神不敢回头,生怕那一眼徒增思念。

           子建跳上一只船,拼命地追赶着,呼喊着,奈何只见那仙袂飘舞,他瘫坐在甲板上,只看见那个白色的身影消失在渺远的天际。

           他不舍离开,日日盼着那惊鸿一瞥。

           一代画绝,难摹二人之神

           “老爷,画完了吗?”门外的书童探了探头,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把甘蔗。屋子里的顾恺之侧坐在榻上,桌上是几根用烂了的毛笔和一幅长卷。长卷上有一男一女,并山川花草树木。景物皆非自然之态,千年的古树不甚高大,却有仙风道骨之气,连绵的群山渐渐模糊,与天、水融到了一起。那男子气度不凡,那女子美丽优雅,怪的是,这两个人都没有眼睛。

           “老爷这画真是妙极!这明晰又流畅的线条,竟把水波与衣襟区分出来了!”童子崇拜地看着顾恺之,又眨巴眨巴眼睛说:“可这人怎么没有眼睛啊!”

           榻上的顾恺之缓缓地张口:“画画以人为重,人以目为重。如此之重,自要反复推敲。”

           书童不可置否地笑笑:“老爷,以您的技艺,至于在眼睛上为难吗?要我看,就是曹植和洛神俩人看对眼了,然后洛神跑了,曹植直勾勾地盯着人家背影的事呗!”

           “唉——人家曹子建和宓妃的爱情凄美绝伦,岂是尔等常人可晓得?还有,我跟你说了多少遍,画画莫要骄躁,要像吃甘蔗一样,从不甜开始吃,渐入佳境,方可找到灵感,成就佳作!”说罢,把甘蔗“啪”地折了一半,随手扔到童子手里,自己一人卧在榻上,不知如何下笔。

           知音相见,跨越时间长河

           顾恺之拿着一节甘蔗缓缓在房间踱步:“生来通透坦率,苦闷嗟叹而终,满腹经纶何以用?怀才不遇尽悲情。”

           屏风后转出一人:“百余年矣,不成想,知我者竟是长康!”

           顾恺之大惊回头,身后的男子浅浅地朝他笑着。白衣、黑发飘飘逸逸,不扎不束,潇洒俊逸,似神明降世。

           “你是……子建?”顾恺之大喜,扔下手中甘蔗,扶起將要行礼的子建。“吾常常惜汝之才思,哀汝之坎坷。恨生不逢时,未可结识子建,幸甚至哉,今日终得一见。”

           子建并未言语,疾步走至画前,伸手抚摸着洛神的轮廓,喃喃道:“是这个样子,就是这个样子!记得初见时她的笑容那样美丽,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多少年了,我一次次梦见此地,一次次梦见婀娜多姿的她。”子建眼中噙满泪水:“爱别离,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旁边的顾恺之惊喜起身,“对了,是求不得!”遂执笔点出画中人之眼眸。“今日听子建呢喃,方悟子建与洛神之情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两情相悦,却求之不得。”说罢,深深鞠躬,起身之时,四周已空无一人。

           顾恺之四处寻找,皆不见子建身影,缘是子建见画中洛神惟妙惟肖,难以斩断情思与之别离,遂跃入画中……

           



      打赏
      百度分享